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灵魂点击推理(29)

灵魂点击推理(29)

;D灵魂点击推理
吴励生

第二十八章

刑警老王的推理二:“剩下的三位我先说谁呢?”刑警老王不无故意地揶揄着说。
秦老七显得特别兴奋,说:“这个我也认识,他叫老K,是我们的‘血码头’上的血调度,我们背地里都叫他吸血鬼!他来这儿干吗?”
“那么好吧,我们就先谈这个外号叫老K的奚先生吧!”
也不知刑警老王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调查的?由对阿达的推理,我已经发现郑英和我的一些寻访与辨踪实际上已不少成为他的依据。现在我不能不佩服刑警老王的别有用心,以及在这推理背后的诸多过细工作的耐心。这时,刑警老王又开始了他那势如破竹的推理。
“改革开放以来,泥沙俱下,鱼目混珠,尤其是新的特种行业的派生,‘官倒’、‘倒爷’‘倒娘’的出现,使我们的社会一度乌烟瘴气。倒爷行业中出现了‘倒血爷’那简直是闻所未闻,而眼前的这位奚先生便是这个行业中的先行者,也就是秦老七等所说的‘血调度’。
“奚先生原是丰台第一塑料厂的工人,前几年一直干着介绍他人卖血的‘兼职调度’。他常常坐着出租车进进出出丰台的各大医院。各大医院之间有一种有效的口头合同,每经奚先生之手卖出一回血,都少不了内线的好处。于是,倒血爷与他的内线们居然也能靠这撑鼓起自己的腰包。甚至在竹笠山医院,也有奚先生的内线,那就是奚先生有个在竹笠山医院当护士的小姨。奚先生的满口袋里都是各个医院的空白输血证,都是现填现卖,然后还根据各个‘血员’的住宿地点开给就近的医院卖血,这也便是秦老七以前常常会在竹笠山医院遇到郑天龙一同卖血的原因。奚先生有钱了,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不时地进出咖啡屋、音乐茶座……这个时候,奚先生认识了加拿大籍所谓专家讲师乔森先生……
“那天乔森先生在某咖啡屋独斟独酌,很是寂寞的样子,便有一个很摩登的女郎凑了上来与他搭讪,没过多久,乔森便眉开眼笑……这些正好被在一旁坐着的奚先生看在眼里……
“奚先生并不知道乔森的真实身份,但是看乔森那装束打扮以及言谈举止的洋味儿,便知道是外籍华人或港客。于是奚先生便开始想着怎样与乔森套近乎,凭着那天他目击到的情景,他当然知道取悦乔森先生的最佳方法。于是奚先生开始使出浑身解数,在他所有认识不认识的漂亮女郎中挑拣,通过熟人朋友互相介绍引荐,然后他便干起了这穿针引线的勾当。至于奚先生在这穿针引线中得到了怎样的好处?这只有奚先生自己清楚了。总之,奚先生甚至感到这穿针引线的活儿还有点高尚的味道,实际上这又跟拉皮条有什么两样?然而奚先生还觉得格调蛮高而洋洋得意地四处吹嘘……因为你们手中有着一张令现在年轻人极容易倾倒的‘特别通行证’,可以为某女郎办出国留学等等,当然你们也确实办成了些个,所以你们才会如此百遇不爽……
“后来乔森来竹笠山办事,不料在好梦酒吧遇上了电影放映员陈昭娣,乔森如法炮制,果然如花似玉的陈昭娣很容易便上了钩。只是乔森没有想到,陈昭娣原是个烈性女子,当她发现自己是上了乔森的当,当即便用自杀来还她的贞洁。这确实让乔森始料未及!然而,乔森必须来竹笠山办事,也就是说,乔森必须要有个名义有个人能给他打掩护。乔森只有依靠刚认识不是很久但基本可靠的奚先生,于是奚先生便向乔森推荐了自己的小姑奚秀娟,奚先生知道奚秀娟的女儿也即表妹想着自费出国留学的愿望很强烈。正好投其所好,并且奚先生深知自己的小姑为人老实胆小怕事……至于奚先生,老K!你为什么也突然来竹笠山?我想你自己最好能有个明确的交代!”刑警老王说到此却突然打住。40出头的老K满脸的疙瘩肉挤成了一堆,此时他突然痛哭流涕起来,说:“都是我财迷心窍,上了这个乔森先生的当!也害了我的小姑,是我该死、我该死……”
“你先别急着想死,后头还需要你提供具体的旁证呢,你是存心想给我们继续留下个无头案吗?”刑警老王不咸不淡地开了个小玩笑。
老K此时哪还能笑,就是哭也哭不出了,只好傻呆呆地愣在了一旁……

刑警老王的推理三:现在奚秀娟一下子显得慌乱无比,她几乎是用哀求的口吻对刑警老王说:“我可是好人,这你是知道的!”
“是的,我当然知道。”
刑警老王的声调充满了冷酷而不留情面,这周围的人包括郑英和我都能感觉得到。我想奚秀娟这个女人已经够可怜的了,干吗刑警老王还要这样折磨她?你看她那哀哀无靠的样子,真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鄙夷?
“奚秀娟本来百分之九十五是好人。”刑警老王顿了顿,说,“不用我多说,本来大家是都知道的。我可以客观地说,你是这桩事件中的牺牲品。也就是说,在这桩事件的前前后后,你始终是个不幸的角色。
“不错,你曾经为自己的上当受骗而悔恨交加,也确实为我们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然而,自从你的侄子来到竹笠山之后,你的态度又有了转变。尽管你十分清楚他们的行踪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但我们并不知道乔森来到竹笠山的真正意图,因为你以为就连此前的你自己都并不清楚,更不用说我们了。只要你们瞅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仍然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假如没有赵龙的无意识警戒,你们也许可以做到这一点。然而,事先我同我的手下早已在郑驰峰将军墓蹲坑守候,而且在我本人‘蹲坑’的时候就先后两次发现赵龙的业余警戒与巡视。那个时候我便已估计你们不可能轻易得逞,并且赵龙的巡视有个特点,每过两天或4天才来一次。这样我们也就不敢掉以轻心,以防你们已同赵龙接上头并联合。
“现在看来,你们仍在各自为战。也就是说,我们在此蹲坑守候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来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对: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他一辈子能做好事。当你听说你的侄子老K来竹笠山是为了同乔森一道取得墓中宝物时,你的意志又开始动摇了。你首先想到的,恐怕你女儿出国留学的事并不是完全无望,而且可以说是相当有希望,只要真地能够取得这墓中的财宝!
“这个时候,你不仅相信你的侄子的初衷是善意的,而且就连乔森你也开始觉得当初并非出于恶意。于是你的怨恨全消,甚至都感到有点对不起乔森了。因为你毕竟是个老实人,所以你越是想着再次帮乔森,心里头便越是矛盾痛苦。我敢保证这些天你完全是在一种自责自怨的心绪中度过的。你当然不敢向乔森和老K透露曾经与我们有过联系,就是你自己怕也说不清;同时你又再不敢与我们保持哪怕丝毫的联系,你更怕是怕这说不定能很快到手的宝贝。在这个节骨眼上,你首先想到的恐怕仍然是你女儿自费留学的事儿再不能鸡飞蛋打了,你以为,乔森毕竟还是可信赖的……”
毕竟是女人,奚秀娟就好像是当着大家的面被剥光了衣服,羞辱得号啕大哭起来。
只可惜,迟了……
我想。

刑警老王的推理四:“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乔森先生为何许人也?”
刑警老王此时的推理已到了最关键处,也可能是最为精彩处。然而,大家谁也没有想到,他却居然绕起了个大弯——
“首先,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竹笠山镇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一段主要历史……
“大家都知道,程天庭是著名的爱国华侨,郑驰峰呢?则是有名的进步将领。然而,他们两个人却有着种种过节与时代仇怨,这现在也是众所周知的了。了解郑驰峰将军的人,大致都知道,郑驰峰将军此生有两大嗜好:一是爱美貌的女人,二是喜收藏古董。程天庭呢,不仅武艺超群,而且才智过人,他紧紧地抓住郑驰峰的两大嗜好,先后采取了打进去引出来的方法,而最终击败了郑驰峰。根据我们现在手头掌握的材料来看,程天庭先后安排打进郑氏家族的有一男一女,男的就是眼前这个白发童颜的赵龙,女的却是那个抽大烟的五姨太!你们不要面面相觑也不要以为我这是主观臆测,不信你们就问问他……”
刑警老王的嘴巴努向赵龙(或阿达),赵龙始终梗着脖子,一副执迷不误的冥顽样儿。
“赵龙的重要性体现在前,五姨太的有效性体现在后。你们也许可以从现在的赵龙的面目便可以看出当年的他是何等清秀俊俏,而且加上有着一副强健有力的体魄,极为容易让半老徐娘动心。几乎是同时,程天庭派人给郑驰峰将军送去了水灵鲜艳的五姨太,五姨太果然便得到了将军的欢心;也如程天庭所愿,也果然四姨太碧霞便被退居竹笠山郑氏古宅。这可是一箭双雕的事儿。很快地,赵龙便以他的聪慧敏捷、强健勇敢而获得四姨太碧霞的芳心,程天庭果然厉害,轻而易举地就一举两得。之后,赵龙很为有效地发挥出他的有效作用。他前后两次及时地向蛰伏在竹笠山腹地的程天庭传递了有关郑驰峰要进山剿匪的消息,程天庭才得以两次顺利逃脱郑驰峰的围捕。即便是后一次程天庭损兵折将,损失极为惨重,但他毕竟还是逃出条性命……
“所谓留得青山在,哪怕无柴烧。不料郑驰峰采取对程的毁灭性打击,倒成全了程天庭。程天庭逃到海外后,很快便经营起毒品生意,在我东海一带走私鸦片烟。这时候,赵龙的作用便降为次要。当然这期间赵龙还为程天庭办了一件大事,这也就是大家都清楚的给我抗日游击队支援了相当数量的枪支弹药,我无法说清这个义举是程天庭出于爱国心,还是出于对我游击队司令曾为其患难之交的仗义?我无意在此做任何的政治上的评价。只是赵龙后来真地爱上了四姨太碧霞,并且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只得私奔,这恐怕并不符合程天庭的当初安排,这也是赵龙从此不敢公开露面的又一原因。因为在后来程天庭的鸦片烟走私中,大陆与其呼应的人中不曾发现有赵龙其人,这是后话。
“现在我们来看五姨太对程天庭的的有效性。
“我前面说过,五姨太并不是一开始便体现出这种有效性。首先她毕竟是女流之辈,其次郑驰峰有关于军机要事安排很少可能让五姨太知道。不知吴励生注意到没有,那就是五姨太与秦方的关系。当然五姨太与秦方也不是一下子就亲近起来的,而应该是五姨太渐渐地发现秦方不仅是郑驰峰的贴身侍卫,而且是心腹,于是她便想方设法地与秦方接近并终于取得秦方的信任。程天庭的海上走私之所以能屡屡得手,确实与能得到可靠的情报有关,而这情报的惟一渠道只有通过秦方之口五姨太之手,至于情报是怎样传送出去的,这已无需深究。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证明,也即程天庭的走私船几乎全军覆没的那一次,恰好五姨太回竹笠山郑氏古宅来一趟。至于回来干什么?似也无需深究。因为刚好那些天秦方老父去世回竹笠山奔丧,五姨太根本得不到情报。谁也无法弄清程天庭那次是吃了豹子胆?居然让走私船载着大批鸦片烟大摇大摆地划入沙头角。也可能是程天庭已得到可靠情报,全国解放在即,海上极不安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顾不上许多便孤注一掷,结果就这么一掷却宣告了他自己走私生涯的终结。至于郑驰峰将军的死因,我们可以做分析也可以不做分析,因为意义不是很大了……”

刑警老王的推理五(a):“程金龙!”刑警老王突然厉声喝道。
这回轮到乔森先生浑身一震,不仅脱口说道:“你这是叫谁?”
“叫你!现在你已经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啦!你不要假装这好像是在听我讲述别人的故事。程天庭是你爹,你是程天庭的长子程金龙。你还想狡辩对吧?请你继续听我讲述有关于你的故事,假如讲得有出入你还可以做补充。”
这下秦老七得意了,他故意高低不平地绕着“乔森先生”转了一圈,然后眉飞色舞地说:“我说呢,看着就觉得眼熟,可就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经老王同志这么一点破,我看着跟那程金槛臭小子长得一模一样,我说呢……!”
郑英和我当然清楚这回秦老七的高兴是来自他心底深处的仇恨,“文革”时候秦老七被程金槛给治得差不多要砸锅卖铁。不过,现在不是关心秦老七的仇恨的时候。因此我们仍然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刑警老王。
刑警老王接着往下说道:“自从程天庭的走私船与大陆团伙的全军覆没,你爹便基本失了业。因为除了当土匪、海盗、贩毒走私,程天庭几乎一无所能。不过此时你爹的年岁也大了,他想着让自己的后代能学点正经,便送你去加拿大深造,而让小儿子程金槛回大陆。他自己是不敢回的了,他知道欠父老乡亲的太多太多,血债都还不清。为了给程金槛回乡铺平道路,他除了在家乡建造自家的宅第以了却荣宗耀祖叶落归根的心愿外,还差不多拿出一半钱财在竹笠山兴建竹笠学村,算是还清一笔欠着家乡父老的一笔心债。
“只是他无能想到,回到家乡的程金槛倒是一帆风顺,一直被当作爱国华侨的后代处处受尊敬;而在加拿大读书的你却是个十足的不肖子,连个学士学位都拿不到。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你感到奇怪是吧?我不是什么神仙,我们已经通过香港的国际刑警组织对你展开了全面的侦查,不要忘啦!你爹曾是香港一带有名的大毒品贩子,国际刑警组织里不可能没有你爹的档案材料。也正因为此,你也已经不可能再继承父业搞毒品走私了。程天庭想倾其所有让你学着做点什么生意,可是那时留洋回来的你哪有心思学做什么生意?程天庭没能想到你5年留洋不仅没有学到什么本事,倒学会了吃喝嫖赌,一应俱全……
“俗话说:坐吃山空。老年的程天庭手边本来就已是入不敷出大不如前,还哪里经得起你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挥霍?很快地,程天庭已剩得差不多的不义之财便被你挥霍殆尽。直到没钱可挥霍了,你才想着是该设设法赚钱了,然而,现在你想赚钱只能去当打工仔了。也就是你去当打工仔的时候,程天庭过世了。临死前,他仍然没忘了给你留下话,说香港的美国某花旗银行存有一笔巨款,不过那是存在郑驰峰将军的五姨太名下。取款的办法是美国某花旗银行掌管的一把钥匙,与五姨太手上的一把钥匙同时开才能打开那个存钱的保险箱。程天庭的临终遗嘱对你不啻是个天大的福音。于是,你通过种种渠道设法通知在大陆的弟弟程金槛,才有我前面反复讲过的程金槛扒郑氏古宅、指使红卫兵炸这座将军墓的事发生,结果你的兄弟程金槛一无所获。”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