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灵魂点击推理(25)

灵魂点击推理(25)

;D灵魂点击推理
吴励生

第二十四章

亲爱的读者,在我整理着采访笔记的时候,又发生了许多事情,你知道笔记通过整理一样可以成为小说,这就叫笔记小说;可另外发生的事情,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却变成了故事,你也知道,故事与小说在我们中国还常常不分家。把故事与小说分家了呢?把笔记与小说再分家了呢?然后笔记+故事又等于什么呢?我想笔记+故事=小说又如何呢?
这就是说,小说必须对生活进行思想。可小说在对生活进行思想的时候,我又发现我遇到了困难——思考不动。比如郑英,又是怎么回事儿 呢?
1998年秋季严打之后,郑英的生意是明显地萧条了下来。加上自己被拘留被罚款,也是元气大伤,尽管有那几个颇有新新人类味道的女孩仍可支撑起门面。因为严打刚过,嫖客们没敢来,也就门可罗雀了。
嫖客不来,住店的能有几个,在这山区公路里面?
吃饭的就更不可能有了。
开销又还得开销,另外还有租金,等等。这就让郑英愁上了眉梢。
这天一阵不知什么风刮来了个客人,让郑英笑逐颜开。来人也是好再来饭店的老主顾,说是嫖客也可以,但他从不嫖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孩,而单单盯上了淡装素裹的郑英。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郑英年长日久地看着魏晓红领着一帮丫头玩得太疯,自己独守空房的滋味也实在难熬,就在这个老主顾的多次半是追求半是挑逗的情形下,终于半推半就地领他上了洞楼。所以要说是郑英的老情人也行。
今天老主顾是开着一辆富康来的,显得很有派头。
郑英一眼瞅见,立时眉开颜笑:“哎呀是曾局长啊?怎么这么久都敢不来呀?!是我得罪你了还是你把我忘了?”
“怎么会呢?我敢吗?只是……”说着就伸出手来去摸郑英的脸蛋,郑英一眼看到刘阿通正睁着一只假眼一只好眼极目往这边怒视着,郑英赶紧打掉了曾局长的手。并在前头带路把曾局长往楼上引。曾局长接着小声地对郑英说,好再来饭店出事情了,连郊区公安局都挂上了你们的号,你们出名了,我可就不能太公开来了。他毕竟是国家干部,要被发现了开除公职事小,今后可怎么办?
说着,他还向郑英挥了挥随手带着的黑色的包,说起码我出门还能带着8万元办事,这权力的好处不用说你也晓得。今天是要到外省办事,特意绕道来看你的,应该说我还是念着旧义的,对吧……说完又伸手去捏郑英的乳房,这回郑英没有反对。
可能是郑英一下子就没了反对的心思了。她的心思一下子就在那黑色皮包里的8万块钱上了。天!8万元哪。这不是雪中送炭吗?郑英一边带着曾局长往洞楼上去,一边就在心里打起了鼓:钱是曾局长的,哪怕雪下得再大,他也不可能把它当作炭来送;如果把自己这洞楼比作了雪,那这炭就显得实在太可爱!怎么办?得想个办法……想个办法……
蒙汗药吗?以前从没打算有这类事儿,怎么可能备有此种东西呢?手上没有这种东西,又如何得到那黑包里的“炭”呢?想来想去,郑英觉得不管有没有蒙汗药,都得设法把它弄到手,万不得已只有干掉了他!她知道不用多久刘阿通就会跟了过来,倒是个现成的帮手。即便有那蒙汗药,也得做掉他,不然他醒了又怎么办?再说曾局长肯定是瞒着单位和家里偷偷上的她这儿,做掉了他刚好神不知鬼不觉。
心里有了主意,郑英这才镇定了下来,对曾局长又有说有笑的了。
曾局长只顾着自己亢奋,根本就没注意到郑英有什么微妙的情况。两人各怀鬼胎依偎相拥着来到洞楼郑英的宿舍。这个时候的洞楼,不是后来的老板直接用来经营皮肉生意,而是用来作为她们几个工作人员自己的宿舍。一则分开场所自觉干净,二则休息起来方便。也就是说,以前来过这洞楼宿舍干过那事儿的,也就这风流局长了。
因此曾局长对郑英所给自己的礼遇就相当地知足,来绝不找别的小姐,完事之后都是加倍或几倍地付钱。曾局长今天猴急得可以,一进了洞楼宿舍,一转身赶紧关紧了门,关了门就搬过郑英往床上按去,就去解郑英的衣服……女人要是冷静起来,比男人可怕多了!此时只见郑英微微地笑道:你急什么,还不都是你的?连句知心的话儿也不说,就这么急疯疯的,我怕你干不好!
曾局长虽然近50岁了,可厉害着呢,就嘿嘿嘿笑说,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瓷器活儿,你就等着死去活来吧……
郑英说那好极了,不过我还得准备一下,上趟厕所,轻松了再好好地彻底快活。
那是好极了!你去吧,我等着,可要快!
郑英就上前刮他的鼻子,说你先准备好了,不要临阵退场……
你就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去吧!
郑英走出了洞楼,举目四看刘阿通躲在哪儿了。可左看右看,竟然看不到这死鬼躲在哪。又不能叫,也不敢叫,就是叫了可能他也不敢出来。又是一个怎么办?
时间太紧,又怕曾局长觉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不做二不休,郑英马上转入平时她们自己做饭吃的小伙房,摸出了一把剔骨刀,藏在臂弯里,回到了房间。
曾局长确实准备就绪,肯定已脱得一丝不挂,把毛毯盖在自己身上。见郑英进来,就伸出双臂要拥郑英入怀,郑英说衣服还没脱呢。
那就快脱!郑英趁他把双手重又缩回毛毯里去的当口,一尖刀就扎进了曾局长的心脏。曾局长甚至都来不及有一声惨叫,只扑扑地呼出你、你……因为郑英怕自己的力度不够,干脆把自己整个的身体重量都压了上去……怕曾局长叫出声,又团过毛毯捂住他的脸。曾局长两条腿踢蹬了几下,就开始抽搐……不动了。
郑英正庆幸自己干得漂亮,迫不及待地去拉开黑包拉链……千万不能是曾局长吹牛,或者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果然曾局长不是吹牛的人,里面多捆钞票用橡皮筋绑着,既饱满又实在。只是,这煮熟的鸭子还没清点,宿舍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是魏晓红。难怪死鬼通啊死到哪里去了,原来是被这母夜叉赶的。
嫂子就是嫂子,今天真让我长见识了。往日小妹我有眼不识泰山,嫂子你干得好,干得精彩干得妙啊!魏晓红几乎幸灾乐祸地说。
郑英整个傻眼了。
魏晓红见郑英整个傻了一般,突然又扬声大笑起来,笑得郑英毛骨悚然。
嫂子别怕!事情既然做下了就做下了,怕什么呢?我魏晓红自来好再来到今天,什么时候不是跟嫂子有难同当有福又同享?我怎么可能会告诉别的人呢?我要告诉了别人那还是你的妹子了吗?
郑英终于听清并领悟了过来。拿过曾局长的黑包,迅速从里面抽出两叠,递了过去。
魏晓红却并不伸手接,说:我们姐妹有6个人呢,嫂子。我一个人可不敢吃了这多钱?还有,门外的那辆富康才是真大头,全新要20万,8成新拉到丰台黑市最少能卖它10多万!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赶快处理,被公安的发现查下来,一切就都迟了……
郑英总算彻底明白了,这魏晓红确已成了人精,她是防自己继续要对付她,所以才把另外4个小姐也拉上。话已说到这份上了,郑英只能甘拜下风,不拜下风又能怎么样呢?现在是自己捏在人家的手里了。于是只得做出往日一贯的对魏晓红言听计从的样子,一副志同道合的样子,何况自己一时热血沸腾,竟忘了门口还有辆富康。
接着起用刘阿通。刘阿通跟他哥学的,会开车。处理曾局长的尸体也得让他。这样,就不能让刘阿通老是癞蛤蟆吃不着天鹅肉,这么重大的事情,光靠蹭蹭乳房摸摸屁股地象征性地给以遐想,显然不能解决问题。郑英把刘阿通拉进了魏晓红的房间,很干脆地脱掉通啊的裤子,把那个粗壮的家伙拽出来,自己连裙子也不脱,只把短裤退到膝盖处,就把那粗壮的家伙塞进了自己的洞洞里去……通啊莫名其妙地就腾云驾雾了起来,还没完全清醒了过来呢,就被安排去干他该干的事情去了。
通啊由魏晓红陪同连夜把富康开到了丰台去,很快便出手,得手13万5千。
郑英瘫在了床上,据说整整有3天。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