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闵良臣:中国作协,是该散的时候了

闵良臣:中国作协,是该散的时候了

闵良臣:中国作协,是该散的时候了


自中国作协因在重庆豪华大酒店开会“出事”后,“中国作家协会的博客”于4月6日下午五点多挂出一篇《中国作家协会的声明》,紧接着又挂出了《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就中国作协会议有关情况发表谈话》。依合理推测,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有三:一是为自己辨诬,二是借此泄愤,三是博得网友同情。然而,中国作协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们不仅没有看到“人心向背”的喜人景象,反而发现自己是那么地讨中国广大网友的嫌:博客挂出不到24小时,有评论643条,然而98%以上都是让中国作协难堪的留言。这样,坚持到4月7日下午,大概实在看不下去了,此博客不得不关闭了评论窗口。
仅就这一点就能说明,中国作协是到该散的时候了。我说这种话,还不是从作协如此“讨人嫌”而言,而是觉得代表一个国家写作的组织,居然连这一点“国情”都不了解,还在那儿自以为是,你说那些人又还能写出个什么有深度广度有思想的作品来呢?
说起来也难怪。中国有些作家,特别是中国作协,一个二个都是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是他们繁荣了“我国文学”,因此,往往也就想当然地以为中国人民包括广大网友们一定是多么多么地爱戴他们,这一次算是得了一个教训。想想,这些作家们也真是糊涂得可以。我虽然承认中国作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确实有那么几年风光无限,受到人们的追捧。可那是啥年代,现在又是啥年代。那时是啥觉悟,现在又是啥觉悟。中国作家协会真是小看了中国社会尤其是中国人民的进步。当然,这很可能与他们没能“与时俱进”有关。
此外,我很奇怪,无论从《中国作家协会的声明》还是《中国作协新闻发言人就中国作协会议有关情况发表谈话》,我们都没有看到中国作协一丝一毫的反省,仿佛他们住到五星级豪华大酒店开会是理所当然。不仅如此,他们还认为,如果这次风波真是有人“蓄意的”,“说他们丧失良知一点也不为过。”那么我就想问:拿着纳税人的钱跑到五星级去享受,这是“有良知”的表现又还是“丧失良知”的表现呢?
我也实在想不出,他们那些数字吓人的发票如何做账如何报销。我很想知道,是谁规定中国作协这样一个原本就没有理由存在的组织居然也可以这样大把花着纳税人的钱潇洒?这些人就不想一想,倘若他们此次开会不是由财政拨款,而是采取AA制,掏自己的腰包,还肯选在这样一家豪华大酒店吗?当然喽,他们也许会说,如果真是掏自家腰包,很可能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会。大家都是作家,谁不明白,不论是过去在格子上码字还是今日坐在电脑前敲键盘,都是很辛苦的哦。没有几个人愿意拿自己的辛苦钱这样潇洒。更重要的,这些人居然毫无自知之明,对近些年来人们一次又一次要求解散中国作家协会这样的组织竟充耳不闻;更不明白,如果不是有现在这样一种体制,这样的组织早就不存在了。
不过,这些人怎么也没想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因为是现在这样一种体制强行包养着,而人们对改变这种体制一时半会又无能为力,因此,广大网友对中国作协也就只能是“一腔怨愤”,遗憾的是中国作协却全然不知。可殊不知,像现在这样,既不了解“国情”,又不懂居安思危,中国作协离最终消亡的日期恐怕也就不远了。
红楼梦中宝玉丫头红玉曾引俗言:“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中国的作协,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筵席”。不信,让全国人民投票看看,中国作协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特别是看了中国广大网友在中国作协博客后面的留言,只要还有一点良知,又还有什么理由坚持要把这种“筵席”摆下去呢?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