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吕卫红:我们为什么要敦促抄袭者辞职

吕卫红:我们为什么要敦促抄袭者辞职

吕卫红:我们为什么要敦促抄袭者辞职——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
时间:2009年6月25日 作者:吕卫红(《检察日报》记者) 来源:检察日报


国内哲学界权威学术期刊《哲学研究》今年第4期刊登了署名“陆杰荣、杨伦”的文章《何谓“理论”?》,其中第一作者陆杰荣系辽宁大学副校长,第二作者杨伦系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而《何谓“理论”?》一文涉嫌抄袭云南大学讲师王凌云多年前的一篇讲稿《什么是理论(Theory)?》。

陆杰荣、杨伦的文章发表在2009年4月的《哲学研究》第81页至87页上。据核实,该文内容和云南大学哲学系讲师王凌云大学期间的习作《什么是理论(Theory)?》80%以上雷同。

今年6月,王凌云要求陆、杨两人必须在媒体上公开承认抄袭,并且向他道歉,同时向《哲学研究》杂志告知这一侵权事实,促使《哲学研究》将该论文的著作权归还给王凌云。王凌云同时表示,将向二人索取经济上的赔偿。

涉嫌抄袭的当事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外国哲学专业2006级在读博士生杨伦接受采访时承认了抄袭行为。他称自己为了能够顺利毕业,获得博士学位,便以自己的硕士导师陆杰荣作为第一署名人,将文章投给多家杂志社,但这一情况(包括抄袭、发表等)并没有告知陆杰荣。

目前,北京师范大学已经注销了杨伦的学位,同时给予他记大过处分。

另据6月23日《东方早报》报道,辽宁大学就陆杰荣“涉嫌抄袭”事件召开学校党政领导、校内各单位党政一把手参加的专门会议。此前一直未对此事进行公开回应的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日前就“涉嫌抄袭”事件作了情况说明和个人检查,并表示自己在此事件中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请求上级组织给予批评教育和组织处理”。


6月21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山东大学教授王建民、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安年、武汉大学教授李世洞5位教授在学术批评网发表公开信———《敦促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教授引咎辞职书》(下称“公开信”)。

5名教授为什么要敦促陆杰荣副校长引咎辞职?6月22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杨玉圣教授。

为什么要敦促陆杰荣引咎辞职

记者(下称“记”):公开信发表后,引起学界内外广泛关注。请谈谈发表公开信的初衷。
杨玉圣(下称“杨”):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教授涉嫌论文抄袭事件,引起了我们的关注。陆杰荣的身份要求他更应该洁身自好,不能有学术腐败。我们注意到,文章的第二作者杨伦,本科、硕士都在辽宁大学就读,陆杰荣是杨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杨伦现在是北京师范大学外国哲学专业的在读博士生,刚刚通过博士论文答辩。事发后,杨伦不仅在第一时间公开承认抄袭并公开道歉,而且还把全部责任都统统揽在自己身上。
  知道这起事件后,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陆杰荣应该主动引咎辞职。与几位同道商议后,我们决定撰写公开信。

记:为什么要敦促陆杰荣副校长引咎辞职呢?
杨:一言以蔽之,用我们的公开信的说法,就是为了中国学术共同体的尊严,为了高等学校与高校教师的集体学术荣誉,也为了辽宁大学的社会名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如果陆副校长能从善如流、引咎辞职而“立地成佛”。那么,也未尝不可以开一个不坏的先例!

记:公开敦促陆杰荣副校长引咎辞职,是不是太过严厉?杨:至多也就是咎由自取罢了。一个学者,尤其是一所大学主管学科建设的副校长,在《哲学研究》发表署名第一作者的论文存在严重抄袭问题,自应主动承担责任,而引咎辞职,是相对体面的方式。

陆杰荣副校长是“学雷锋”吗?

记:陆杰荣教授师徒抄袭事件发生后,辽宁大学在第一时间“辟谣”,表示陆副校长没有抄袭“故意”,他署名第一作者是为了帮助学生发表论文,这也就是学者们归纳的“学雷锋”问题。依您看,陆教授抄袭事件是否属于偶然?
杨:关于他是否属于偶然,或者是真的“学雷锋”,评论作者王艳在6月17日的《今日早报》上发表的《陆杰荣副校长当了几回“活雷锋”》一文中说得很清楚:“即便是没有曝出抄袭丑闻,陆杰荣副校长这般‘帮助’学生发表论文的做法,也有悖于学术规范和道德……不知道陆副校长已经当了几回类似这种‘第一署名’的‘活雷锋’了。”
  清华大学法学院老师李强为了论证陆教授“学雷锋”的问题,专门作了调查。调查显示,陆杰荣2003年至2009年作为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发表的合作论文共有13篇,合作署名者遍布山南海北,分别出自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吉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鞍山师范学院政史系、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等院校。
  李强发现,陆杰荣教授不仅合作者众多,“合作作品”的内容也相当广泛。如《从“时间”问题发展的内在逻辑透视哲学的精神旨归》、《哲学境界:诠释马克思哲学的一个新视角》、《论亚里士多德的“实体”学说及其意义》、《马克思社会理想理论的变革实质及其当代建构》等。同样令人惊诧的是,发表其“合作作品”的刊物,除《哲学研究》外,还有《学术研究》、《教学与研究》、《河北学刊》、《学习与探索》、《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等刊物(基本上是教育部正在大力推广的所谓CSSCI来源期刊)。陆副校长的上述“合作作品”(绝大多数署名第一作者),其涉及专业内容之广、发表刊物“规格”之高,令人难以想象。

记:您认为上述“合作”文章是否能够排除抄袭?
杨:没有证据,当然不能说抄袭,但按照经验,也不是不可能存在抄袭的问题。首先,这些文章的主题大多不是陆副校长的专业特长,基本上都是署名第二作者(其中有数位在读博士生)的“作品”。其次,就目前的学风而言,无论是论文写作的作者和发表学术成果的杂志社,都越来越难以取信于人。在《何谓“理论”?》抄袭事件曝光之前,有谁能想到《哲学研究》居然会发表如此明目张胆的抄袭作品?

记:既然《何谓“理论”?》所涉主题不是陆副校长的专门研究领域,那他的责任也许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大吧?
杨:恰恰相反。在署名问题上,学术荣誉和学术责任是统一的,学术权利与学术义务也是统一的,陆副校长不能仅仅享有在《哲学研究》以第一作者名义发表文章带来的学术荣誉而规避相应的学术责任。这是常识。
  在《何谓“理论”?》抄袭的责任问题上,我非常赞同独立学者、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秋风先生的结论,即“陆杰荣应为辽大‘抄袭门’承担主要责任”。秋风说得好:既然因为你是名家而成了第一作者,那就必须对这篇论文承担第一责任、首要责任与主要责任。学生造假或抄袭了他人作品,而名家竟然没有发现并欣然向期刊推荐发表。这一事实本身说明其涉嫌冒充名家,欺诈期刊编辑与整个学术共同体,损害学术共同体的整体利益。对此,整个学术共同体当给予严厉惩罚。

学术腐败“零容忍”不能停留在表态上

记:论文剽窃的现象现在太普遍了,您对此有何看法?
杨:我个人对学术腐败事件一直都很关注,早在2001年3月就建立了学术批评网。据我观察,类似陆杰荣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这些恶性学术剽窃事件有共同特点,如师徒联手“作案”、多发生在著名高校,主要责任人(或第一署名人)多系知名学者、事发后都是由徒弟做“替罪羊”或牺牲品。与此同时,同样作为抄袭者的师傅,既不认错,也不道歉,更不承担包括民事法律责任在内的任何责任,反倒逍遥自在。

记:对于抄袭剽窃行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态度如何?
杨:最近几年,教育部做了不少有意义的工作,如主持制定了《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建立了教育部学风建设委员会、召开全国高校学术规范与学风建设论坛。
  今年3月,教育部部长周济也在加强高等学校学风建设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坦率地承认:“高校学风建设方面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出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学术失范现象、学术不端行为时有发生,有的性质还非常恶劣。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并认真解决这一突出问题。”
  作为现任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最高负责人,周部长还第一次明确提出:“要认真受理对学术不端行为的举报并及时妥善处理。对学术不端行为要像体育界反兴奋剂一样,像对待假冒伪劣产品一样‘零容忍’,实行‘一票否决’。发现一起,调查一起,处理一起,曝光一起。无论涉及什么人、什么事,都要态度坚决、一查到底,做到不护短、不姑息、不手软。”
  应该说,上述表态来之不易,相当难得。但问题的关键是,不能仅仅停留在表态上。教育部和有关高校必须真正做到“不护短、不姑息、不手软”。

记:国外是否有大学校长因抄袭问题而辞职的事例吗?
杨:王业宁、王绶、甘子钊等37名德高望重的院士在1996年的《正确评价基础研究成果》中举了一个例子:美国洛克菲勒大学校长、诺贝尔奖获得者巴尔的摩教授,因其署名的一篇论文被揭发存在数据弄虚作假的情况,尽管巴尔的摩本人对具体工作中的弄虚作假并不知情,但作为作者之一仍不得不对此负责并引咎辞去大学校长职务。王业宁院士等还反思说:“各种严重违反科学道德的事情,我国不仅有,而且还不少。不幸的是……对所揭发的问题经常采取‘捂盖子’的做法,”这“只能助长科学界的歪风邪气,甚至把青年科学家引入歧途”。

记:作为学者,所应遵守的最基本的学术纪律有哪些?
杨:这一点,《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已经作了明确规定,如“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工作者应模范遵守学术道德”,“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袭、剽窃或侵吞他人学术成果”,“应注重学术质量,反对粗制滥造和低水平重复,避免片面追求数量的倾向”,“学术成果的署名应实事求是。署名者应对该项成果承担相应的学术责任、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
  痛定思痛,还是让我们回归学界共识和常识吧。


学术批评网(www.criticism.cn)转发 2009年6月25日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