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为了我们的学术理想——写在吴励生著《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即将面世之际

为了我们的学术理想——写在吴励生著《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即将面世之际

为了我们的学术理想
——写在吴励生著《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即将面世之际

杨玉圣

吴励生先生的学术评论集——《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即将付梓。蒙励生错爱,嘱我作序。却之不恭,诚惶诚恐。序,固不敢作,然说几句肺腑之言,当是义不容辞的。
我与励生专业不同,而且励生地处南国。托互联网的福,尽管至今无缘谋面,但我们最近几年来一直保持密切的书信往来,成为不折不扣的君子之交。
论年龄,励生是属于我的学长一辈。作为北京广播学院的高才生,励生在南国建功立业,做电台广播剧编导、报纸副刊编辑、杂志副主编等等,在文学创作(尤其是警探小说)、文学评论、文化批评和学术批评领域,大显身手,广有作为。作为小说家,励生创作了《吴励生文集·长篇小说卷》(3卷)、小说集《美丽的错误》《我有病啊》《精神分裂症》等;作为批评家,励生写作了批评集《论操作与不可操作》《好诗人拒绝撒娇》及《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和理论专著《解构孙绍振》。既是作家又是批评家,而且特立独行,不断挑战自我,励生确乎是出类拔萃的。
一个作家,在创作之余,写写散文、随笔乃至作品评论,是时下常见的作家生活形态。但是,励生与众不同的是,最近几年来,他对于学术批评情有独钟。除了和叶勤博士合作开展的对孙绍振文论的系统研究外,他还把视角深入到法学家贺卫方、邓正来的知识批判以及对人文学者陈平原的学术人生的深挖厚掘上。其实,不仅是这些个案,据我所知,励生的学术理想是总结、反思当下中国学术生态、学人及学术共同体的既往、现况及未来的命运。励生对于包括学术文化在内的转型中国的整体把握、深度忧思和深切的憧憬,我不仅是深受鼓舞、而且也是极其钦佩的。
承励生不弃,他对于我这样一位处于学界边缘的小人物,也始终厚爱有加。收入本书的《学术 学术批评 学术共同体——关于杨玉圣的学术志业的综合批评(之一)》和《转型期学术中国的守夜人——关于杨玉圣学术志业的综合批评之二》这两篇长文,就是证明。其实,无论德才学识,我都不及励生的谬奖于万一。我宁愿把这些篇什看作是一位敦厚的学长对自己的一种期待、一种瞩望。说实话,人到中年后,面临人生不如意的诸多变故,我一直自我鼓励,要热爱生活、敬畏生命。其所以如此,除了家人和亲友外,最主要是就是我知道,励生以及和励生一样的学长,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我。因此,为了这份未了的深情厚谊,无论如何,我断断不能懈怠。
励生不仅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优秀作家、批评家,而且也是一位厚道本份的谦谦君子。我相信,像他这样的好人,既有远大的学术理想,又有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还有与人为善的君子风范,如果励生能从目前游离于学术体制之外到“围城”,比如到大学执教,他也一定是一个出色的教师。这又何尝不是作为作家、批评家的励生对学术共同体的又一个可能的更大的贡献呢?这是我在读《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时的一个联想。
除此之外,能尽早与励生兄一晤,也是我本人长久以来即抱持的一个期望。或许,《学术批评与学术共同体》面世之际,也就是我们这对文友见面畅叙之时罢。
我期待着。
——2008年5月4日 凌晨 于昌平 富泉寒舍


(作者系著名学术批评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美国政治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学术批评网》主持人)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