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九月 2009

张宏杰:清代告诉我们,盛世是靠不住的



盛世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梦。有史以来,我们这个国家达到的最高高度就是“盛世”。生逢盛世,是每一个中国人对时代的最大期望。

......
[阅读全文]

张千帆:走向世界的中国宪政——制度与文化的百年进化

张千帆:走向世界的中国宪政——制度与文化的百年进化
2008-11-19 22:24:49
摘 要:本文从制度和文化的交互作用出发,探讨中国宪政在民主、法治、人权和分权四个维度上的百年进化历程。百年宪政之路表明,中国宪政要取得进步,必须首先克服“国情论”和“本土论”的误区,虚心吸取和借鉴其他国家的先进制度经验。中国只是世界文明大家庭中的一员,和其他民族与人种有着同样的人性需要和追求。这就决定了中国宪政也必然具有世界各国宪政的某些共同特点,并为了共同的人性目的而遵循某些共同的价值理念和统治规律。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的历程尤其表明,中国宪政并不是世界宪政的例外,而是日益融为世界宪政大家庭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人民自觉拥护宪政理念并主动产生制度建设的诉求,中国宪政才能真正走向世界并为世界宪政文明贡献独特的“中国经验”。 ( http://www.tecn.cn )

......
[阅读全文]

龙丽瑜: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下)

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下)
——兼论中国女性文学的身体书写问题
2004级文艺学专业 龙丽瑜

......
[阅读全文]

龙丽瑜: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中)

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中)
——兼论中国女性文学的身体书写问题
2004级文艺学专业 龙丽瑜

......
[阅读全文]

龙丽瑜: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上)

女性主义视阈下的身体权力(上)
——兼论中国女性文学的身体书写问题
(兰州大学2004级文艺学专业) 龙丽瑜

......
[阅读全文]

胡星斗:中国经济实力比美国仍然差太远了

胡星斗:中国经济实力比美国仍然差太远了

  全球金融危机提升了中国经济的全球地位,国内外学者一片欢呼与称赞,什么中国GDP今年或明年超过日本,很快赶上美国;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进出口世界第二,即将成为世界第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而中国企业500强的利润超过美国500强和世界500强……给人的感觉: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了,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了,很快超越美国了。

......
[阅读全文]

梁丁:为什么要批评《建国大业》的外籍演员?

梁丁:为什么要批评《建国大业》的外籍演员?

批评演《建国大业》的外籍演员,很容易引起所谓“狭隘民族主义”的反批评。这对我来说,有点讽刺,因为我写过很多文章反愤青,作为一个对个人自由和权利相当敏感的公民,事实上我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这样的宏大叙事一直都抱有审视的态度。

......
[阅读全文]
点击(2128) - 评分(187)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孙立平:中国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显

孙立平:中国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显

今天,应邀去央视新闻调查参与年度片子评奖。各方专家一致认为最近播出的重庆《土地拍卖悬案》为金奖。片子的内容并不复杂,一家国有企业的土地,被一家根本找不到的国有企业买走,问题是:国有企业领导人高价不卖,低价卖!而且,政府各主要部门联合调查的结果:买方、卖方、中介各方都有违法行为。但就是没人办!最近,薄熙来书记打黑,才揭开了谜底。原来,重庆黑社会最大的后台(到现在为止)是文强,重庆市的司法局长,以前是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有50多名官员被抓,上千黑社会成员被抓。问题是:这些人以前也是英雄、好人。他们怎么就成了坏人呢?他们以前也抓别的坏人。今天,以一种强势抓另外一股强势,谁能保证新的强势不再变坏?****推翻了国民党,最后都会出国民党同样的问题。这样想,让人心中很不安!我们不能回避,中国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制度问题,而是整个文明的问题,是我们的生活方式的问题。这些问题今天以孙教授的溃败说表现出来。显然,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整个社会各界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都是被我们的文明规定的。当我们按被规定的方式思考和行动时,我们恰恰成为文明运动的工具。中国文明周期性改朝换代的运动大家都知道。我们如果超出这种运动才是今天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溃败、腐败等都只是这种文明周期性运动加速的表现而已。

......
[阅读全文]

吴稼祥:中国很高兴——评《头等强国》

吴稼祥:中国很高兴——评《头等强国》



......
[阅读全文]

独立的学术界或知识界在哪里

独立的学术界或知识界在哪里?
吴励生
近读余英时氏谈季羡林、任继愈等“大师”和于建嵘氏谈县政改革乃解决社会危机的“以空间换时间”两篇文章 ,尽管二者谈论的是不同问题,前者谈学术后者谈政治,但是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如所周知一个多世纪来有着无数的纠缠和纠结,陈平原氏《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一书有着深入研究和展开,诸如“求是与致用”、“学术与政治”、“专家与通人”等等。究其实,学以致用与无用之用,学术运作与政治逻辑,学科思维与跨学科研究,都很难凭常识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平原先生甚至为《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一书的研究整整奉献出六年时间),但有一个基本的东西还是可把握的,就是二者之间需要一个平台,有了平台就能互动乃至打通,没有平台就只能各说各话,乃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
[阅读全文]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