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我

19-05-23

我还是我

19:15:27, 分类: 斋堂外聊

%u63D2%u56FE

 

我虽然不是演员,可是我曾经扮演过很多角色。
最早我演“灰姑娘”,或者演“丑小鸭”。把稚嫩的憧憬演得惟妙惟肖。
稍长之后,喜欢上了《牛虻》中“亚瑟·勃尔顿”的角色,并对爱情有朦胧、可笑的理解。也曾素描过自己心中“琼玛”的形象。
唇上长出细细的微髭,我便把自己化妆成鲁迅的模样,相貌虽然不像,可是躯体中的骨骼和血液却很相似。
曾经很自卑,可是对于扮演《巴黎圣母院》中那个奇丑无比的卡希莫多还是很自信的。我鄙视那个外表伟岸,内心猥琐的美男子菲比斯,我更唾弃那个道貌岸然所谓上帝的使者的副主教克洛德·弗罗洛。也有人建议我去演流浪诗人甘果瓦,虽然我也写诗,可是我不喜欢那种没有独立人格的,符号式的人物。
我曾经想演普希金,为此我背下很多他的台词,比如:《致大海》在没有见到大海的时候,我一直憧憬着那“自由的元素”。《致西伯利亚的囚徒》因为青春的要素之一就是“革命”。当然我知道死和爱情是文学和诗歌永恒的主题,而且对于情窦初开的年轻人,爱情是心中最美的花,《我曾经爱过你》《致凯恩》“我记得那个美妙的瞬间:你翩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仿佛倏忽即逝的幻影,仿佛圣洁的美的天仙。”我一遍遍地充满激情地朗诵这首诗……
是的,我曾扮演过复仇的“哈姆雷特”,但我绝不演《伪君子》中的“答尔丢夫”;是的,曾扮演过《雅典的泰门》中绝望的泰门,但我绝不演《奥赛罗》中的忌妒将军“奥赛罗”。
是的,我只演正面人物,绝不演反面人物,所以,很多正派的人称我为“好伙儿的”。
所以,无论是化妆在台上,还是卸妆在台下,我还是我。
2019-5-24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5410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