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氏女

06-09-01

何氏女

17:26:11, 分类: 5痴男情女篇

      施德源,嘉兴竹里人,因为家贫在外边给人家做佣人。主人冯君,是官宦的后代,对他很信任,大小事情都委托给他。后来主人在邻村修了个别墅,离住宅十多里路,叫他掌管钥匙,负责开关门户。
一天晚上,忽有一女子跑来敲门,放进屋来,点着蜡烛一照,艳丽无比,丰姿独绝。问她,只是手拈衣带低头不语。施某上前挑逗她,两便睡到一处。就这样晨去夕来,慢慢熟了,女人自己说,是东邻何家的女儿,今年十七了,父亲乡亲都死了,依附舅舅。舅舅家人口多,屡次想要把我嫁出去,苦于没有门当户对的。你若是不嫌弃我,愿意和结为夫妻,我就回去跟舅舅说,把我托付给你。施某欣然答应了。
施某把这事告诉了主人,主人叫把园子东边三间小房打扫出来,给他住。过了几天,果然有一老翁送女子过来,还有一点嫁妆赠送。见礼之后,匆匆忙忙说了几句话,老翁就走上了。施某挽留吃饭,追出去,人已不见了。回来跟女子说:“我家虽说穷,可是已备了水酒,舅舅怎么这么见外?”女子说:“可能他有事。”从此夫妻琴瑟和谐极为恩爱。女子容貌艳丽,针线活更是精湛。施某本来是穷人家的孩子,骤然间有此奇遇,每当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妻子,自以为天仙也不如她。有人笑他瞎吹,说:“一个穷小子,哪有那样的艳福。”
后来到了七月初七,主人带着家属在园子里游玩。婢女中有听说施某妻子长得漂亮的,怂恿主人的媳妇说:“何不去看看?”等到见到她眉目如画,浓淡长短无不合度,都啧啧赞叹道:“好姿容!”夫人回来跟冯公子说:“施家媳妇,我见了都喜欢,他一个佣人,几世修得这样的福气?看那妖艳劲,恐怕不是人间所有。”冯君听后也为之心动,于是借故叫施某外出办事,自己偷偷去园中,趴在窗洞中窥视。女子正午间化妆,对着镜子打扮,媚态十分动人。冯君情不能禁,突然进去拥抱,只听嗷地一声,女子穿窗而逝。手摸到的地方象摸到绵絮一样,惊愕了半天,不知是仙是怪。
      第二天,施某到冯君交待事情,冯君留他唠嗑,故意不让他走,偷偷派家奴跑去探视。到那一看,施妻正自己动手打水博煮饭,马上回来告诉冯君。冯君愈加怀疑她不是人类。于是把施某拖到内室,追问他娶妻的详细过程。施某回答含含糊糊,终于不是露了底细。冯君说:“你的媳妇来路不明,这尚可说,她虽说是跑出来的,但是成亲之后,有亲戚往来没有?”施某说:“没有。”冯君说:“那么她是花妖月鬼无疑了。”于是就把所见到的情形告诉了他,并警告他说:“你若久恋于她,必有祸事,何不早想办法。”施某害怕地请求计策。冯君说:“这里城隍庙有个陆道士,云游四方至此,符篆十分灵,而且听说会法术,能驱使鬼神。我和你一同去求他,必有妙计。”施某同意了,两人一起前往。进了庙,就看见道士光着头坐在松林中间的石头上,回头看到施某,惊讶地说:“你怎么满身妖气?是必有异。”冯君于是就把事情跟他叙述了一遍。道士说:“此怪还没有伤人,不能马上诛杀。我为你写两道符。一道贴在床头,一道系在衣带上,她自己就会避开的。她若伏地变成狐狸就跑,你追上去把她抓住,系上绳子牵到这来,我自有处置的办法。”施某听从他的安排回到家。女子笑着迎到门口,为他打扫衣服上的灰尘一点儿也不害怕,吃完饭,又喝着茶慢慢唠起嗑来。一同在床上睡了一夜,安然无事。天亮之后,施某去告诉道士,道士气得满脸通红地说:“这个妖物太狡猾,非我亲自去除她不可!”道士提着剑前往,将近园子边的时候,散开头发迈起巫师的步子作起法来。女子正在梳妆,听到门外人声喧哗,撩起鬓发出来看,见道士作着各种各样古怪的动作,吃吃笑个不止。这时,冯君也来到了,指着女子对道士说:“这就是施某的媳妇。”处士冲上前来,挥剑砍去,女人应声而倒。众人喊道:“妖怪死了!”近前一看,粉颈已断,血流如注。看她雪肌花貌,就是一个人。施某责问道士说:“你怎么知道她是妖?现在人死了,你让她现出狐狸相吧。道士十分窘迫,想要溜走。这时女子的舅舅正好来看望她,见到这情形,不胜悲愤,把道士扭送到官。道士一口咬定她是妖怪,可是多次验证,终于没有证据,现在道士还被押在狱中。



选自《煊窟谰言》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