缢 鬼

06-09-01

缢 鬼

17:20:58,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陆都阃当兵的时候,有一回,去迎接上边来的官,中途听说那个官因为遇到雨返回去了,他也往回走。雨愈下愈大,衣服都湿透了,道路泥泞,见道旁有一小楼,就过去在房檐下避雨。天要黑了,雨还不停,就叩门借宿,一个少妇打开门出来说:“丈夫进城没回来,不便留客。”陆某把佩刀和号衣指给她看,对她说:“我是当兵的,现在这个天气没法再走,只求在楼下有一度之地就行了。”妇人看他怪可怜的,就留下了。还给他些粥吃,抱了些草铺在地上,给他拿了盏灯,妇人便上楼关上门纺线去了。陆某坐在草上喝起粥来,又点火烤起衣服来,约莫到了三更,有个老太婆从门缝钻进来,陆某吓得不敢出声,看看她要干什么。老太婆好象没有看到他,把一个拐杖放在门旁,往堂中祖先牌位拜了两拜,便匆匆上楼去了,听到她与少妇唠得十分欢洽,一会儿,十分悲痛心酸,一会儿又高兴地大笑。陆某拿过拐杖来看,一下子变成了一条麻绳,他刚把绳子坐在身下,老太婆又下楼来往中堂拜了拜,回身打拐杖。四外找不到,这才见到了陆某,知道是他拿去了,过来对他说:“老妇全凭着拐杖走路,你快还给我。”陆某不回答。老太婆一下子变成个少女,柔声细气地哀求他。陆某还是不吱声。老太婆一下子又变成恶鬼,眼睛向外凸出,张开大嘴,向陆某吹气,气吹过来冰冷入骨,寒不可挡。陆某正襟而坐。老太婆鼓气十分困难,喘息一阵才能再吹,也不象前一次冷了,吹了三次就没有力气了。陆某笑着说:“你能吹我,我就不能吹你吗?看我还你气。”也鼓气吹她,一下子把老太婆的身子吹了个洞。他连着吹,老太婆化成了浓血,转眼又变成了灰,腥臭无比。
天大亮了,可是陆某并不离开。等到有人敲门,他起来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少年,他看到陆某,叱道:“你是什么人?敢进我家屋里来。”陆某知道他是少妇的丈夫,就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又对他说:“快跟我上楼救你的媳妇。”少年和他一起上楼,推门推不开,撞开门上去,见少妇已经吊在床上,气还没绝。一起救下来。慢慢苏醒过来,问她事情的经过,她说:“夜里前村的一个老太太来,忘了她是吊死鬼。她跟我说了些过日子辛苦之事,觉得十分悲伤就哭泣起来,接着她又说到了极乐世界,说可以一起去看。她拿出带子做了个圈,望那时边,飞楼画阁,金碧辉煌,不觉脑袋探过去,就被吊在这里了。”少年一再地向陆某拜谢说:“若不是你藏了那条绳子,我媳妇做替死鬼了,你也就说不清楚了。”从这以后陆某逐渐升了官,一直做到都阃府。

 


节选自《客窗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