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诗”

19-06-05

说“梦诗”

04:17:16, 分类: 红枫诗词

%u68A6%u8BD7

 

“梦诗”是梦中作诗,醒而写出记梦之诗。
谁人无梦,诗人善于梦想的人,诗人多梦,故而“梦诗”便。陆放翁:“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苏东坡《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夜来幽梦忽还乡》。丢了江山的南唐后主李煜;“梦里不知身是客”。杜甫《梦李白》。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古诗人如此,今天写诗的人,大概也都有过梦中作诗的经历吧?我本人是经历过很多次,记梦的诗也有几首。
我要说“梦诗”是说人和记梦诗中的一首《葬月》
序曰:“昨夜久久难眠,不知何时入睡的,梦中以“葬月”命题,得句“一抔黄土掩月华”,想要续成一首却不能。梦觉,思之梦中场景不觉荒唐好笑。虽然荒唐,亦属奇思之吟。床上辗转联翩浮想,又于枕上构思推敲起来。
兴起无眠干脆起床披衣,开灯望墙上时钟,二点三十五分矣。提笔铺笺。无眠总该有诗……
床上辗转我无眠,披衣楼台倚栏杆。
忽见石阶铺碎月,月凋如谢好凄然。
荷锄曳锸出庭去,掘土桥畔柳水边。
黛玉葬花我葬月,一抔黄土掩月仙。
垂首黯然长太息,瞥见水中浮银盘。
举望高天云开处,一轮皓皓何其圆。
其序是真实的事情过程,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近于荒唐的念想呢?
中国人从古至今,都对梦充满了神秘感,于是把梦与“神示、精灵”,与“宿命、因果”相联系,《周公解梦》甚至被一些人认做解梦的经典。解梦也作为一种职业养活了一帮人。其解梦,比梦还荒唐。
奥地利心理学家西格蒙得·弗洛伊德创作的心理学理论著作,《梦的解析》基本是从科学的角度解析梦,当然也没有令人十分信服的科学实证。
“床上辗转我无眠,披衣楼台倚栏杆。忽见石阶铺碎月,月凋如谢好凄然。”诗的开头写我梦醒之后的行为动作,从楼上看到外面的月亮,引起正文。
“荷锄曳锸出庭去,掘土桥畔柳水边。黛玉葬花我葬月,一抔黄土掩月仙。”承接上文,进入“葬月”正题。当然这不是真的行为动作,只是想象的情景而已。从这里可以看出梦中“葬月”的念头是来自《红楼梦》黛玉葬花的联想,所以说,无论梦境如何离奇,都是现实生活,个人生活经验的反映。
我一直主张诗要有积极的意义,要有正能量。我不喜欢把生活中的无聊琐事,变成无聊的文字。还真有人写那种把无聊当有趣的东西,并大言不惭的自称佳作、精品。而且,还能得到一些人起哄般的喝彩。
有“聊”无“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当然了,当下“素质”与“颜值”比毫无价值,诗篇与钞票比,连废纸都不如。
所以我写这首诗,也并不是没有“内涵”的只是记录一次失眠,把虚幻的梦境演绎成吟咏。
黛玉葬花被很多人认为是《红楼梦》中很精彩的一个片段,我倒觉得,是一个小女子病态心理的无聊表现。
所以我不会那么无聊地去葬月。
“垂首黯然长太息,瞥见水中浮银盘。举望高天云开处,一轮皓皓何其圆。”月亮还在天上呀,没有像败谢的花落在地上,葬月的行为不是很可笑吗?
就是说,这首诗是反向地批评那种无聊的思想、情感、和行为。
20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