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创作杂谈

19-03-08

诗词创作杂谈

18:02:14, 分类: 红枫随笔

诗词创作杂谈

一【读诗偶得】

1、诗境与诗径

诗境有虚有实,实境是环境和景物的直接描写,虚境是并非具像的意境。无论是实境还是虚境应该都是三维的,立体的。在文字所表示的意义的表面应该还有深层次的含意,可以有一层或数层。如果一首诗只能看到表层的意义,没有想象、联想的余地,没有任何余味,那肯定不是上乘之作。所以说,好的诗作不应该是平面的,而应该是立体的。
园林设计中的路径是用来划定游人的行进路线的,也就是要让游人以最佳的角度观赏景色,而且达到步移景易的效果。而且甬道要成回路,不能让游人从原路返回。这和我们的诗径是完全相同的,好的诗人在他的诗里给读者划定了一条小径,让你沿着它走去欣赏诗中的“景致”。
来看王维的《山居秋瞑》: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中间两联写景,先步入松林,树与树的空隙中透过月光。再往前行,有清泉从石涧流出。沿溪流走去,又是一片竹林,竹林围绕的是一个湖,湖边一群洗衣女子在说说笑笑,把目光再投向湖里,莲花摇动,有渔船从花丛中划出来。
诗人一路下来,一路描画出所见风景,我们自然也是跟着他的脚步欣赏之。

2、浅谈意境

(1)意境是精神的产物

意境是客观图景和思想感情融合为一的艺术境界,是文学作品独特的艺术美学范畴,是构成文学佳作的必备要件。意境之“境”非现实中的三维之境,而是人的头脑中用思维创造出的“无维”之境。这种境是形象和感觉的综合。意境就是在这样的境中糅进情感,使之比客观世界的境更高妙,更神奇。所以人们在欣赏意境之美时,不仅悦目而且赏心。其境不是一览无余,而是耐人寻味;其境不是转瞬即失,而是余音绕梁,三日不止。
“意境”就是客观景物、事物和人的主观精神、情感的有机融合,然后以诗的语言表述出来。
但是,“意”和“境”并不是一比一的“调和油”。在不同的作品中,“意”可能会多一些,或者“境”会多一些。
意和境的融合,并不等于说意就是境,境就是意。意还是意,境还是境,不能说风景就是精神和情感,是风景的描写中,含有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在里面。
比如,“夜半钟声到客船”,是纯景物描写。可是,又含有作者的情在里面。为什么半夜了,作者还听到了钟声?他为什么半夜还没有睡?他不在自己家里,为什么在船上?是的,读者明白,他是远行途中,夜里渡船停泊,他思念家乡,亲人,无眠……
这是高级的意和境的糅合。
还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虽然描写的是人的行为,可是没有直接写情,而是客观的描写,所以也是在写 “境”。可是,他为什么采菊不好好采菊,接下来为不什么不去描写菊花如何,却一下子把视线转到了南山去了?这便是“意”的极妙的表示。
这种不露痕迹的“偷情”行家,才是营造意境的高手。
文学作品作为审美客体,是非物质的。其他艺术作品,如绘画、雕塑、舞蹈、戏剧、电影等,都具有二维或三维的物质载体。可以通过视觉直接感知的,而文学却不同,它要靠欣赏者通过大脑去复制。也有人说欣赏作品的过程,就是再创作的过程。也就是说,文学作品作为审美客体是精神的、非物质的。
文学作品中的意境自然是作家创造出来的,造境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技艺。名诗人、名作家都是造境的高手。
复现意境也同样需要技艺,复现意境的质量高低,既取决于创造者所造意境的质量,也取决于复制者水平的高低。

(2)诗的意境与美感

诗是讲究“意境”的。意境,是指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用言语阐明的意蕴和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意境”是艺术辨证法和美学的范畴。意境是属于主观意识的“意”与客观实际的“境”,二者结合的一种艺术境界。
“意”是情与理的统一,“境”是形与神的统一。在两个统一过程中,情理、形神相互渗透,相互制约,就形成了“意境”。
这种“意”和“境”的结合也称之为“情景交融”,这样情景交融、虚实相生就构成了韵味无穷的诗意空间。
应该强调的是,“意”是指诗中所有的人的主观意识的精神内涵,包括思想、情感。
只有“境”而不含“意”,就构不成“意境”。
古今名家的诗作,几乎没有只写“境”,不含“意”的。林纾认为“唯能立意﹐方能造境”,王国维则认为创辞应服从于创意﹐力倡“内美”﹐提出了诗词创作中的以意胜的“有我之境”和以境胜的“无我之境”两种不同的审美规范。
我认为“无我之境”是没有的,只是,作者把“我(意或情)”隐含在景物,环境的描写之中了,形成一种具有睹物忘我的美学境界。
诗中作者的主观内涵,除了观念、评价之外主要是情感,即“喜怒哀乐欲”。所以也有人使用“情境”一词。王文生在《论情境》一书中提出了“情境”说。
(王文生,男,1933年生。加利福尼亚大学柏克莱加州分校教授。)
在具体作品中,“意(情)”和“境”的搭配比例是不一样的,有的偏重景物、社会人文环境的描写,有的偏重说理,思想的表达,情感的抒发。这种“意(情)”和“境”按不同比例的“勾兑”,就形成了不同色彩,品味的“鸡尾酒”。
现在网络有一个新词,叫“颜值”。诗的“美”也是有优劣品质的。过去说小资产阶级的歌曲是“靡靡之音”,因为它不能给你积极的,健康的情绪和思想启迪。那种美如“东施效颦”即使美,也是病态美。当然,从古至今,也有人喜欢那种病态美。如龚自珍笔下《病梅馆记》所写的经斫直,删密,锄正,所成之病梅。如封建社会女子的缠足。
当然病态美也是因为病态心理欣赏者,是由他们捧出来的。病梅是可以“求钱”的,而且可以求重价。小脚是受病态心理者欣赏的,有“三寸金莲”、“香钩”等很具美感的赞词。女士们我很推崇的豪放诗人苏东坡还写过赞美女人小脚的词,他的《菩萨蛮》咏足词云“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而我看了,小脚的照片,恶心得直想吐。
景物描写,如果是不符合实际,只是堆砌一些佳丽的辞藻,那又谈何为美。
纵观古今好的诗,如果用三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美、真、善”。这里我把被人基本固定了的词组“真善美”,调整了一下次序。把最后面的提到最前面。那是因为诗作为文学艺术,她的第一功能,她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如果一篇诗词作品,读了没有感到美,没能给人以美的享受,那么她就不是合格的诗,至少不是好诗。
任何文学作品,都是要“真”的,美是诗的外在表现,真是诗的内涵。没有真,美就失去了存在的凭借;没有真,美就失去价值。
景物描写,如果不符合实际,只是堆砌一些华丽的辞藻,那又谈何为美。

3、笔断意连

各门艺术之间的技巧是相通的。作国画或写毛笔字时,点划虽断,而笔势相连续,叫“笔断意连”或“意到笔不到”。张彦远称张僧繇、吴道子作画:“离披点划,时见缺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唐太宗赞王羲之字“观其点曳之工,裁成之妙,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写诗也常常如此。
好的诗家并不把要表达的意思,紧密相联地、实实在在地、一丝不漏地表述出来,而是“见好就收”,余下的“缺省”部分让读者自己“补”出来。也就是留出读者联想的余地。但为了让读者能够正确的联想,能够按照作者预想的那样去联想,作者必需要有足够的引导、提醒和暗示。也就是其“断”不可“过长”,以至于无法“连”上。
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清明》便是这样的篇什。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头两句点题并写清明的天气,写因思念已故亲人而失魂落魄的行人。按照一般的思路,接下来应该写行人断魂的原因或状态了,可是诗人没有沿着那个思路下笔。而是一下子跳过去,去问可以沽酒的去处。前两句与后两句看似语意隔断,其实正是行人“断魂”之后,意欲“销魂”的举动。这是需要读者填补连接的。而牧童指出了酒家所在的杏花村之后,又会如何,也留给读者去想象。

4、诗心与古人相通

那日得一微型诗,写“村暮”,“炊烟草书几行/夕阳钤上一枚印章”。不出一月,读周笃文的《宋词》,见吴文英(南宋词人,字君特,号梦窗)《高阳台·丰乐楼分韵得如》有“山色谁题,楼前有雁斜书”句。把飞过的雁阵比作品题山色的诗句。
我的诗无意间与古人意境巧合,足见诗心古今相通矣。
其实读古人书就是在与古人“交谈”,只不过是“单相”的。如果古人的话说到你的心坎里去了,那就是你的思想、心境与古人契合了。如果你的所思所想,不约而同于古人的所思所想,那便是你的心思与古人相通了。

黄色美人蕉

缀珠含玉向清晨,博带宽袍舞翠茵。
黄艳婀娜疑是你,花儿闻语发娇嗔。
这首诗再一次与古人契合,只是恰巧与愿意相反了。写了这首诗之后不久偶然看到唐寅的《妒花歌》:“问郎花好奴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二【诗余寸言】

1、调角度

我们观察事物,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察;那么我们反映事物,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反映。
写诗也是如此,从不同角度去描写事物,就会营造出不同的意境,就会取得不同的艺术效果。
比如我们描写春天吧,春未到时,会企盼春天早点到来。诗中就会把盼春的心情表现出来。

盼春

春辇未闻天马鸣,冰河凇柳树高旌。
心田芳圃春来早,珠蕾枝头欲绽英。
春未来,心里急,河没解冻,柳还挂霜,“心花”可是要开了。

望春

白霜塞北铺晨野,红雨江南坠夕池。
春辇不如春赋快。一迎一送两参差。
神州万里,南北如同两季。春天的脚步总是没有歌咏春天的诗来得快,江南那里已经写送春的诗了,我们这里却在写迎春的诗。

问春

好雨乘风入梦来,柳绦拂拂正新裁。
撩人紫燕聒离语,花信何时到九台?
春风、春雨终于盼来了,柳也绿了,燕子也回来了,可是花还没开呢。春天怎么能少了花,花神什么时候莅临九台呀?
以上三首诗,是通常写法。我们不妨改一下路数,变换一下角度。
我们为什么不变被动为主动,不是无奈地等待春天的到来,而是积极地去做播洒春天,美化春天的工作呢?

播春

携手春神施润泽,山南陌北复河东。
不知疲倦精神爽,一步青葱一步红。
我跟春神合作,一起去润泽山野,让神州大地全都绿起来,红起来。这样去写是不是角度更新颖?思想更积极?
“美景如画”、“美景如诗”这是我们通常对美好景色的评价,是较普遍的思维方向。
把主体即美景的欣赏者与客体即被作者欣赏的景色互动起来,岂不更新巧。

吟春

起兴设比赋新诗,风雨挥毫我构思。
灵感如泉喷薄出,妍词秀句满南陂。
诗人面对美景拈韵敲句,风雨在挥毫作画,这美好的场景激发了诗人的灵感,而那些美好的句子在春山上到处都是。作者用诗来吟咏这大好春光,风雨也一起装点这诗行。

觅诗

蛙鸣叶水韵,蝶舞仄平平。
妙句卿先得,剽来署我名。
这也是一首互动的诗。去野外到大自然中寻找写诗的灵感,这是诗人非常重要的一项活动,也是大量秀美的山水诗生成的途径。
诗作的美好,其实应是自然景物的美好,在诗词作品中的反映。蛙的叫声也合韵,蝶的飞舞也有平仄的起伏,我的诗,其实就是把他们的诗句拿来了,署上了我的名字。这样写,作者和所描写客观事物,就共同进入诗境之中了,而不是“境外”之客。
美景如诗,美景如画,我们写诗,就是把如诗、如画的美景纳入到我们的作品之中。
我们如果反过来,说美好的大自然,就是依照我们的诗句而生成的,其角度是不是更新,更“刁”!

咏杏花

不耐仙姝凤辇迟,锦笺朱墨绘摹之。
向晨倏忽山头灿,一笑一颦如我诗。
盼着杏花快点儿开,好去吟咏之。把红色的墨和花笺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描绘她了。第二天早晨杏花果然开了,山头红灿灿的。近前一看,那花开得跟我的诗句一样一样的。
当然,叙事、描写的角度是多种多样的,调角度是诗人很注意的艺术技巧之一。
各位诗友,不妨试试调整一下你的叙事、描写的角度,让你的诗作出新,出奇,出巧。

2、一笔宕开

一首诗词沿着一条主线,围绕一个主题,一路行吟,或娓娓道来,或一气呵成,或一咏三叹。起承转合,层层递进起伏跌宕,脉络清晰。然而,有时会话锋一转,一笔宕开,离开主线,偏离主题,其代表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也。

陶渊明《饮酒·其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去东篱采菊,本该注目菊花,落墨菊花。可是,诗人却悄悄扭头,微微斜睨,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南山。这种“王顾左右而言他”,看似“走神”,看似“跑题”,其实是,句句言此,而非言彼。诗的前四句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这“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就是“心远地自偏”的形象而微妙的注解吗?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望南山,而见夕阳,而见飞鸟。这景象之中不都蕴涵着诗人恬静、悠闲的心境吗?“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山山水水之中的禅意,心领之,神会之,还用直直白白地说出来吗?
这种“一笔宕开”的手法,其他人也常常使用。
李清照的《永遇乐》词,上片写元宵佳节的好天气,好风光。下片,一笔宕开,写当年中州(汴京)佳节盛会。这一段其实正是,酒朋诗侣们驾着宝马香车来相召,被她谢绝了的原因(“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因为,这回忆,与此时此刻心境的对比,无心赏景游玩了。今天的“如今憔悴,风鬟雾鬓”与昔日的“铺翠冠儿,撚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形成显明地对照。当然,这容颜的衰老,并不是主要原因,身世的不幸,心情的沮丧,才是主要原因。
我们今天写诗词也不妨,学学古人,用一用这种“一笔宕开”之法。

3、诗是舴艋小舟

是舴艋小舟,无需也不能完成承载重大主题的任务。诗要有社会、人文意义的内涵,这是确定无疑的。如果失去了这些,诗就变成了毫无精神营养的干白菜或蒸溜水。但也还有急功近利者把诗作为某种思想的口号,非要让小诗了承载巨大的思想、政治内容,这是两头不讨好的事情。因为诗歌没有如此神力,而硬塞进这些内容,诗歌就面目全非了,不再是诗。如果非要把那样的思想用文字表现出来,可以选择其他的文体,选用诗是不明智之举。
诗要有思想性,又不能过于重大,过于直白,这是诗歌艺术的辩证法。

4、巧用典

用典,也就是用事,是一种修辞手法,就是引用古籍中的故事,或词句。可以丰富而含蓄地表达有关的内容和思想。
刘勰在《文心雕龙》:“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即是用来以古比今,以古证今,借古抒怀。用典既要师其意,尚须能于故中求新,更须能令如己出,而不露痕迹,所谓“水中着盐,饮水乃知盐味”,方为佳作。
用典之功用有四:
一:使立论有根据;引前人之言或事,以验证作者之理论。
二:方便于比况和寄意;诗中有不便直述者,可借典故之暗示,婉转道出作者之心声,即所谓“据事以类义”也。
三:减少语辞之繁累;用典可减少语辞之繁累。
四:充实内容、美化词句;用典可使文辞妍丽,声调和谐,对仗工整,结构谨严,而增加外形之美,与丰富之内涵。
典故之种类有三:即明典、暗典、翻典。
《艺苑雌黄》云:“文人用故事,有直用其事者,有反其意而用之者,……直用其事者,人皆能之;反其意而用之者,非学业高人,超越寻常拘挛之见,不规规然蹈袭前人陈迹者,何以臻此”。

菊花

瑟缩东篱又一秋,凄风冷雨使人愁。
梳妆粉黛殷殷意,不见陶兄恨未休。
周敦颐《爱莲说》:“晋陶渊明独爱菊。”

墙里杏花

矮墙不掩杏花红,遥向行人展笑容。
大好春光应大爱,坦言何必语喁喁。

南山杏花

巧笑倩兮著艳妆,迎风招展杏无墙。
无拘无束花任性,春意盎然谁不狂。
《游园不值》(叶绍翁)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出墙来。

梦雨巷

月舟荡漾过千山,俯瞰盘旋念念间。
雾隐长街浮紫梦,风牵小伞露红颜。
信浮宋玉朝云袅,疑引桃源石径弯。
惊觉凭窗心怅怅,槐枝飒飒雨潸潸。
1、戴望舒《雨巷》。
2、宋玉《高唐赋》“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3、陶渊明《桃花源记》。
4、槐安梦,也称南柯梦。唐李公佐《南柯太守传》说淳于棼梦游大安槐国的故事。
自古诗家便忌成语入诗,忌多用典,尤其是用僻典。所以成语尽量不要入诗,典故要慎用。成语、典故不可拿来直用,化用似可有奇效,本人于诗中试用之。

题《月梅图》

云歇西山鸟入林,林间桥畔洒清阴。
山阿幽径吟风弄,驿外残桥踏雪寻。
竹影印阶千个字,玉英撩客七弦琴。
一弯舟载庄生梦,五瓣气凝和靖心。
此境桃源当不错,寒筇谢屐探幽深。
题目是“题《月梅图》”,诗中自然少不了“月”和“梅”,但又不好“直呼其名”。成语中有“吟风弄月”、“踏雪寻梅”,于是隐去“月”、“梅”用于句中。“山阿幽径吟风弄;驿外残桥踏雪寻。”
另陆游有《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句。
北宋著名诗人林逋,又称和靖先生,书载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有咏梅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故,我也将诗境的时间点放在“云歇西山鸟入林”的黄昏时刻,以求诗境,情境的和谐统一。
“一弯舟载庄生梦,五瓣气凝和靖心。”“一弯、五瓣”也是分指“月、梅”。
此联也是“转”,即以情入景,梦实相间、相融,亦真亦幻。
观画而情、神入画,观画,而人入画中,大概是艺术欣赏的最高境界吧?

5、景物描写

作为以描写自然景物为主的山水诗是古诗中数量很多,艺术造诣很高的一个品类。人们认为山水诗鼻祖是东晋的谢灵运,他把自然界的美景引进诗中,使山水诗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他的创作,不仅把诗歌从“淡乎寡味”的玄理中解放了出来,而且加强了诗歌的艺术技巧和表现力,并影响了一代诗风。
山水诗的出现,不仅使山水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为中国诗歌增加了一种题材,而且开启了南朝一代新的诗歌风貌。继陶渊明的田园诗之后,山水诗标志着人与自然进一步的沟通与和谐,标志着一种新的自然审美观念和审美趣味的产生。
诗人们一边以赏心悦目为目的,从山水风光中得到审美享受,一边又以大自然为师得到理性的启发,也以大自然为友,与山水做心灵的感悟。
当然,不同的文化修养,不同的审美取向诗人们也各自不同的“山水审美观”。
孔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嵇康:“越名教而任自然”,阮籍:“法自然而为化”他们认为岿然不动的山和变动不居的水,则最充分、最完美地体现了宇宙自然规律,也就成了师法的对象,成了精神力量不竭的泉源。
自然风光有这么大的魅力,所以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所以李白面对敬亭山“相看两不厌”。
我一直神往于古人诗词中的绮山丽水:神往“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神往“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神往:风轻水淡,林秀山清;神往:浣纱清溪载着婀娜倩影流去;神往姑苏寺夜半钟声挟月晖飘荡;……
因为喜欢山水诗,所以我喜欢用诗描山画水。

山里人家

溪边小径斜,掩映几人家。
凭水云天影,隔墙桃李花。
倚山云歇脚,归圈犊呼妈。
野菜清香味,谈耕啜晚茶。
借鉴电影电视镜头,远近、上下、全境与特写,跳跃式(时间与空间的跳跃)

莺鸣

莺鸣如耳语,婉转伴花香。
寻觅却无影,轻风摇海棠。
调动全部感官,形、色、声、味的描写。

6、诗不是天书

诗不是天书,诗不是用蝌蚪文写成的。
诗也是人类的语言,诗虽然与一般的口语和书面语有所不同,但它必须还要遵循本民族的语法规则。
诗词中不应该使用生僻文字,更不能使用已经死亡了的汉字。典故也要尽量使用多数人了解的,其目的是尽量让更多的人来读我们的诗作,而不是让读者望而怯步,使读者越来越少,使诗人变成孤家寡人。
尽量使用现成的词汇作为组织作品的材料,不要生造词。不要违反汉语语法规则去组合词汇。

7、诗有性别

诗是有性别的,男人的诗胡子拉撒,嗓音粗犷。女人的诗秀色可餐,歌声婉转甜美。老爷们最好不要写奶油小生式的诗,更不要写太监式的诗。女人似乎特别一点儿,如果女人写了很阳刚的诗句,反而很别致。但,还是不能作为主体来提倡。李清照绝不是因为写了“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而得名的。女性之作就应该有“女人味”,只是应该是现代女性,不可现代人穿古戏装。

8、两幅楹联的创作过程

(1)闻声半遮掩;觑面两娇羞。

那天为好友天童山人先生建博客,又为他上传了一些文字和图片。他的一幅摄影作品让我十分爱惜,尤其是那图片配了联。画面之美与楹联之美,相互映衬,相得益彰。
画面一朵洁白如玉的扫帚梅(波斯菊)花,一片花瓣从上面垂下来,遮住了大约四分之三的花蕊,画面看着就极有意趣。他题的楹联是:“娇庞自掩嗔含爱;香靥谁怜笑带羞。”看了图,读了楹联不免令人击掌叫绝!形象生动,文字描写的画面与图片完全吻合,充满动感和情趣。读了楹联再观其花,令人为之怜,因之羞。让人羞于数看,而又忍不住频频偷觑。
我欣赏他摄影画面的捕捉,也欣赏他联语的娇美。怦然心动,也欲题一联。,可是,因有“崔颢题诗在上头”之感,未急急动笔。
他把“掩、笑、嗔、羞、爱、怜、”这些词都用了,再怎么写呢?
我想:他是从主体的角度来描写客体的,那么我把主体也放进去,让主动与客体互动起来。这样一个双向互动的情感反应与交流,使意境更富情趣了。
就这样一幅联产生了:“闻声半遮掩;觑面两娇羞。”
花儿听到了我(观赏者)的脚步声,害羞地半掩起脸来。她害羞了,那娇羞的样子,是因为我的注视而引起的,弄得我也不好意思了。这样把画面之外的观赏者也纳入到意境之中了,作者就从旁观者的角度,变成了画中人。

(2)山松惜景绾斜日;堤柳催春鞭嫩风。

初夏来了,清晨望着满山的葱翠,便有了一句,“杨柳万条鞭晓风”。有了下句,再配上句。用了一句:“云霞一抹补残月”来对。就这样拟得一幅:“云霞一抹补残月;杨柳万条鞭晓风。”
第二天,细细读读,觉得还不够“劲儿”,因为“鞭晓风”,只说出了行为,没有说出原因、目的、或结果。“补残月”也是如此,虽然,可以联想因为月不圆而补之,可是还是不甚明确。于是,一边望着南山,一边思考。想到过去了的春天,想到春天的跚跚而至,匆匆而去。霍然想到:在严冬里瑟缩了一冬天的杨柳多么希望春天快快到来呀,于是她鞭打着风,让它快些把春天带来。这样意境有了,诗句也就出来了:“堤柳催春鞭嫩风”。然后,再对出上联,一幅新的楹联完成了:“山松惜景绾斜日;堤柳催春鞭嫩风。”比之原来的:“云霞一抹补残月;杨柳万条鞭晓风。”肯定是高了一大截。

9、从诗到楹联再到诗

(1)描山风作画;弄月水吟诗

2011年6月6日,是农历的五月初五,端午节。
写格律诗词的总是要与时俱进,因季而动。
端午节是夏节,应该有诗纪之。春天将去,盛夏来归。
想到:东风其实并非为春花而吹,把它化为诗句曰:“东风未必为花吹”,又想到:花也没有招蝴蝶来,蝴蝶也未必恋花。这样想来想去,原来的意思没有展开,却在脑海中形成了一幅这样的图画:风吹拂着山岭,让树草绿,让花开了,好象这美好的景色是风描绘出来的。这样就有了“描山风作画”,敲来敲去,对上一句,“弄月水吟诗”。水虽然不能吟诗,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写道:“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小提琴)上奏着的名曲。”月光即能奏曲,吟诗当然也可以了。
诗没有写成,只撰成了一幅楹联:“描山风作画;弄月水吟诗”。算作给节日留痕了。

(2)《夏日》

影友德农节前就约陈主席和我沿松花江向长白山方向,野游一趟。
夏景与春景自然有别,而我们是自己驾车,专走旅游团不走的路线,去欣赏被游人玷污较少的,残存原生态多一点儿的自然景观。
想写一首夏日景观的诗,正好把昨天的楹联用上。“诗”是四支韵部,这个韵部最乱,我一般会取平水韵中符合现代读音的字。这样可用的字就很少了,所以,我写的诗几乎都窄韵。
有了一联,可以用于“颔联”或“颈联”,再配出一联,和首联,尾联,一首诗就成了。写格律诗经常会和写散文不一样,不是一句一句,一段一段从头至尾地写,而是从中间开始,向两头发展。这是因为,我们或触景生情,或感时而发,所得的那句诗,往往就是诗的最能代表全诗宗旨的中心句,而且,也常常是很精彩的句子,很适合作对联。这样,我们先得的句子,常会是中间的诗句。
这一联的平仄定了,那么另一联的用韵和平仄也让它限定住了。这就是为什么初学者常常会抱怨,写格律诗会因律、因韵害意。
一般来说,写景诗中间二联是描绘景色的亮点,所以要用足力量。那一联写了山,写了水,另一联,便去写天空,于是有了“云彩宜裁锦,星辰可覆棋。”
然后,又在前面安上“起”的首联,在后边,接上“合”的尾联。一首诗便有头有尾的完成了。
夏日
桃李芳菲后,葳蕤夏令时。
描山风作画,弄月水吟诗。
云彩宜裁锦,星辰可覆棋。
烟霞癖固重,屐履觅良医。
覆棋,指棋下过后,重新按原来下的顺序逐步演布,以验得失。泛称下棋。唐许浑《郊居春日有怀府中诸公并柬王兵曹》诗:“僧舍覆棋消白日,市楼赊酒过青春。”宋陆游《闲趣》诗:“溪边唤客闲持钓,灯下留僧共覆棋。”
烟霞癖,指爱山水成癖。前蜀贯休《别卢使君归东阳》诗之二:"难医林薮烟霞癖,又出芝兰父母乡。"
这就是由诗到楹联,再由楹联到诗的过程。

10、诗词创作应该注意的问题

(1)、少用叙述句,多用描写句

诗词要尽量少用叙述句,多用描写句。即不说什么是什么,而说什么像什么。也就是多用形容和比喻的修辞手法。不只叙述事实与事件,要作场景、画面的描写。
如:《沁园春·咏竹》
玉立婆娑,衣袂拂风,雅趣中人。啜雨春拔节,秋筛月影,寒霜何惧,更见精神。载酒幽林,弄琴荫下,莫教风流辜负春。腰间剑,铮铮鸣侠义,绿鬓犹新。
携三友咤风云。扫阴霾松青梅气芬。丈夫冲冠发,震天炸地,狼虫虎犳,丧胆失魂。秉笔直书,丹心青汗,端正歪斜留爪痕。悠闲处,与渔翁钓雪,斜倚江溽。
如:《春寒》
春风漫卷荡枯山,待赏新颜翘首看。
横握七星斟玉液,别裁三月缀诗笺。
情题红叶笔凝墨,调寄高山琴断弦。
丽日幡然青铁色,一团冷气透衣衫。

(2)、不直说

“人贵直,文贵曲。”诗词当然有直抒胸臆的,但是就算直抒胸臆,也不会竹筒倒豆子,一泄而出。其曲有一曲一折的,也有一波三折的。有欲说还羞的,有一语双关的,有弦外有音的,有顾左右而言他的,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总之手法也是极其多样的。
如:〖楹联〗桂香菊气常相混;秋月君容总不分。
人们常用“花容月貌”的成语来形容女人的美,这副联不直接说某女子“花容月貌”,而是把这意思化用了。上联说经常把桂花和菊花的香味弄混,下联说总是分还清哪是秋天的大月亮,哪是“你”的容颜。这样上联虽然没有明说,其实,也表达把你跟花弄混了。
如:《伊州三台·石头口门水库赏杏花》
柳新芳草萋萋,浪破船头拍堤。如锦岫峦兮。紫云腾,漫山彩霓。 笑妍堪比梅妻,啜露含香僻蹊,蹀躞醉离迷,曳回头,一声鸟啼。
不直说景色优美,让人留连忘返,而说“曳回头,一声鸟啼。”

11、灵感是怎么产生的

灵感是文学艺术创作活动中瞬间产生的富有创造性的突发思维状态。
灵感是经验和知识的不断累积而突然出现的富有创造力的思路。
灵感是外界事物的激发,在头脑中闪现的灵光,它照亮你本来黑暗的或朦胧的眼前景物,让你豁然开朗。
那缕灵光十分耀眼,但是会稍纵即逝。所以,必须立刻捕捉住那缕灵光,并以文字或其他载体记录之。
那么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
说说我的几次经历。
有一天上班,推开门,看到路边邻居的一条狗,在吃一只死耗子。它看到我从旁边走过,放下耗子,呲牙哼哼着,开头,我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看一眼它嘴边的耗子,明白了,原来它是怕我抢它的耗子,在威胁我。这叫“狗护食”。
于是,想到:人也有如此的,他喜欢的东西,以为别人也喜欢,绝不让别人靠近。其如“嗜痂成癖”者。
于是一首诗就产生了:

邻家犬

咀嚼死鼠兴方浓,偶过行人惕意生。
疑是口中夺美味,龇牙频作护食声。
在南山公园漫步,看到一簇丁香树已经枯死,上面缠绕着牵牛花,开得十分鲜艳。这情景,这枯枝与鲜花的组合,给人以视觉和情感的双冲击。诗句油然而生:

痴缠

栉风沐雨结同心,撒手人寰痛断魂。
不羡他山春色美,痴缠到死不离分。
有一次去摄影,看到高高的塔上长着草,就想这草是怎么长到那么高的塔上去的呢?那草在高处,风吹日晒,风雪严寒能够生长真的是不容易,于是联想某些人,也有这样的“能力”。

塔上草

为使明春抢一先,凭风借力上峰巅。
老秋烈日热几死,大雪严冬冻不眠。
无赖檐头能立足,小人瓦缝可容肩。
已知明日登高位,哪怕今朝受苦煎。
一夜挟风露头角,九天揽月戏婵娟。
田间万紫连阡陌,自赏孤芳又一年。
这些都是触景生情之作。
读别人的诗作,也会触发灵感。
当年在关东诗阵看到有的诗友,把酒桌上如果喝酒,打趣写作诗,便以诗嘲之:

读诗有感

残羹冷炙脍词章,颦效烹调厨下娘。
桌上无聊当有味,搬来诗苑请君尝。
还有一种情况是,冥思苦索,不得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得之。
刚参加工作时通勤,坐火车从九台到上家,上家火车站对面就是马鞍山。天天看马鞍山,一直想写一首马鞍山的诗,可是,一直找不到思路。
几年之后,突然想到:这山形如马鞍,这马鞍是怎么来的呢?沿着这个思路,诗就出来了。是因为没有伯乐,没有让伯乐找出千里马,所以马鞍久久派不上用场,就化作了青山。

马鞍山

神工鬼斧一雕鞍,未有良驹空自闲。
相马千年盼伯乐,栉风百代化青山。
某年回到曾经住过的土们岭,登旧居旁的小山。回来写了一首诗记录之。
诗中描写了山中景色,可是结句却一时拿不出来。
当年荷樵路,依旧小桥横。
林下松针软,石间涧水清。
高崖笑******,丛树唱黄莺。
如果还是写景,那么这首诗,就没有什么深意,甚至没有必要写了。因为诗要有意境的,如果没有思想或情感的内涵,而只是描写景物,那是不成其为诗的。
这样放了几天,也没有想好怎么做结。
有一天,突然想到:当年登山是挑着担子上山砍柴,今天上山是空手去。以前下山是挑回一担柴禾的,今天下山是两手空空回来的。手是空的,可是心里却不空,因为一路回想当年的情形,真是感慨万千。于是豁然开朗,结句有了!
“空手入山去,归来一担情。”而且跟首联“年荷樵路,依旧小桥横。”前后照应。

入土们岭山中

当年荷樵路,依旧小桥横。
林下松针软,石间涧水清。
高崖笑******,丛树唱黄莺。
空手入山去,归来一担情。
还有时灵感生产于梦中,或者是梦与醒的边缘。
梦到了李花,于是,在梦中咏起李花来,诗没有完成梦觉。醒来,仿佛枕边还有淡淡的香味。

梦赋李花诗

玉洁冰清花满枝,洁花能不配清词?
醒来淡淡香犹在,不见花儿只剩诗。
灵感的产生也可以说是“厚积薄发”,长期积累,偶然得之,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而且,还要有一根“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敏感神经,有一颗“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那样容易颤动的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