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九台的饭局》

19-03-02

(佚名)《九台的饭局》

21:00:04, 分类: 红枫随笔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原九台市),号称五线小城市。九台人热情豪爽,隔三差五组织聚餐。
时间通常都在晚上,周末最多。不到5点半,主人就到了酒店,酒店不一定大,但是一定有特色,不是鱼烧的好,就是鸡炖的有味。
主人一落座,就拿手机拨打一通,重复着同一句话:“怎么还没到啊,就等你一个人了…”对方就会说:“到了,到了,已经到饭店门口了“,或者是“5分钟到…”,其实刚出门甚至还没走。终有姗姗来迟者,明明在家闲的难受,却故意来迟,美其名曰,刚散会。
九台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主人通常会坐在主位置上,也是买单位置,左右手边大多大哥级或权重的位置,小弟自然依次而坐,菜上酒满,主人会说上一两句,无非是“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大家了,在一起聚聚”之类,要是主人什么也不说,客人会催他说上两句,然后酒宴正式开始。主人开始一一介绍客人。主人这时候大多变成组织部长,因为他把每个人都现场提拔了。比如派出所的刘警官就是刘局,银行的出纳便是行长,学校的陈老师就是陈校长,医院的护士就是院长,自由职业者王某人立马摇身王总……诸如此类。一个桌子上,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局级比比皆是,全是领导,大家也不客气。不认识的,还相互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认识了,非常自然。很明显,大家对主人的介绍很满意。偶尔极个别的会谦虚一下,会模模糊糊地说:“我不是,我就是个老百姓…”声音小到差不多连自己都听不见。马上就有人说:“快了,快了…”谦虚的人听了信心大增,很是开心。
介绍完客人后,主人开始带头敬酒,此后左转弯以此类推每人提一怀酒说二句喜嗑,两杯白酒过后,开始进入自由阶段,也就散打阶段,谁与谁好,谁与谁有过码就可单敬了。。。。。
九台虽小,却有着不一般的酒文化,性情实在,也算一个具有东北特色的酒城,人既善饮也豪爽。通常一个酒桌上,起码是先带一箱白酒来,一杯共同科目白酒结束后,然后再每人“加深”。虽然大家都豪饮,但九台是个有礼城市,喝酒非常文明,如遇到老乡战友同学等,便是“我俩干一下”,若对方是女性,干字便说得特别重,我干了,美女随意,弄的桌上美女粉面含羞。老朋友的,新朋友的,一推一杯,几个回合下来,不少人吃不消,大喊不喝了不喝了,留点,留点……敬酒的便说,不行,你这是养金鱼呢?这时,“串座”又粉墨登场了。所谓“串座”,就是端起酒杯起身到朋友面前敬酒,这样的礼遇是高规格的,没有人能够拒绝,于是,酒又是海喝了一通。
几番下来,一箱白酒就见底了,主人便喊饭店老板,再拿两瓶酒来,众人就开玩笑:“不拿了,不拿了,拿来也喝不了。”主人看看面红耳赤的客人,便说:“能喝也不拿了,那就搬箱啤酒透透吧。”老板便搬来一箱啤酒,全部打开,一人发一瓶,接下来,便是一场啤酒战,如此 这般,各人的酒就喝得差不多了。于是,“张科”与“李局”之间就开始交换手机号,“王局”“周总”相约下次聚会的时间,场面异常热烈,你兄我弟相见恨晚,握住的手紧紧不放,拥抱起来如胶似漆……这时,就有人说:“今天已经尽兴,下次再聚吧。”或者说:“哪天我请”之类的话,下次再聚往往只是一说,哪天我请只是一句客套话,你可千万不要当真。这时主人把握住此机会,请示主宾后当机立断宣布:“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酒不足下回补,撤!”
  于是,大家起身穿衣、 拎包、拿手机……,出得门外,又是一番握手、拥抱,十八里相送,难舍难分。一群摇摇晃晃的身影在灯火阑珊里渐行渐远……
难怪曾经有个深圳的朋友,来九台亲属家坐客,待了七天,喝了七天,离开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能从九台活着回到深圳就算烧高香了。下次打死我,我也不和九台人喝酒了。
九台,一个牛B的小城市!豪爽中也不失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