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07

07-02-27

博 殇

17:54:47, 分类: 红枫随笔
      有的博友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心情复杂的告别信之后,便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强国博客。留下了曾经精心莳弄的花圃,一任游客履踏攀折。
      有的博客,当你兴冲冲赶去时,却见门楣上写着“本博客内容不可见!”。这里原来已是人去楼空,不知何故,博主把自家的园子“查封”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出于博主个人意愿,主动为之。

......
[阅读全文]
07-02-26

留 言

03:46:46, 分类: 红枫诗歌

还是那风
还是那雪
还是那条小路
小路上
我们留下的那两行脚印呢
雪地上
我们共同写下的那行字呢

还是那风
还是那雪
还是那条小路
我在小路上
留下自己踩出两行脚印
我在雪地上
留下了写给你的一行字

07-02-12

里 非

02:18:26, 分类: 红枫随笔
      汉字是“音、形、义”一体的,有些字读音很好听,有些字形很好看,有些字意义好,所以人们起名字就兼顾,或偏重哪一项,选些自己喜欢的字作为名字。
      文人多喜欢起笔名,很早就爱好文学,但刚开始写作时,不敢起笔名。以为使用笔名的人必须是在文学上的很有造诣的,或者有一定文名的,所以发表作品一直用本名。
      一次,一位朱姓文友发表了一篇很有影响的小说,邀我为小说写一篇评论文章。不好意思用真名,就暂时起了个笔名“李飞”。“李”来自母姓,从鲁迅那儿学来的。“飞”字,是因为喜欢其读音和书写的动感。还有一个很牵强的理由,《红楼梦》中有一篇《葬花吟》,其中有一句“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这个笔名仅只用了这么一次。

......
[阅读全文]

流  泪

02:15:14, 分类: 红枫随笔
      你什么时候流泪?你什么时候流泪?当然是痛苦、悲伤时流泪,你会回答。也有喜极而泣的,笑脸上挂着喜悦的泪花。
      我打小就不愿意哭。跌倒了,磕破了腿,流出了血,也不会哭。那一年,十几岁,在学校劳动,机器砸掉了食指的整个指甲和拇指的半个指甲,我一个眼泪疙瘩都没有掉。以后每次换药,纱布粘在手指上,往下揭纱布时,钻心地痛,我也不叫一声。
      这一生也遇到不少的伤心事,可以我很少因之落泪。就是父母去世了,我也没有流泪。因为我是老大,我要撑着,我必须完成组织为老人送葬的工作。实际上,压抑悲痛比发泻更难,且对人的伤害更大,可是我必须压抑、压抑……。

......
[阅读全文]
07-02-08

22:43:33, 分类: 红枫随笔
首页 > 热点专题中心

图文:网友代表 何红枫

......
[阅读全文]
07-02-06

电脑与书籍

02:19:03, 分类: 红枫随笔
我病了,头痛,头晕,还伴有轻微的恶心。可是我还是坚持每天打开电脑,到网上浏览一会儿。现在电脑也病了,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可能是我传染了她。望着那黑乎乎的方形玻璃,我只有唉叹。一时半会儿电脑修不好,就又捧起了久违了的书本。先读一篇诗友送的关于元曲的论文,又读一本诗友(也是书法家)送的关于书法的书。这又找出一本《零距离看英国》的书来读。
看着看着,忽然产生了因疏离书籍而愧疚的感觉。过去业余时间总是用于看书,可是自打有了电脑之后,就很少看书了。
看来电脑是书籍的情敌。

......
[阅读全文]

告别梦境

01:55:21, 分类: 红枫诗歌
也许是一场雨
也许是一阵风
也许是雨霁风停

......
[阅读全文]
07-02-03

唱给我的太阳

18:20:53, 分类: 红枫诗歌
我知道
你灼热的目光
正盯着我的后背

......
[阅读全文]
07-02-02

老榆树的故事

22:36:32, 分类: 红枫诗歌
榆树村的村头有一棵高大的老榆树,它有多大的年纪谁也说不清。
80岁的老于头说,他太爷带着妻儿老小闯关东,路上见一株小榆树。
太爷说,不走了,就这了,榆树能在这成活,我们姓于的就能在这活命。

......
[阅读全文]

向朋友们推荐一个何氏家族的网站-何氏名录吧

19:52:14, 分类: 红枫随笔, 红枫小说
作者:何树桥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