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28

狐仙开帐

18:45:53, 分类: 2狐女狐仙篇
      和州张某,客居扬州,借住在兴教寺。寺中的僧舍,素有狐仙,无人敢住。张某性格落拓不羁,就到那里去住。不到三天,果然有个老翁,自称吴刚子,前来求见。施过礼后,言谈举止,风采不俗,能知道过去未来之事。于是张某说他:“可是神仙?”回答说:“不敢。”张某本来是个贫士,想要结交他以图富贵,就设酒饭款待他。吴某也答谢他。不到半个月,张某钱花光了,而吴某摆的酒宴还很丰盛。张某顿起贪念,终日缠着让他设席。吴某作东毫无吝色。就这样吃喝了一个多月,吴某忽然不来了。这时下遇霉雨季节,张某打开箱子准备晒衣服,可是箱子全都空了。箱子里有一张帐单,还有一些当票。帐单上写着某日吃鸡鱼若干,某日吃蔬果若干,都是典当张某的衣服置办的。笔笔开支,不空设一席,不妄花一文。



......
[阅读全文]

狐仙三戏县令

18:44:34, 分类: 2狐女狐仙篇
      太学生黄灏,是吴县一带的巨富。受到某县令的赏识而被推荐了孝廉,想要报答,可又找不到机会,心里总觉得有些抱歉。县令喜欢女色,后房佳丽好几个,还不满足。黄生知道后,多方收罗女子想要以此报恩。可是一时还没有物色到。
      盛夏的一天,他正在田野里走,见到一个美妇人,穿着轻薄的罗纱在阳光下走,透过衣服可以见到里边的皮肤洁白如玉。心里暗暗高兴,便过去问道:“看你穿的衣服恐怕不是贫寒之家,怎么一个人在野外走,难道不怕人家说闲话吗?”妇人听了,脸色不大高兴,斜睨了黄生一眼答道:“哪来的轻薄小子,乱管闲事,这不是你应该问的。”说完,穿过田间的水沟,头也不回地走了。弄得黄生非常尴尬,可是心想要是把她献给县令,这可是一份厚礼。只是不知是谁家的,没有办法搞到手,心里有些怅然。
第二天,他又在田边上遇到了她,见她泪流满面,脸色仓皇的样子,不象昨天那个悠闲自得的样子。黄生不禁又过去作揖询问。妇人冷着脸说:“我的事不是贵人,谁也解决不了,看你的样子,好象与贵人有些交情,也可以厚着脸皮跟你说。”黄生急忙又问原由,妇人说:“我家离这五里路,丈夫早就死了,只剩下公公一个人。我父母住在东村,他们可怜我年纪还轻,想叫我回去再改嫁。昨天从娘家回来把这个意思跟公公说了,公公竟坚决不允许。还叫我告诉父母说,‘你女儿若是能嫁县令大人我或者还可以不管,若是其他人,我一定去告状!’我想,父母都是平民百姓,怎么能认识县令大人?你要是认识他,能替我说句话,一定不能忘了你。”黄生大喜,正是心中所望。就毅然说道:“县令大人是我的老师,我可以办这事。谅他一个种田老头子有什么能耐?但是县令大人特别尊贵,你虽然很美,恐怕也不能做正室,可以吗?”妇人听了破涕为笑说:“我的相貌很平常,能够做小妾也就知足了,哪敢有奢望。”黄生更加高兴,一口承担下来。妇人跟他约定好,走了。

......
[阅读全文]
06-09-01

狐仙做媒

17:35:53, 分类: 2狐女狐仙篇
      杨喀雄,父亲曾做过守备,老早就死了。他的表叔周某,做副将,镇守河州,可怜他成了孤儿,便把他接来抚养。表叔有个女儿和他的年龄相仿,见喀雄少年聪秀,很是喜爱他。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但周家家教特别声,他们都没有什么过格的事。
      有个叫务子的,也是周某的亲戚,正好住在书斋里。
      正是夏季,屋里热得呆不住,喀雄就在月下散步,见周女款款走来,就和她成欢了。第二天,见到女子早晨在梳妆,喀雄就看着她笑,女子也对着他笑。从这以后,女子每晚必来。务子听到从杨某的房中传来说笑声,偷偷扒窗看,原来是喀雄正和周女调笑,心里十分嫉妒,就把这事偷偷告诉了周公。周公听说后去责问夫人,夫人说:“女儿夜夜和我同床,怎么能有这样的事?”周某心里不是觉得可疑,便长了一个借口把喀雄打了一顿,赶走了。

......
[阅读全文]
06-04-27

狐狸惧内

00:38:26, 分类: 2狐女狐仙篇
      纪仪庵有个当铺在西城,当铺里有座小楼被狐仙占据。夜里经常听到说话声,但是不害人,时间长了就相安无事中。一天夜里楼上责骂声,鞭打声十分厉害,人们都过来听。忽听有人疼痛地呼喊道:“楼下诸公,都明白道理,世上有媳妇鞭打丈夫的吗?”人群中正好有一个人被媳妇打过,脸上抓痕还没消。众人哄堂大笑说:“这样的事是有的,不足为怪。”楼上也哄然一笑,打斗也就解了。后来听说这事的人也无不乐得前仰后合。



......
[阅读全文]

狐仙亲嘴

00:37:52, 分类: 2狐女狐仙篇

      隐山庵有狐狸祟人,庵中有个老仆人王某,常常骂这些狐狸。有一天夜里他躺在床上,见灯下有一个女子冉冉而来,抱住他就亲嘴。王某也不推拒,忽然女子的嘴巴变出了短黑胡子,胡尖象针一样锋利,把王某扎得大喊大叫起来,狐狸笑着走上了。
      第二天,老仆满嘴都是细眼儿,就像刺猬扎的一样。



选自《子不语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