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28

鬼 圈

18:54:00,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广东赵李二位书生,在番禺山中读书。端午节这天,赵生父母送来酒菜给两个人过节,两个书生在一起喝得十分开心。到了二更,听到叩门声,开门一看,也是一个书生,衣冠楚楚,自己说家离这里十里多路,久慕两位书生的大名,特意前来结交。二生邀他入座,谈论风生。先谈了一会儿考举功名的事,又谈起了古文各词赋,谈得头头是道,两个书生觉得自己的学识不如人家。最后又谈到了神佛之事,赵生平素就不喜欢这些,而李生却极为相信。那位书生极力说世上确有神佛,而且说:“要想见佛,马上就能见到。”李生欣然同意试试。那书生把几案垒起五尺多高,自己站在上面,顿时四周升起檀香的烟气,随即他从身上取下绢带系了一个圈,对两个书生说:“从圈子里进去,就是佛地,可以见到佛。”李生十分信实,看到圈里有观音、韦驮,香烟飘渺,正要把头钻到圈子里去。而赵生一看,却是青面獠牙,吐舌瞪眼的恶鬼在里面,于是大声呼喊起来,家人们闻声赶来,李生这才如梦方醒,虽然挣脱了圈套,可是脖子却受了伤,那位书生不见影了。
      两位书生家里都认为山上有邪,不可再在那里读书,让他们各自回家。
      第二年,李生举了孝廉,会试得中,做了庐江知县,后来被弹劾,上吊而死。

......
[阅读全文]

屠户劈鬼

18:50:51,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杭州望仙桥有个姓许的,他家的楼上相传有吊死鬼。有个屠户叫朱十二的,仗着胆大,拿了杀猪刀子,登上楼,点上蜡烛便睡在那里。三更过后,烛光变成了青色,果然有个老妇披散着头发,拿着绳子上来了。屠户用刀去砍鬼,鬼就用绳子套他。刀把绳子砍断了,绳子就又接上,绳子绕在刀上,刀像砍在云烟上一样无所当。格斗了好长时间,老妇的体力渐渐不支,便骂道:“朱十二,我还是怕你,你福分内还有十五千铜钱未到手,我先饶了你,等你得到了,你再试试金老亲娘的手段!”说完拖着绳子走上了。屠户下楼告诉了众人,看他的刀,有紫色的血,散发着臭味。
      一年后,朱屠户卖房子得了十五千钱,这天夜里果然死了。


......
[阅读全文]

鬼乖乖

18:26:02,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金陵葛某,嗜酒而有豪侠气,见着人喜欢开玩笑骂人。清明那天同四五个朋友去雨花台春游,台旁有个破棺材,从破洞可以看到里边有红裙子,朋友跟他开玩笑说:“你见人就开玩笑骂人,你敢逗一逗棺材里的人吗?”葛某笑道:“这有何妨!”就来到棺材前招手说:“乖乖吃酒,乖乖吃酒。”这样叫了好几声,大家都佩服他胆大,大笑而散。
      葛某晚上回家,背后有黑影跟着他,还声音啾啾地叫道:“乖乖来吃酒。”葛某知道是鬼。他想要是逃避则气馁,于是就向后招手说:“鬼乖乖随我来!”便来到酒店,上楼要了一壶酒两个杯,同那黑影对饮起来。旁人什么也看不见,他就摘下帽子放在桌子上,对黑影说:“我下楼小便,马上就回来陪你。”黑影点头答应。葛某下了楼急忙跑回家里。酒保见客人走了,把帽子忘了,便把帽子偷偷藏了起来。这天晚上,他就被鬼纠缠上,口里喃喃不休,天亮就上吊死了。
      店里人笑道:“认帽不认人,乖乖不乖。”

......
[阅读全文]

冒失鬼

18:24:18,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杭州三元坊石牌楼旁,住着五个老太婆沉氏,素能见鬼。常说,十年前见一个蓬头鬼,藏在牌楼上的石绣球里,手里拿着一串纸钱,有一丈多长,像一串珠子。看到有人从牌楼正面过,就偷偷地拿纸钱往人家头上掷,那人就打寒噤,毛骨悚然,回到家就有病。这样就得向空中祈祷,或是到野外祭祀,才能痊愈。蓬头鬼借此伎俩,常常弄个酒足饭饱。一天,有个长得高高大大的男子,气昂昂地背负着银钱从牌楼下过,蓬头鬼向他投掷纸钱,男子头上忽然发出火焰,火焰烧了纸钱,沿着线绳,一层一层地往上烧。蓬头鬼一下子从牌楼上仆倒,从石绣球上滚下来,直劲打喷嚏,后来化作一股黑烟慢慢散去。背钱的男子全然不知。从这以后,三元坊石牌楼再没有鬼作崇了。
      我的朋友方子云听说这件事后,说:“作鬼害人,也得看风使舵。你这个蓬头鬼,不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冒失鬼吗’?”


......
[阅读全文]

瞎 鬼

18:22:29,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在浙中一带有五个奇怪的鬼,其中四个是瞎子,只有一个鬼有一只眼睛。群鬼就凭着这一只眼睛看东西,号称“一目五先生”。遇到闹瘟疫的年头,五个鬼就一个扯一个的衣襟出来,看到有人睡熟了,就用鼻子去闻。一个鬼闻这个人就得病,五个鬼一起闻这个人就得死。四个瞎鬼斜着身子仄仄楞楞地,因为什么也看不着,只有听一目先生的号令。有个钱某在旅店住宿,客人们都已经瞅着了,只有他还没睡。这时灯火忽然缩小了,只见五个鬼扯成串跳着走进来,四个瞎鬼要闻五个旅客,一目先生说:“这是个大善人,不能闻。”四个鬼要闻另一个旅客,一目先生说:“这是个有大福的人,也不能闻。”四个鬼又要闻第三个旅客,一目先生说:“这是个大恶人更不能闻。”四个鬼说:“那我们拿什么做晚餐?”一目先生指着另外两个旅客说:“这两个人不善不恶,无福无禄,何不就吃他们。”五个鬼就一起闻这两旅客。两个旅客的鼻息越来越微弱,五个鬼的肚子渐渐膨胀起来。

选自《子不语全集》原名《一目五先生》

......
[阅读全文]
06-09-01

聋 鬼

17:22:48,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乾隆四十九年,杭州半山陆家牌楼的河里,漂着一具尸首。村民霍茂祥好行善事,便敛了些钱买了棺材给收殓了。夜里,霍某梦见一个蓝衣人来说:“我是临平人张某,在教馆里教学生,不幸失足落水。蒙君收殓我,无以为报,我能预知吉凶,替人消灾,我将此法教你,如有灵验,须以供品谢我,你也可得香火钱。”
      醒来,把这事告诉了附近的人,果然是有求必应,十分灵验。不几天,香火如云。
霍某梦里又梦到张某来说:“我左耳聋,有来求告的,须向右耳说。”于是第二天祈祷的人听了霍某的话,都到+-棺材的右边致祭,似乎听到了里边有应答的声音。村民们更是奉之若狂,称之为灵棺材。

......
[阅读全文]

牙 鬼

17:21:54,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杭州朱亮工的妻子张氏,患伤寒病特别严重。忽然说起山西话,叫喊着索命,又打盘子又砸碗,还说:“恩是思,仇是仇,不能相抵。”朱某在家索命者不来,朱某出去就来闹。朱某就去本地的城隍庙去告。张氏沉沉而睡,过了好久苏醒过来说:“冤雪了,冤去了。”手摸着胳臂说:“被神杖打得特别痛。前生我和亮工都是山西贩布的男子,官牙刘某私吞布价款,给花了。我告官追查,刘某禁不住拷打,在我面前要跳水,想要叫我可怜他,好不追究。人生气地说,你就是死了,我也还是要追这笔钱。刘某羞惭地转身跳水淹死了。亮工前生姓俞,名容,听到了劝我说,牙人虽说是咎由自取,可是丧葬费用,我俩应当承担。我怒气未消,不肯。俞某就自己拿出了三两银子,为他买了棺材收殓了。现在牙鬼来找我报仇,不料俞某是我今生的丈夫,所以不敢见他。昨天蒙城隍神审问此案,刘牙侵呑别人的银子,自己寻死,无冤可诉,还敢作闹恩人家,责打了他三十大板,解往酆都城。我前生为了索债,见死不救,见尸不殓,居心太恨,也责打十五大板。”后来,张氏的伤势渐渐好了。
      不久,那个押解的鬼差附在病人之体说:“为了你家我跑了八百里远道,你家得给我烧些纸钱,用些酒饭款待我。”家人十分害怕,为他大设斋醮,这才无事。
 

......
[阅读全文]

缢 鬼

17:20:58,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陆都阃当兵的时候,有一回,去迎接上边来的官,中途听说那个官因为遇到雨返回去了,他也往回走。雨愈下愈大,衣服都湿透了,道路泥泞,见道旁有一小楼,就过去在房檐下避雨。天要黑了,雨还不停,就叩门借宿,一个少妇打开门出来说:“丈夫进城没回来,不便留客。”陆某把佩刀和号衣指给她看,对她说:“我是当兵的,现在这个天气没法再走,只求在楼下有一度之地就行了。”妇人看他怪可怜的,就留下了。还给他些粥吃,抱了些草铺在地上,给他拿了盏灯,妇人便上楼关上门纺线去了。陆某坐在草上喝起粥来,又点火烤起衣服来,约莫到了三更,有个老太婆从门缝钻进来,陆某吓得不敢出声,看看她要干什么。老太婆好象没有看到他,把一个拐杖放在门旁,往堂中祖先牌位拜了两拜,便匆匆上楼去了,听到她与少妇唠得十分欢洽,一会儿,十分悲痛心酸,一会儿又高兴地大笑。陆某拿过拐杖来看,一下子变成了一条麻绳,他刚把绳子坐在身下,老太婆又下楼来往中堂拜了拜,回身打拐杖。四外找不到,这才见到了陆某,知道是他拿去了,过来对他说:“老妇全凭着拐杖走路,你快还给我。”陆某不回答。老太婆一下子变成个少女,柔声细气地哀求他。陆某还是不吱声。老太婆一下子又变成恶鬼,眼睛向外凸出,张开大嘴,向陆某吹气,气吹过来冰冷入骨,寒不可挡。陆某正襟而坐。老太婆鼓气十分困难,喘息一阵才能再吹,也不象前一次冷了,吹了三次就没有力气了。陆某笑着说:“你能吹我,我就不能吹你吗?看我还你气。”也鼓气吹她,一下子把老太婆的身子吹了个洞。他连着吹,老太婆化成了浓血,转眼又变成了灰,腥臭无比。
天大亮了,可是陆某并不离开。等到有人敲门,他起来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少年,他看到陆某,叱道:“你是什么人?敢进我家屋里来。”陆某知道他是少妇的丈夫,就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又对他说:“快跟我上楼救你的媳妇。”少年和他一起上楼,推门推不开,撞开门上去,见少妇已经吊在床上,气还没绝。一起救下来。慢慢苏醒过来,问她事情的经过,她说:“夜里前村的一个老太太来,忘了她是吊死鬼。她跟我说了些过日子辛苦之事,觉得十分悲伤就哭泣起来,接着她又说到了极乐世界,说可以一起去看。她拿出带子做了个圈,望那时边,飞楼画阁,金碧辉煌,不觉脑袋探过去,就被吊在这里了。”少年一再地向陆某拜谢说:“若不是你藏了那条绳子,我媳妇做替死鬼了,你也就说不清楚了。”从这以后陆某逐渐升了官,一直做到都阃府。
 

......
[阅读全文]

疟 鬼

17:19:43,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上元县令陈济东,少年时与张某寄住在太平府关帝庙中。张某得了疟疾,陈某与他同房,因午间困倦,躺在床上,见门外有个童子,脸蛋白白的,衣帽鞋袜都是深青色,探头向屋里张望。开初,陈某还以为是庙里的人,也没问他。过了一会儿,张某疟疾发作起来。童子走了,张某的疟疾也止了。
又一天睡觉,忽听张某狂叫,痰如泉涌。陈某惊醒过来,见童子站在张某的床前,手舞足蹈,欢笑顾盼,好象十分得意的样子。陈某知道是疟鬼,向他扑过去,手碰到他冷得受不了。童子跑出去,飒飒有声,追到院子里不见了。
      张某病好了,而陈某的手就象被烟薰了似的黑黑的,过了好几天才消。

......
[阅读全文]

瘟 鬼

17:18:34, 分类: 1鬼怪妖魔篇
      乾隆丙子年,湖洲徐翼伸叔叔的岳父刘民牧,在长州做主簿,徐翼伸回湖洲顺便去拜访他。正值伏天,徐某在书斋中洗浴,月色微明,觉得窗外有气喷入,就像早晨的臭雾。桌子上的鸡毛掸子盘旋不已。徐某拍床吆喝,见床上挂的浴巾和茶杯飞出窗外。窗外有棵黄杨树,杯子撞在树上,咣啷一声碎了。徐某大吃一惊,叫家奴出去看,见一团黑气,绕着瓦转,过了好半天才安静下来。徐某坐在床上,一会儿,掸子又动起来。徐某下地用手握住掸子,可是不象握的是掸子,又湿又冷象是妇人的乱发,恶臭不可闻。冷气从手传到上臂,直达背部。徐某咬牙握住不放,只听墙角有声音好象是从瓮中发出,开始象鹦鹉学舌,接着又象小孩啼叫,声音说:“我姓吴名中,从洪泽湖来,被雷惊吓,所以藏在这里。求恩人放了我。”徐某问:“现在吴门正闹瘟疫,你大概是瘟鬼吧?”声音答说:“是。”徐某说:“是瘟鬼就更不能放你了,以免你去害人。”鬼说:“我有防治瘟疫的药方,我把方子献给你,你放了我吧。”徐某叫他说药名,用笔记了下来,记完,实在受不了他的臭味,而且胳臂也冷得受不了,想要放了他,又怕他为害人,叫家奴把坛子拿来,把掸子放在里边,封上口,投到太湖里去了。
      所记的方子是:雷丸四两、飞金三十张、朱砂三钱、明矾一两、大黄四两、不和为丸,每服三钱。苏州太守赵文山,求他的方子来救人,没有不活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