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应该叫中午)睡了懒觉起来,端一杯咖啡,看世界杯。说起来,小时候是真资格的球迷,只怪中国队20年的沉沦历史,我也顺理成章变成了伪球迷。这两届世界杯,只有几次凌晨起来看球的历史,没法跟在大学时候相比了。

阿根廷队上半场2:0领先象牙海岸。感觉作为非洲排名第一的球队,象牙海岸有些过分轻视了阿根廷。他们的个人能力的确令人惊艳,但进攻式的打法给阿根廷留下了太多的机会。整体队形不够严密,球场上给对手留下了太多的空白区域。

纵使传奇球王马拉多纳现在只能坐在场边欢呼,阿根廷仍然不缺乏可以致对手死命的人物。

拉丁美洲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大陆。有天才纵横、凭一己之力压倒天下英豪的马拉多纳,有出身贵族、统一美洲的热血将军玻利瓦尔,有奇幻莫测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百年孤独》。有朋友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谈起那里的风土人情,令人神往。以后有机会,要去看一看的。

50年代的拉丁美洲曾经极有经济前景,阿根廷GDP当时排名全球第七。但政治上的集权、经济上的进口替代政策,使拉丁美洲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道路。最近10年,拉丁美洲各大国大多坚持市场导向的经济政策,在经济上取得良好表现。

可惜,社会分配上的不公使得下层民众受惠不多,主张政府集权的左翼政党频频得到上台执政的机会。中偏左的政党在巴西上台之后,在经济政策上没有大幅转向;委瑞瑞拉则正在执行石油国有化政策;最近将会举行的墨西哥总统大选两位候选人目前在民意调查中平分秋色。

如果拉丁美洲转回老路,采取集权与封闭的经济政策,对其长远经济发展史不利的。可惜,要到多年之后,民众才能重新体认这一点。

由此想到,实施自由市场经济政策固然有利于长期经济增长,其前提却是在制度安排上,要保证基本的社会公正,并建立起码的社会保障体系。否则,一定会有政治人物出现,利用民间对分配不公的不满,许诺动用政府权力改善下层民众的生活。虽然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这一保证不仅是欺骗性的,而且是灾难性的,民众仍然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社会总是在试错中发展;可惜的只是,人类的记忆是如此短暂,大众理性是如此容易丧失,社会良心是如此容易投降,而许多青春就在错误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