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份,秘鲁将举行大选第二轮投票。在第一轮投票中胜出的两位候选人——左翼的前军方领导人胡马拉与右翼的前总统之女藤森惠子,将有一人获任下届总统。这次选举的重要性在于,秘鲁人民的选择,有可能预示着拉丁美洲新的政治道路。

  对于还没有下定决心的中间选民而言,两人都有明显缺陷,以至于选择只是在坏或者更坏之间二选一。胡马拉曾在2000年10月参与其兄长领导的武装政变。政变失败后短暂入狱,后获得特赦。上次大选中,他领导的政党仅以微弱差距败给当选总统。胡马拉得到拉丁美洲另一位性格强人、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公开支持,据信也得到后者的金钱赞助。胡马拉在其著作中,使用了借自查韦斯的语言与理念,相信秘鲁的未来在于走社会主义道路。讽刺的是,他对查韦斯的紧密联系,很可能是他上次大选失利的主要原因:很多秘鲁人对于邻居国家的道路心存疑虑。这一次,胡马拉改换门庭,更多地从巴西声誉正隆的前总统卢拉获得精神支持与竞选建议。一个典型信号是,他不再穿着象征查韦斯精神的红色T恤衫,而是换上了西装。

  藤森惠子的软肋,在于她仍在狱中服刑的前总统父亲。藤森总统剿灭了毛主义游击队,奠定了市场化改革的基础,他下台之后,秘鲁成功经历了三次总统权力和平交接,正因为如此,藤森总统虽然仍在狱中服刑,却并不缺乏支持者。但另一方面,藤森总统在任内的专制、践踏人权、挪用公款等罪名被判成立,无论如何都是藤森惠子需要背书的负担。加之藤森惠子并未答应在当选之后不会特赦其父,也被认为是她的重大短板。

  从经济政策而言,两人泾渭分明。藤森惠子的经济政策提出如下四个支柱:分享经济增长果实,消除绝对贫困;响应国民需求的有效政府;打击有组织犯罪;创造就业机会。基本上,藤森惠子希望执行偏市场、同时注重社会公正的政策。相比之下,胡马拉则更加倾向于让政府在社会经济运行中,承担更大的职责与功能。

  拉丁美洲是一个奇妙的大陆,除了文学上的魔幻现实主义独树一帜之外,人种、文化、宗教等等各方面的异质甚至矛盾的存在,让这块大陆成为各类政经道路的试验田。本世纪初,拉丁美洲曾经被视为未来的超级经济体,阿根廷、巴西等大国,一度被认为将很快与西方各大国平起平坐。然而,深重的社会、经济、政治割裂与矛盾,令这块大陆深陷动荡之中,从法西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的各类试验在各国上演,虽然不乏五彩缤纷之效,却也令普通民众饱受贫困、压榨之苦。如果实施国有化、进口替代等较为左倾的政策,实验者将很快发现国家财政入不敷出,投资匮乏,官僚机构臃肿腐败,天文数字通货膨胀等病症随之而来。如果实施对外开放、市场化等较为右倾的政策,民众也很快发现社会分配更加不公,赤贫现象蔓延,汇率大幅波动,经济受到国际经济动荡的致命影响,且政府很快成为右翼专制政权,压制人权现象普遍存在。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都没有提供针对拉丁美洲现实的完美答案。

  不过,近年来,拉丁美洲似乎开始恢复生机。且不论委内瑞拉较为极端的实践,至少在智利、秘鲁等国,开始出现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势态。其中,尤其以巴西的实践最为突出。巴西前总统卢拉上台之后,没有完全兑现竞选期间民粹主义的左翼经济政策,相反,在经济上延续了前人以自由化、市场化为主要特色的经济政策,在控制通货膨胀的同时,经济保持了快速稳定的增长。同时,在社会政策方面,花大力气强化对社会底层人民的转移支付。在卢拉总统当政期间,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速度远高于富裕阶层,分得了经济成长蛋糕中最大幅一块。其结果,度量社会不平等程度的基尼系数,从数年前的接近0.6的高危状态下滑到0.51。

  目前的民调显示,秘鲁将至的竞选将十分激励。胡马拉与藤森惠子各自得到大约30%的选民支持,而剩下的40%中间派将会决定鹿死谁手。为赢得胜利,胡马拉与藤森惠子都必须向中间走,争取中间选民。秘鲁人民最终的选择,不仅将影响秘鲁的未来,也将对整体拉丁美洲国家产生重大影响,其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1年4月20日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