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要到温哥华开会。温哥华,呵呵,伤心地。我们岛上阳光灿烂的,不象温哥华,偏有那么多雨水要落下。

会议叫GCFF,Global Chinese Financial Forum,会议组织者是环球财经网。会议网址如下:

http://gcff.chineseworldnet.com/event/en_event_detail.asp?ie=35&ia=1&ied=1

地点:Hilton (Metrotown) Hotel, 6083 McKay Ave. Burnaby BC

时间是周日9:30~4:30。我的演讲放在A厅,3:20~4:00。同时我们公司在那里有个小booth,我的助手和我从上午9:30之后都会在那里。如果有朋友愿意来,请来打个招呼,聊聊天。

我会讲解我对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以及我们的投资系统。

实际上,从去年9月到现在,我的投资体系有了相当大变化。

一方面,是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袭来,几乎每一天,都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身为基金经理,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幸运的呢?别人的哭号与眼泪,居然,在我们这里,只是化为了学习的机会,仿佛医学院学生在练习人体解剖, :lalala:

另一方面,是自己职责的转变与扩张迫使我思考更多的东西。以前,我的专长是股票基金管理,主要关注选股与头寸控制。这方面我驾轻就熟,对于投资成果心中很有把握。而接手我们公司的主打产品——多资产平衡基金——之后,我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最开始,是希望跟随哈佛、耶鲁校园基金会的模式,采用所谓的endownment investment。我们公司相信,这不仅是远比目前加拿大主流平衡基金更好的方式,也是我们公司拥有技术优势的方式。我们当然不会照搬他们的做法,而是试图开始自己的专有技术。在投资世界,没有独有优势,就如同羊入狼群,结果很可怕的 :)) 而在暴风骤雨的历程中,我开始想明白,我最希望、最擅长、也最有技术优势的投资管理方式应该是怎样的。

那就是,依靠自己的对宏观格局的把握能力,努力构建能够最佳利用各类资产风险/回报比提供的机会的投资组合,使用一种动态的、积极的方式来对它进行管理。它有三个组成要素:1)宏观格局把握 2)在各类资产风险/回报比匡算基础之上,利用数学算法构建最优化投资组合 3)在每个资产类别中追求alpha回报。

总结而言,变成是,希望使用Simons式的数学模型作为工具,遵循Buffett式的价值投资理念,而实现Soros式的宏观框架对冲投资。

呵呵,至少在理论上很完美的说。

如此这般,我以前所有学习到的东西,都可以用上,并被结合成一个整体。

心里面得意一下可以吗?;) 但愿实践效果不要给我迎头痛击才好。

至少到目前为止,从11月份以来。我的投资实践还算令人满意。

也至少,到目前为止,投资管理带给我很大的愉悦。

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