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春节,似乎现在是对2008年的成功与失误总结的好时机。

下文引致美林首席经济学家David Rosenberg:

“经济学家的预言准吗?回顾历史,我们确实很惭愧。

看看我和我的同行们在一年前都究竟预测了些什么?2008年初,北美主要投资银行的经济预测基本上大同小异。经济共识组织的预测是,2008年美国四个季度增长率分别为1.3%、1.9%、2.3%和2.6%。

我们当时的看法,可以归结为以下三点:首先,2008年经济将会出现温和的软着陆;其次,股市只是处于深幅调整之中,2008年的资产价格重估将会消化之前牛市中由于投资者非理性产生的泡沫;最后,美联储在2007年底和2008年初进行的利率调整已经非常激进,2008年很难进一步降息。

但事实证明,经济学家都过于乐观了,金融风暴的惊人破坏力远远超出了经济学家的预期。美国2008年前三个季度的真实经济增长为0.9%、2.8%和-0.5%,我估算第四季度则可能糟糕至-6%。

为何经济学家的预测会与真实情况如此大相径庭?如果读者足够细心,就能从连续两年的经济预测数据中,看出经济学家的预测逻辑发生了错误。经济学家总认为,经济形势会逐渐变好,在年初消化负面数据之后,经济能够在下半年交出让投资者满意的答卷。 ”

实际上,David算是华尔街大行中,对美国经济最为悲观者。

看见另外一个作者写到, “是鱼就要游,是鸟就要飞,是经济学家就要预测”。所以,呵呵,不管预测的成绩多么不靠谱,经济学家们以及战略师们还是每年乐此不疲地展开注定将错误百出的预测。

2008年毫无疑问是将计入经济历史的一年。在此之前,我的专长是股票基金管理,直到9月份接手公司CIO之后,才发现自己突然面对多资产类别的整合基金管理。对于这类基金而言,对宏观形势的准确判断,是管理的关键。从第四个季度开始,在宏观模型方面投注的精力更多,似乎,对宏观格局的把握能力也有所提高。

总结一下去年在分析判断中的成功与失败吧。

宏观经济
这个方面,我在2007年年底的态度比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要悲观。当时,我预测0.9%的GDP增长速度,而那个时候的平均预期是2.1%。我也预测失业率会大幅飙升到6.2%,而平均预期是5.2%。

当时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十分普遍,而我的预测坚定地指出,通货膨胀率将会下滑。

美元也被普遍看跌。而我的看法是,美元将会在年中企稳,随后展开上扬。我也预测了美国贸易逆差的改善。这几个方面,实际情况都站在我这一边。

重要的错误,当然,在于对于美国房地产市场危机及其引发的次贷危机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在多篇文章中,我提到美国房地产市场有望触底,而事实是,直到今天,美国房地产扔在惯性下滑中,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看不到复苏的希望。相应地,我低估了次贷危机给全球银行带来的打击,没有预计到银行撇账会达到如此天文数字规模。

自然,也就没有预料到随后美联储的救市措施会是如此激进。当时我预测美联储利率将会降低到2.0%左右范围;对比当时经济学家3.75%左右的预测,我的预测已经足够激进,但事实是,美联储被迫走得更远。

资本市场
我正确地预计美国股市将会下滑。我的模型预计大约下滑10~20%%,而我公开文章中的预测大约是下跌5%。对比当时华尔街大行16%的升幅预测,至少在方向上,我是正确的。但事实是,美国股市下滑了38%。由于对美国股市下跌的可能深度没有准备好想象力,在投资实践中,风险规避方面有不少值得改进之处。

在年底的预测中,我预料石油价格将会下滑到75元。但随后,石油价格飙升到147元。在多篇文章中,我对石油价格的短线走势判断有所反复,不过大体而言,是看跌石油价格,尤其是在石油价格首次从147元下跌到136元之后。

我也预料黄金价格会是冲高回落的走势,波动范围为800~950元。这一条看起来我也是正确的。

对房地产市场的错误看法也延续到房地产投资中。我错误地看好REITs的投资潜力,也错误地增加了对商品的分配。

第四季度,开始看好黄金类上市公司的潜力,并使其成为我管理的基金中第二大部位。到目前为止,这一头寸带来了丰厚利润。

总之,对于重要的经济指标,在方向上的预测上,我似乎做得不算差。而去年第四季度又对模型进行了较大的改进,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有一些子模型,尤其是诸如房地产、石油、商品、汇率等市场价格类的指标,我以前的模型有弱点。经过去年第四季度的改进只有,这方面,应该是有不少进步。第二,对各类资产类别提供的可能回报方面,预测模型也有所进步。

不过,预测经济的目的不是投机,而是形成决策框架的基础,以此衡量风险与回报比例。投资实践远比预测要复杂。其中的关键因素,仍然在于技术优势、投资哲学以及稳健的投资策略。

祝大家牛年投资愉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