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尚未落定,后华尔街时代的轮廓已经开始呈现。

危机的根源将会是未来10年博士论文的主题。我的解读,简单而言,如下:

在超级美元循环驱动的流动性扩张中,高杠杆率的金融活动得到最高回报,30倍杠杆率的投资银行们不由自主深度介入房地产泡沫,而在泡沫崩溃之后招致灭顶之灾。投资银行既是资产泡沫的推动者,也是其借以实现自身趋势的工具。我相信,“组织—发售”模式的风险分割、打包的金融活动有其内在优势与竞争力,在将是仍将是金融活动主流;只不过,本轮实践下来,投资银行模式被证明是失败的应对。在未来,“组织—发售”模式将会继续大行其道;如果金融界仍然未能找到合理的实现方式,它将攫取另一个受害者——至于是商业银行还是对冲基金还是主权财富基金,就无法预知了。如果成功,全球金融环境可望变得更加稳定。

近期资本市场主要判断:

美国股市与全球股市见底,在未来几个月之内,应该都是上升势头。根据如下:
1. 下跌的幅度足够,投资者足够悲观;(TED指标与VIX指标)
2. 基本面的恶劣情况已经充分反映在股市走势中;10个月下跌28%已经足够引发反弹行情;
3. 政府部门的大规模行动,基本封闭了信贷危机无限恶化的可能性;
4. 缺乏做空板块:金融与资源行业,都不再能够提供良好的做空对象;对放空的暂时限制,也起到一定的作用;

负面因素主要有:
1. 美国政府的大规模救市,可能造成对美国财政与美元信用的担心;中期利率如果大幅上升,将是十分负面的进展。
2. 过多的监管,可能削弱美国金融业的竞争力与对资源进行配置的能力;
3. 投资者将依然担心更多的坏账损失还在后面;
4. 衍生产品的清算风险需要进行根本制度建设;

随后的基本进展:
1. 美国房地产市场可能稳定:违约率开始回稳;房地产经济活动逐渐稳定与复苏; 2季度房屋抵押贷款违约率仅上升6个基点,大大好于2季度的53个基点。

(截至1季度止的房屋抵押贷款违约率走势图。数据来源:MBA)
2. 流动性收窄之后,经济活动急剧收缩;但现在的格局与1929年的不同之处在于:工业比例大幅下降;美联储放松信贷而不是收窄。
3. 美国经济放缓之后,全球经济与贸易跟随放缓;美元外流降低,导致全球流动性收窄;美元走强;各国货币贬值,各国货币政策从扩张变为收缩,其幅度不足以被各国央行的减息政策抵消;
4. 高beta的经济体,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工业化新兴经济,遭遇反向循环驱动的收缩,伴随着资产泡沫崩溃,各国经济成长急剧减缓;
5. 国际资金转向防守,加紧流出发展中国家;估计在几个季度之后,有可能在一些基本面脆弱的国家引发危机
6. 随着金融形势的稳定,能源等资源价格有望回稳,但价格波动将会继续;通货膨胀在发展中国家将会持续,而在发达国家,将不再构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