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在美元、石油、黄金、中期利率等方面出现的新趋势,可能预示着一个重要的模式转换。

美元与石油

美元与石油在近年来表现出来的联动关系,除了单纯的结算货币因素之外,也有一定的互为因果的直接联系。在美国的贸易赤字中,石油占了大约40%的份额。美元下跌,会导致石油价格——按照美元计价——上扬,而刚性需求之下,进口量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直接转化为贸易赤字的扩大,反过来推动美元进一步贬值。如此,在美元--贸易逆差--石油价格之间构成某种类型的自我循环。这个循环,被投机性资金所放大,令石油价格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狂飙10倍。

数年前,许多人还在谈论,石油价格“必将”滑落到4美元。现在,开始有人谈论200元了。潮流轮转啊。

而重要的变化在于,我预测,美元持续数年的贬值浪潮告一段落。在中期内,美元将会逐渐转强。

主要的依据,在于:

1,美国贸易逆差已经出现、且将会继续的收窄,

2,全球流动性的收缩,

3,美联储减息周期结束,美国与全球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利率差的稳定和降低,

4,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转弱,

5,美国国内通货膨胀降低与外围经济体更加严厉的通货膨胀形势导致的货币内在价值变化

近期美元体现出来的强势,提前反映了以上因素。

相应地,石油价格开始感受到了压力。

过去的经济历史显示,一般而言,欧洲、日本经济滞后于美国经济2个季度,新兴市场滞后于美国经济3~4个季度。鉴于美国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与今年第一季度都只录得0.6%的增长,从今年的第二个季度开始,欧洲、日本经济将开始出现转弱痕迹,从第三个季度开始,新兴经济体将会开始转弱痕迹。

(美国最近两个季度GDP增长缓慢)

黄金

黄金,作为一种使用价值不高的“心理货币”,与美元的变化直接相关。澄清一点,黄金并非通货膨胀的对冲物,而是美元币值的对冲物。看一看70年代以来,当黄金丧失了储备货币资格之后其价格的走势,这一点是十分明确的。例如,黄金从2001年低位开始大幅上升,期间美国的通货膨胀一直保持在比以前更低、更稳定的水准。

如果我对美元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黄金将有可能跌破800元关口。

房地产

毫无疑问,房地产市场表现糟糕。

新房开工量仍然在大幅萎缩,并且低于平均预期。按照我的模型,今年的头三个月新房开工量会低于100万套,从4月份开始,将会逐渐从最低点回升。

而房屋价格的表现则比我预料的更加恶劣。

Home%20Price%202

美国大城市房屋价格比去年同期下滑了13%~15%左右。这远比我的预计差。而且,随着经济减速,个人收入降低,房屋价格面临的压力不会减少。虽然抵押贷款利率有小幅下滑,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尚未显示足够的价格支撑作用。

或许,美元转强可以提供部分所需要的支撑力量。

股市

美国股市——经过这段时间的上扬以及经历盈利下滑的打击之后——的估值水平处于高估状态。这是为什么我坚持中长期看淡的理由。PE的扩张,在短期内有利于股市向好,但也为未来的下跌埋下了伏笔。如果市场开始接受EPS将会呈现负增长的前景,也开始意识到PE不再可以从减息中获得支撑,本轮反弹之后,美国股市将会重新踏上跌途。

反弹何时结束,我不知道,也不愿意提出预测。不过,进入5月份之后,我的态度会变得更加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