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月来——不,应该说是三个月来——十分努力地工作,时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更多的,不是出于压力,而是热爱。

到明年,我在公司里的职责会加重与扩大。我们公司运作大小两个基金,我现在是管理小基金的大部分投资组合。到明年,我会成为大基金的lead manager,负责整体结构、资产分配以及其中股票投资组合管理的主要部分。

一半是为此做准备,一半是继续完成以前开始的一个研究计划,最近三个月来在研究方面获得不少进展。

首先,是投资组合建设算法。所谓投资组合建设(portfolio construction)是基于正规的金融学理论,以建设各个资产类别作为组件的“有效边界”(efficient frontier),以求在一定的风险水平上获得最高整体回报。业内所谓的mean-variance模型从50年代创立至今,在实践中却一直没有真正有效的算法。我开发的算法建立在严格的投资理论与数学推导上,如果自夸一点儿,我相信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投资组合算法(或之一吧。赫赫,还是谦虚一些)。这一算法已经被我用来构建基于互惠基金的投资组合工具,在我自己的公司网站中有介绍。

而为配合使用这一算法,像老算法一样,我仍然需要对各类不同资产类别可能回报以及风险度进行估计。这导致我重新研究以前半完成的一个经济预测模型。在投入了许多时间之后,研究工作基本完成,现在已经处于out of sample test的阶段。这个基于大型数据库的定量模型研究美国经济最重要的约30种经济指标之间的互动关系,并预测未来4~8个季度的经济前景。

有了这个模型的帮助,我相信我现在拥有了加强的能力,对美国经济运行规律与未来进行把握。

其中,它提供的一个分析可以显示目前经济状况与哪个历史时期最为类似。如此,通过阅读那个时期的经济史,我可以更好地了解经济变量的相互联系在历史真实状况中的演绎。这对于把握目前的经济趋势以及加深对经济运行规律的了解都会有极大的好处。

以前在结束对哲学的阅读之后,自己的阅读计划中,最重的成分就是历史。我一直相信,对具体历史的把握,可以对研究者提供难得的洞察力。理论永远带有过多的空想成分,而历史却是现实。

所以,我计划在这个博客中,更多地写写对经济史的认识,以及依据我的宏观模型对未来经济走势的预期,例如:

1,未来4个季度的经济走势预测
2,这种预测所依据的经济变量之间的互动联系
3,可以类比的经济历史提供的启示
4,以美国经济为根基,对全球经济的解读
5,或许会开始花一些时间更多地关注中国经济,不仅仅因为她是中国,而且因为她是目前全球经济中提供最精彩案例的地方
6,也会开始写写在投资管理过程中的困惑与进步

这是我热爱的工作。多年的艰苦准备之后,我终于得到目前安静的环境,去完成我一直渴望完成的研究工作。虽然我不敢肯定我的工作是否有价值,我的猜测是,很可能,它有。而资本市场研究的一个可贵特点是,如果你错,市场会告诉你。而且,由于市场是如此庞大、高深,你永远会保持谦卑与敬畏,颇为类似康德对头顶星光的敬畏。

如果还有闲暇,也准备新开一个系列,写写“令我感动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