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周,在一些列负面消息的打击之下,石油价格持续大幅下滑,令其再次成为热点话题。新的价格压力开始令众多研究机构开始调整对石油价格的预测。笔者以爲,重要的是探讨,这种下跌反映的是哪一个层面的压力。可能的解释有三:

第一,这种下跌反映了中国经济对石油需求减少。中国在经历了一段疯狂石油进口之后,利用能源的效率正在提高。不用怀疑在这麽短的时间内,中国能否取得这样的进步。由於之前中国的能源使用效率实在是太低,在利益驱动之下,引进国外的一些做法,中国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方面有巨大的空间。相信在这一年多时间内,能源使用效率的提高方面已经有所进展。

第二,这种下跌反映了美国经济减速带动的需求降低。美国经济进入减速阶段已经是业界共识,而历史显示,当美国经济减速的时候,石油价格往往较为低迷。

第叁,这种下跌反映了投资者对石油供应不足的恐惧心理有所弱化。石油价格的急剧变化,反映了石油供需基本面的重大转变。除了需求因为中国因素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上升之外,更加重要的因素是投资者突然意识到,由於近年来石油业投资不足,石油生产能力已经接近满负荷。更进一步的,“石油峰值”理论开始广泛流行,推动石油价格出现不停顿上扬。所谓“石油峰值”理论是指,过去数十年的产量数据似乎指出,全球石油产量即将或者已经进入峰顶,随後将会稳步下降。而毫无疑问,全球经济对石油的需求远未到达顶峰。如此,石油价格将会稳健攀高。事实上,从长期价格图表来看,今年7月,石油价格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该理论。

不过,资本市场上发生的事情从来都具有两面性。在油价创出新高之后,投资者突然开始感到后怕,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实际情况不是这样,该怎麽办?”情绪转换令石油价格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内直线滑落18美元。

至於白宫或者石油公司操纵石油价格的“阴谋论”,则不在笔者的考虑范围。对於一个分析家而言,论点应该建立在可以由公开信息支持的证据基础之上。求助於各式各样的“阴谋论”,对於揭示事实真相很难有任何价值。对於每一个可以想象出来的阴谋,都可以再凭空再想象出另一个相反的阴谋。人类的大脑具有神奇的能力,自我想要什麽,大脑就可以合乎情理地产生什麽。而按照哲学傢波普尔的科学哲学理论,不能证伪的观点,大可不必当真。有时候觉得,论者求助於“阴谋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掩饰自己的低能。

以上叁个因素之中,对近期石油价格影响最大的,是第叁个因素。笔者倾向於认为,石油价格的下滑更多的是投资者情绪转换的阶段性现象。由於石油供应不足的制约无法在短期内快速扭转,支持石油价格上扬的因素依然有效。因为情绪而下跌,也就可能因为情绪而上扬。面对石油价格的快速下跌,投资者应该保持平静,避免过分投机。

(本文发表于《世界日报》2006年9月18日财经版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