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花了不少时间阅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各类研究报告。仅仅比较研究报告,也可以看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的区别:前者是要做实事的,后者则官僚主义充斥。

闲话少说。看到对欧洲各国的一幅比较图,觉得很有意思:

(欧洲各国在社会经济制度方面的比较。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Nordic主要指北欧诸国,如瑞典、挪威等;Anglo-Saxon指英国与爱尔兰;Continental指西欧诸国,如法国、德国、比利时等;Mediterranean指南欧诸国,如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

上图显示了欧洲诸国在税收负担、失业救济持续时间、就业保护立法、福利数额等四个方面的不同安排,并以美国作为对比基准(美国被确定为100)。可以看出,英国与爱尔兰最为接近美国的安排,只是在福利数额与就业保护立法两个方面比美国更加严格。相反,北欧、西欧以及南欧在劳动保护方面均比美国远为严格。

由此导致的经济后果如何呢?


(欧洲各国经济表现。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仍然以美国为100,上图显示出,英国基本能够达到美国水准。其次为北欧诸国,在就业率方面表现不错,但在生产率进步速度、工作时间两方面弱于美国,而收入分配则比美国平均。西欧各国在各个指标上都弱于美国,但收入分配比美国平均。最差表现者为南欧各国,收入分配几乎如同美国一般不平等,而在工作时间、就业率尤其是生产率进步方面,比美国差距巨大。

正是在社会经济制度安排上的差别,导致了欧洲、尤其是老欧洲,经济表现落后于美国。近年来,即使有欧元统一带来的经济利益,欧洲增长速度也只有美国的一半左右,而德国、法国等国的失业率达到美国的两倍。下图显示,在1982年“里根革命”在美国发生之后,欧洲人均收入相对于美国开始出现下降趋势,迄今未改:


(EU15代表欧洲15国。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欧洲人均收入对美国比例在1982年达到最高点,约75%,经过20多年的时间,现在降低到70%附近。

在福利社会失败之后,欧洲人的骄傲以及对官僚主义的容忍能力,阻碍了欧洲采取英美式的改革,而一味将希望寄托在欧洲统一之上。事实上,统一的欧元带来的好处只是治愈欧洲病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仍然是推行更加市场导向的政治经济改革。这种改革必须是真诚而系统的。前段时间,分别由法国、德国左派政府推行而共同遭遇失败的改革,显示的不仅是民众对改革的抗拒心理,而且是民众对官僚主义大政府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