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月初,基本完成北美股票投资组合的建设,到现在,13个月过去,投资业绩比我自己的期望值更好。

performance.gif


(绿色线代表我管理的投资组合的业绩,黑色线代表标准普尔500指数表现)

从去年6月到现在,股市先盘后跌,下跌了17.63%。与之相比,我的投资组合下跌了1.16%,大幅超越大盘表现16.47%。

过程之中,犯下很多错误。从去年6月到今年1月,我的风险净暴露比例过高,有时候超过110%,在8月以及1月的下跌期间,都遭受了较大的损失。在个股方面,所持有的UBS等个股损失最大的时候达到50%,现在仍然持有的CRDN、SUPX等个股也都遭受重大损失。

attribution.gif
(超额表现的构成来源)

风险暴露管理方面的过错,一个主要原因,是时间分配。直到今年3月,我的主要精力都花费在完成研究系统上,在个股评估、行业分配、宏观预测、资产配置等等方面,完成了大量的工作;相应地,对于大盘判断,没有花费足够多的时间。与此同时,对于这个投资组合应该设置怎样的风险特征,也直到今年3月份才考虑成熟。这些因素,造成我在风险管理方面,在头半段做得并不好。

即使如此,由于在大盘下跌环境中平均风险暴露仅为70%左右,以及今年以来的风险管理方面有所改进,风险管理仍然带给我的投资组合正贡献。在16.5%的超额表现中,59%来自股票选择,41%来自风险管理。

个股方面,我做多了包括AAPL、GDI、AUR、CMI、WDC、NE、SLB等一些列大幅上扬的股票,也放空了包括TMA、BPOP、HBAN、BGG、COCO、THQI等许多金融类、服务类股票,其中的许多个股跌幅超过了50%,甚至80%。顺便说一句,我唯一买入的一只中国股票, NTES,在跌势中表现尚可,到目前为止仍然维持正数回报。

我的持股时间平均为9个月,到目前为止的周转率约为130%左右。这比我希望的100%略高,但我估计随着我的投资系统的成熟,周转率应该会略微下降。在100%的周转率上,我的平均持股时间将为12个月。

participation3

(在上升市与下跌市中的表现)

上图显示了按照周表现的中间值计算,在上升市与下跌市中我的投资组合的表现。基本上,在升市中,我的投资组合会超越大盘39个基点,而在跌势中,我的投资组合会超越大盘74个基点。

目前,我持有36只多头,34只空头,净暴露大约为27%,行业分布如下:

industryalloc.gif


我仍然在净做空金融、公用事业以及电信,在工业以及基础原材料行业则高于指数分配。未来可能会增加能源多头。

未来,我的投资业绩目标仍然是,希望年度回报率超越指数10%;如果可以做到15%,我将会十分高兴。

鉴于自己在选股、组合建设、风险控制等方面取得的许多进步,对于取得良好的投资表现,信心十足。我想,我正在日益接近“农夫”的投资境界。而由于我管理的是大型股为主的投资组合,这样的成绩,将足以令我在北美投资界“笑傲江湖”,赫赫。

7月份会回国一次,一边是度假,一边参加深圳、上海的两个投资会议。8月份,我会有一个新的分析师做助手,也会接手公司的全部投资管理,也会新建一个全球大型股股票投资组合以及一个market neutral组合。挑战多多,希望仍然可以enjoy。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