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股市步步下跌,我的电话不断响起来。惊慌失措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寻求帮助。股市阴沉着一张脸,不断发出威胁,而且将威胁诉诸实践。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幸站在了它的对立面,看着红色曲线不断蜿蜒下行,自己的心跳声在寂静的房间中清晰可闻,你可以充分体会什么叫着“恐惧”。

置身事外的时候,或者没有机会体会的时候,嘲笑“恐惧与贪婪”是容易的。面对它,才能感受它那致命的能量。有点儿像古代欧洲两军对垒,手持盾甲的步兵们正眼看着敌人的重骑兵向自己冲锋,盔甲鲜艳,长矛在阳光下闪烁,万马奔腾的马蹄敲击在地面上,不断逼近。你的想像中,很快,自己就会被高速冲来的长矛贯穿;偷眼看同伴,他们的脸色也因为恐惧而泛出难看的青色。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嘲笑“恐惧”。

传说中的英雄们不是没有恐惧,而是一边恐惧着一边去完成自己的职责。我自然不是英雄,但又不想完全臣服于恐惧的要挟,所以呢,我取巧。

几个月前,与公司同事的讨论中,我说:“我不是超人,自然也难免常人的恐惧与贪婪。我应对贪婪与恐惧的方法是,我不去应对它。在投资决策中,我依赖系统而不是自我。自我是脆弱的,在需要勇气的时候你总会找到恐惧;在需要谨慎的时候你总会找到冒进。”

现在,是贯穿我的纪律的时刻。面对汹涌跌势,我仍然按照计划实施自己的换股操作,买入三只股票而卖出三只股票。在大幅下跌之后卖出,是困难的;同样,在大盘一篇猩红的时候买入也是困难的。但我不得不这样做。

Brad说,我不知道你的行动是正确还是错误,但我很高兴你做了。

我当然有可能是错误的。但即使这次我错了,这只不过是我的投资管理生涯中的一次行动。长期而言,系统与纪律比一次行动的正确与否更重要,而股市投资的结果是取决于长期努力的。

下图显示了低于200日移动平均线股票比例:

200_Stock

市场毫无疑问是超卖了。虽然跌势之中,超卖之后可以再超卖,但许多迹象表明,目前的下跌有很大的成分是恐慌性抛盘所致。许多优秀公司同遭抛售,其价值严重低估。

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