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加拿大一年了,离开加西博客也一年了。刚回中国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登陆加西博客,就懒了心肠,不太愿意翻墙来写博客——翻墙是不好的。一个好臣民是不应该做政府不喜欢的事情,尤其是,当我们有幸生活在千年盛世、大国崛起之时。埃及、突尼斯是不好比的,他们没有我朝那样睿智贤明的统治,却还敢放开互联网,死得其所哉。
回国的生活很开心,但今天就不谈了,只是向大家问好,并且说:我回来啦!
是因为发现在中国居然又可以登录加西博客了,感谢主,;)

......
[阅读全文]
从中国回来之后一直十分忙碌,没有时间更新。连累一些读者浪费了时间,抱歉。
我们公司的创立人退休,我顺理成章接任CIO。工作职责也从单纯管理股票基金扩大到管理全部投资,包括我们公司的主要产品——TrueBalance平衡基金。着手对以前的投资组合进行大规模调整,许多研究工作要完成,就把自己变得很忙碌。
恰逢股市大幅下跌,愈发紧张。不过到目前为止,我管理的投资组合表现良好,有运气因素,也因为我在风险管理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坚持十分谨慎的姿态。

......
[阅读全文]
回国一次,对中国增加了一些感性认识。
成都,有些令我失望。那些街道和楼宇,似乎陈旧而窄小的,既没有浦东般的耀眼,也少了小时候的亲切。或者说,既没有大都市的绚烂,又不是我熟悉的小城市令人心安的沉静,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不过这样说或许不太公正。回家的几天,基本上天天在家,没有机会出去,成都的新建筑看得很少。
有机会去了一个叫“宽巷子”的地方,给我的印象还不错。那种仿古绝不做作,许多小店颇有味道。在这一角,找回一些老成都的悠然与自信。成都的确不是走马看花应该去的地方,还是在那里生活,更能够体会一些它的好处。

......
[阅读全文]
成都,风雨如晦。
周三离开美丽温和的维多利亚,路途花了30个小时,凌晨下榻深圳。周六的会议规模不小,来了40多家基金公司、不少证券公司以及社保基金等,大约200多人。邀请的演讲者都来自外国机构,如道富银行、雷曼兄弟等。不过我的演讲据称是最受欢迎者,之后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报纸的报道也只提及我的演讲,大约是印证说,我的演讲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证券报的报道在此。

......
[阅读全文]
和平安宁的加拿大,生活平庸而幸福。碰到节日,teenage们在脸上涂上国旗,身穿红白两色的衣服,成群结队,如鸽子般可笑而又活泼地跳跃着,往城市中心的inner harbor走去。他们对祖国的热爱更加质朴吧,因为这个祖国给与他们一个节日,可以名正言顺地欢庆,而无需为它背负沉重的东西。



......
[阅读全文]
四川地震,截至今天,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4073,还不包括灾难最严重的汶川数据;另外,还有超过2万多人仍然被埋。在震后7天,被埋者生还的机会,已经很小了。
按照保守估计,地震造成的生命损失,会超过5万人。
平时,一架飞机失事,已经可以导致巨大的悲伤;现在,相当于500架飞机同时掉进了太平洋。911的悲剧中死亡人数为3646人;现在,相当于十几个911攻击同时击中中国。

......
[阅读全文]
一个被无数游客写过游记的地方,我就不添重复的描述了。
 
印象深刻的,是这个沙滩:

......
[阅读全文]

 
过了今天,就是鼠年了。

......
[阅读全文]
《圣经》中新约与旧约,如同打开的天和地,一个光明而轻盈,一个黑暗而沉默。《圣经》的教导,也充满光与影般的矛盾。
 
耶稣说,我不是来破坏的。而是来完成的;耶稣说,摩西教导中一个字一个词要更改,也是不能的——但你会发现,他的教导却全然不同于、至少在字面上全然不同于摩西的教导。

......
[阅读全文]

今天下班早,好不容易回家,码了好些字... 电脑死机了!

气死了,算了,改天再写吧,认认真真看太阳对小牛的比赛是正经。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