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去了纽约,跟你聊聊在博物馆看到的画。

激动人心的,是在MoMa(现代博物馆)看到的原画。你知道我最喜欢的画家,第一是梵高,第二是卢梭,这次都看到了。不算多,但也足够令我高兴的了。

......
[阅读全文]
简单的回答是,我怕麻烦。

我本人不是很喜欢“无知者无畏”的风格。看到那么多热心的业余政治评论员那么理直气壮地对自己根本一无所知的东西高谈阔论,我看着是一种痛苦。既然知道自己的痛苦,就不太愿意强迫自己的热心读者也体会这种痛苦。要谈论这些东西,应该有更多的时间研究,然后才好说话的。否则,你的谈论,就只是你的灌输而已。未经思考的灌输,对于追求真理,没有太多的意义。虽然说写下的每一句话不一定都是追求真理的过程,但我实在没有兴趣在已经过多的垃圾中再增加一些垃圾。(我知道“真理”这个词是个大词,说起来显得矫情,但毕竟还是有些东西是我愿意去尊重的,所以也就不太脸红的用了这个词。)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