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了,一些结论本来不应该是问题,令人可悲而且羞愧的是,它们至今仍然保持为问题——不管是在官府还是民间。

大是大非的命题,按照我的理解,比较粗糙地总结如下:

......
[阅读全文]
周五,老板是倒数第二个人离开,问我, 感恩节怎么过。我说,啊,是感恩节啊。这日子过的,除了忙就是忙,都不知道今夕何夕。
于是觉得应该去教会。
到教会,许多见过没有见过的人,听一位林牧师的道。结束的时候,我也站起来,说了一段在贵州时候的故事。

......
[阅读全文]
小额信贷(microfinance or microloan)的概念源远流长,有人甚至将其追溯到德国乡村银行运动或者加拿大魁北克Desjardins信用社运动(就是现在Desjardins集团的前身。它们在东部是很有影响力的大金融公司,在加拿大西部势力较小。很凑巧,我还认识他们集团公司证券子公司在温哥华分公司的经理),不过,通常人们将经济学教授Muhammad Yunus在孟加拉开展的实践与理论视为现代小额信贷运动的起源。Muhammad Yunus教授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算是稍微平衡了一下诺贝尔经济学奖过分注重数理经济学的传统偏向。
因为在贵州的经历,对与扶贫有关的信息不由自主就会注意。小额信贷的原意,是对极端贫困的山区或者农村居民,发放小额信贷,以第三方(例如同一个村庄的亲人或者朋友)担保为条件,兼顾项目的扶贫性质与盈利的经济考虑。不同于扶贫救济款,小额信贷由于给贷款人施加了还款压力,该款项主要被用于生产方面,而扶贫救济很多时候完全被消费掉,成为治标不治本之作。
30多年的实践表明,在第三世界贫穷人口当中,传统上不愿意令自己的担保人丢脸的文化动机有效地降低了小额贷款坏账比率,使得小额贷款降低贫困的努力卓然有效。

......
[阅读全文]
山西揭露出来的悲剧,令人愤慨、悲伤。伟大的中国经济正在按照11%的速度增长,这中间却掩藏了多少人间悲剧。每天,中国都在创造奇迹,都在令世界震惊;每天,对许多生而不幸的人而言,却都是折磨与苦难。
生为中国人,是值得庆幸,因为融入世界的中国正在创造最为丰沛的个人成功机会——即使是你并非出身权贵。在中国展开的个人事业创造大潮,有如美国在淘金年代:大胆、对财富的狂热追求、努力工作就可以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创造出奇迹。
生为中国人,也是悲哀的。我们的社会创造出的那么多个人成功的机会,仍然是按照封建社会的规则被分配。权势阶层轻松写意地就占据了其中不成比例的绝大部分,留下来的,也按照离开权势圈的距离远近来分配;再剩下来的,就按照江湖规矩来争夺了。

......
[阅读全文]
今天比较闲,说说世界杯。
当了20年球迷,又有数据分析的偏好,突然想到,如果按照文化、宗教因素对参加世界杯赛的国家分类,优胜结果有没有一定的规律呢?
从网上得到从1930年至今的世界杯四强队伍名单,然后按照冠军4分、亚军3分、季军2分、殿军1的规则,并考虑参赛队伍数量,每个国家获得的总分如下表所示:

......
[阅读全文]
近日消息称,巴菲特决定向盖兹慈善基金会捐助300多亿美元的巨款,并要求盖兹夫妇在有生之年分配使用完这笔钱。
内心中对巴菲特的尊敬不禁再增加一分。
巴菲特在投资上的业绩与地位不用说了,古往今来,依靠股票投资而累计巨额财富,且不牵涉任何非法运作,巴菲特可称第一人。

......
[阅读全文]
或许是因为世界杯的缘故,想起很多关于拉丁美洲的故事。拉丁美洲有些像中国,动荡不宁而多灾多难。今天想起的是传奇女英雄,奥尔加•贝纳里奥。

还是在复旦的时候读到她的故事。那时刚刚通读了马克思选集,对马克思著作中的理想主义、对人性与异化的关怀以及才气横溢的词藻正心醉不已。所以看到奥尔加的故事愈发激动。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