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加拿大一年了,离开加西博客也一年了。刚回中国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登陆加西博客,就懒了心肠,不太愿意翻墙来写博客——翻墙是不好的。一个好臣民是不应该做政府不喜欢的事情,尤其是,当我们有幸生活在千年盛世、大国崛起之时。埃及、突尼斯是不好比的,他们没有我朝那样睿智贤明的统治,却还敢放开互联网,死得其所哉。
回国的生活很开心,但今天就不谈了,只是向大家问好,并且说:我回来啦!
是因为发现在中国居然又可以登录加西博客了,感谢主,;)

......
[阅读全文]
Google要离开,我要回去。
已经决定,2月初回国发展。去年7月份回国开会,跟国内同行有不少交流,也觉得国内投资管理这块有不少机会。之后陆陆续续都不断有所联系。11月初再次回国,在北京、上海等7个城市转了2个多月,于是就决定要回国发展。
国内的资本市场已经发展到足够规模。虽然仍然十分不规范,投机盛行,但与8年前我离开的时候相比,仍然已经有不少进步,以至于正规的投资管理方法也可以有用武之地了。这是我的基本判断。这当然有可能是错的;我只是希望,它最终是正确的。

......
[阅读全文]
一边工作,一边听音乐。不太喜欢听中文歌曲,就英文吧,也顺便练练听力。
听到这首Molde Canticle,再看附带的注释:


......
[阅读全文]
好久没有更新,抱歉。
时间都花在工作与游玩上。维多利亚的夏天十分惬意,几乎每天都阳光明媚,早晨站在阳台看远处的山与海,从来没有止住过那种惊讶与感恩的感受,就如同第一次那么清晰强烈。
不再惆怅,忙于游玩与工作,工作与游玩。很多时候,工作也是游玩,智力的游玩。想一想我喜欢的桥牌,也是智力游戏之一种。现在的工作,许多时候也是智力游戏。能够把所学用来解决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心情就如同每天都在游玩。

......
[阅读全文]
20年了,一些结论本来不应该是问题,令人可悲而且羞愧的是,它们至今仍然保持为问题——不管是在官府还是民间。

大是大非的命题,按照我的理解,比较粗糙地总结如下:

......
[阅读全文]
上周去了纽约,跟你聊聊在博物馆看到的画。

激动人心的,是在MoMa(现代博物馆)看到的原画。你知道我最喜欢的画家,第一是梵高,第二是卢梭,这次都看到了。不算多,但也足够令我高兴的了。

......
[阅读全文]
最近几个月,这个博客更新很慢。除了工作繁忙之外,也是因为不知道以后应给如何写作。

以前的写作,如同曾经提及的,在很大程度上是自言自语。是在阅读与思考的过程中,对于某个现象有一些理解和认识,就想写下来,算是自己分析思路的一个记录。

......
[阅读全文]

经济学家的声誉,是本轮金融风暴的另一个牺牲品。虽然在此之前对于经济学家的嘲笑已经被编成了无数笑话,这一次,大众的嘲弄心理甚至增加了一丝丝愤怒。

本质上,经济学离开它梦想的科学地位还有很长的距离。经济人研究范式有必要予以更新与修正。

 

 

从中国回来之后一直十分忙碌,没有时间更新。连累一些读者浪费了时间,抱歉。
我们公司的创立人退休,我顺理成章接任CIO。工作职责也从单纯管理股票基金扩大到管理全部投资,包括我们公司的主要产品——TrueBalance平衡基金。着手对以前的投资组合进行大规模调整,许多研究工作要完成,就把自己变得很忙碌。
恰逢股市大幅下跌,愈发紧张。不过到目前为止,我管理的投资组合表现良好,有运气因素,也因为我在风险管理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坚持十分谨慎的姿态。

......
[阅读全文]
回国一次,对中国增加了一些感性认识。
成都,有些令我失望。那些街道和楼宇,似乎陈旧而窄小的,既没有浦东般的耀眼,也少了小时候的亲切。或者说,既没有大都市的绚烂,又不是我熟悉的小城市令人心安的沉静,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不过这样说或许不太公正。回家的几天,基本上天天在家,没有机会出去,成都的新建筑看得很少。
有机会去了一个叫“宽巷子”的地方,给我的印象还不错。那种仿古绝不做作,许多小店颇有味道。在这一角,找回一些老成都的悠然与自信。成都的确不是走马看花应该去的地方,还是在那里生活,更能够体会一些它的好处。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