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公司在与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商谈,可能合作推出一只基金,而设计工作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涉及到的研究很多,加之每到月末月初总有很多工作需要update,就忙得不可开交了。
没有时间写完整的东西,一些想到的point吧:
1)过去30年beta投资与alpha投资分别大行其道,能够被发明的beta、alpha投资工具几乎都已经被发明了,现在,该是engineer of alpha and beta的时候了

......
[阅读全文]
这段时间忙于建设一个模型,希望可以对如何指定基金的风险暴露提供一些定量化分析工具。到昨天,基本完成,结果似乎还不错,与大家分享一下一些结论。
分析框架很简单,是如下的恒等式:
Price = EPS X Price/EPS= EPS X PE

......
[阅读全文]
真是美好的下午。外面刚刚下完雨,窗外的小树娇艳清新,还能看见远处一小角远山。端一杯咖啡,开始看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看的这本《My life as a QUANT》。我不知道Quant的准确翻译,如果勉强翻译为“定量化投资专家”,实在有些过分冗长。从80年代开始,华尔街变得越来越数学化。其实,这也毫不奇怪。投资涉及到根据巨量信息在不确定性环境中做出最佳回报/风险比的决策。当电脑技术足付使用之后,使用更多的数学来帮助信息摄取与处理,就势成必然。刚开始,被华尔街雇用的物理学家们被成为“火箭专家”,因为对于传统的banker而言,这些家伙懂一些他们完全不懂的东西。我刚到我现在工作的公司的时候,我们老板也对别人介绍,说我是“火箭专家”。老天,那玩意是什么,我可是没有丝毫概念。
Long Term Capital引人注目的失败并没有改变这一趋势,反而加速了这一趋势。到现在,华尔街成了传统大学之外雇用物理、数学、经济学博士最多的地方之一。
书写得枯燥,但不乏有趣的细节。好了,我就一边看,一边写些读书笔记吧。

......
[阅读全文]

昨天看到“金融时报”的报道,2005年挣钱最多的基金经理(当然是对冲基金经理)挣到的收入(多到你可能想象不到):15亿美元!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