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相信,我们大家都是资本市场的学生。资本市场足够广阔博大,可改进的地方永不缺乏。虽然在具体决策过程中,投资者必须“唯我独尊”,在战略态度上,却应该保持对做为对手的市场的足够尊重。
如果我们还不是巴菲特、索罗斯,改进投资技艺的唯一途径,是改进自己,是从错误中不断学习。如果投资者能够花费更多的时间反省投资错误,而不是一味沉迷于与市场的恶战,投资成绩会提升很多。
我曾经见过不少投资者,在市场上的经验已经不少,却没有养成定期、系统化反省自己的投资决策以及投资决策背后的投资系统的习惯。这相当于不断交学费,却从不上课。

......
[阅读全文]
UVic的学生们邀请我后天给他们做个讲座,介绍投资管理方面的一些概念与实践。算是CFA Society成员为他们提供的一项义务帮助。昨天也参加了CFA Victoria Society的一个活动,请的一位嘉宾Noreen Harrington女士,从美国来,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Noreen看起来是内向的人,却拥有难以置信的职业生涯。她曾经直接为高盛公司主席工作,也曾经与后来分别担任美国财政部长的鲁宾与Paulson共事;创建Barclay的对冲基金部门;在长程资本(Long Term Capital)公司崩溃的时候,她是对方的交易对手,还赢得了利润。
更重要的经历,当然,是她单枪匹马发起对“market timing”的挑战与控诉。这是互惠基金界前些年著名的丑闻与犯罪,涉及到许多大名鼎鼎的基金公司,主要的对手势力强大,坐拥billion of dollars。结果是“正义战胜了邪恶”,一些罪犯进了监狱,整个基金界也采取了措施,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的可能性。
她提到,支持她的,不是勇气,而是骄傲。说当别人称赞我勇敢的时候,如果他们知道当时我是如何恐惧,大约就不会使用勇气这个词了。是对自己职业生涯与道德戒律的骄傲感,令她挺身而出,不惜冒毁掉整个个人职业生涯的代价。

......
[阅读全文]
 投资哲学:基本上,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简单来说,价值投资者相信,每个资产都有其内在价值;价值投资的关键,在于识别被市场错误定价的投资对象,以50分的价格买下1元的价值,如此,获得的“安全边际”可以有效抵消你可能犯下的错误,长期而言,带给你满意回报。

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市场的有效性并不完整。市场的确有可能犯下错误,识别错误之所在,是投资获得成功的关键。这意味著,他们也知道,市场不是经常犯下错误。要识别市场错误,他们必须建立自己的“比较优势圈”。例如,巴菲特从不投资于科技股,因为那不在他的“比较优势圈”范围内。

......
[阅读全文]
对TuLong兄的质疑,我没有时间多想,就写道那里算哪里吧。
首先,无需质疑我对投资管理的严肃性,就算是我管理是other people's money。这一点其实是不用多说的。管理自己的钱并不必然增加认识的正确性,否则2000万美国个人投资者就不会——做为整体而言——大幅低于市场表现了;其underperform的程度会到令你吃惊的程度:大约获得短期债券的回报,而风险却比大盘高出50%。从对市场认识的深度和正确性角度讲,平均而言,个人投资者并不因为管理自己的资金而优越。
甚至这一点也是没有关系的。在观点之争中,重要的是论据、论证以及结果验证;跟是什么人来说出观点没有任何关系。

......
[阅读全文]
分析师对第三季度上市公司财报普遍表示悲观。按照最新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第三季度比去年同期利润将呈现0.72%的负增长。

(数据来源:Bespoke)

......
[阅读全文]
看到一张描述网上最成功网站状况的“地图”,有些意思,分享一下:

点击看大图

......
[阅读全文]
最近公司在与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商谈,可能合作推出一只基金,而设计工作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涉及到的研究很多,加之每到月末月初总有很多工作需要update,就忙得不可开交了。
没有时间写完整的东西,一些想到的point吧:
1)过去30年beta投资与alpha投资分别大行其道,能够被发明的beta、alpha投资工具几乎都已经被发明了,现在,该是engineer of alpha and beta的时候了

......
[阅读全文]
Bridge兄的这篇评论很有内容,掩在下面可惜了。移上来,给更多朋友看看:

今天看了海影这篇关于对冲的文章,结合近期阅读“When Genius Failed”。有些感想希望和大家分享。作为一个IT工作者,很多金融的概念和工具对我是很陌生的,这些想法更多的可是门外汉的疑惑。希望海影和金融专家们多指正,权当科普教育了吧:

......
[阅读全文]
最近的美国股市乃至全球股市,显然一点都不缺乏波动。上周四,道琼斯指数单天下跌了387点,其他几天也毫不犹豫地上窜下跳。冲击所至,全球其他地方的股市也都掀起血雨腥风。

个股就更加热闹了。一般而言,我的投资组合中的80多只股票当天的涨跌幅很少有超过两位数的,但从上周五到这周五,几乎天天,涨跌幅超过两位数的个股多达5只至10只。有一只股票10天前公布了很好的业绩,周三盘中,低开之后逐波跌落,跌势在收盘前一个小时加速,最大时候跌了15%。而检查消息,却是空白。正在奇怪的时候,半个小时之类,股价直线上升,居然收复了全部失地。周四,却又大跌了超过两位数;周五,又大涨了两位数。

......
[阅读全文]
50多年前,当对冲基金鼻祖Alfred Jones发明对冲基金概念的时候,他大约想不到,他的发明现在已经汇成巨流。更加想不到的大约是,原意是注重风险控制的对冲基金,现在却成了风险投资的代名词。
最近清盘的Bear Stearn旗下的两只对冲基金与10年前不可一世、却最终难逃覆灭命运的Long Term Capital对冲基金一样,所进行的投资,实在跟“对冲”二字没有太大关系。
简单的说,它们的投资策略在本质上,只是简单地做空风险溢水。当年Long Term Capital做多俄罗斯债券而放空美国债券,以为是一种安全的对冲,其实,这样的策略,只不过是在打赌说风险溢水(不同等级债券收益率之差)不会放大。用期权的术语来讲,风险溢水在本质上是债券价格期权的期权金;做多低级别债券的收益曲线,相当于做多安全债券之后再write a put(卖出看跌期权)。正常情况下,你获得了期权金,而到期,这个put价值贬值到零,你的收益被增大了。在此策略的基础之上,再增加做空高等级债券的成分,同时放大杠杆率,如同Long Term Capital做的那样,投资策略的损益曲线就变得极为于近似单纯地write a put。而有过期权交易经验的人大约都知道,这种策略属于高盈利概率、高损失幅度的策略:大多数时候你赢,不过轮到你输的时候,你死。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