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要到温哥华开会。温哥华,呵呵,伤心地。我们岛上阳光灿烂的,不象温哥华,偏有那么多雨水要落下。
会议叫GCFF,Global Chinese Financial Forum,会议组织者是环球财经网。会议网址如下:
http://gcff.chineseworldnet.com/event/en_event_detail.asp?ie=35&ia=1&ied=1

......
[阅读全文]
前端时间还比较轻松,每天可以按时下班,每周打几次球、游泳什么的,日子挺滋润。这段时间,又忙起来了,总加班:(
罪魁祸首之一,自然,是股市。
本来是猜测,至少在一季度,美国股市有望维持一个反弹格局。新政府、不断出台的庞大刺激方案、坏到极处的经济指标的自然反弹、投资者渴望情况好转的心理,等等,应该都足以维持一段时间的反弹。在中国,股市从最低点反弹了50%,似乎印证了投资者情绪的逐渐转暖。

......
[阅读全文]
昨天是春节,似乎现在是对2008年的成功与失误总结的好时机。
下文引致美林首席经济学家David Rosenberg:
“经济学家的预言准吗?回顾历史,我们确实很惭愧。

......
[阅读全文]
下面的文章出自我们公司CEO Brad,不过其中的主题部分是我写的,比较简单地介绍了我对目前动荡市场的看法以及对我管理的基金所做的调整。事实上,我是自8月底才正式接手该平衡基金的管理,然后迅速行动,大手笔卖出了美国、国际等子组合,赶在股市下跌之前,快速降低了风险暴露。不过在另外两位同事管理下的加拿大股票组合部分行动较慢,在本轮加拿大股市崩溃中,没有完全避免损失。即使如此,整体投资组合损失不大,表现尚可称满意。
Incoming
by Brad Simpson & Edward Liu

......
[阅读全文]
去年6月初,基本完成北美股票投资组合的建设,到现在,13个月过去,投资业绩比我自己的期望值更好。



......
[阅读全文]
去年11月初,上证指数正处于6000点高位,中国公司勇夺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最大金融业公司、最大煤炭公司等一些列桂冠。与此同时,加元兑美元汇率上扬到1.07以上。
那个时候,典型的泡沫症状触目可见,正是稳健的投资者应该十分小心的时候。不然,我看到的是,许多投资者、包括专家,如同市场本身一样亢奋。他们寻找理由,为严重所见的泡沫寻找正当理由。上证指数被称为还有10年牛市,加元被称为必将上冲1.25。
当时,我写道:

......
[阅读全文]
投资管理中,重要的一点,是知道何时应该坚持自己的观点,何时放弃。
你不可能没有自己的观点,而市场也不可能随时随地认可你的观点。市场的本性就是波动,而且是充满迷惑性地波动。如果市场一波动,你就放弃自己的观点,只能说明你本来就没有观点。其结果,你只能随时随地跟在市场后面——而慢它一拍。
可是,你也不能永远坚持自己的观点,对市场发出的信号充耳不闻。前些年,当美国股市一路上扬的时候,一些死空头一路看空,损失的不仅是时间,而且是金钱。我不是死多头,也不是死空头。我只是希望将自己的结论建立在牢实的分析之上。

......
[阅读全文]
昨天美国股市大幅反弹,但我的投资组合表现并不好。包括AAPL在内的两只个股大跌超过两位数,另外两只放空个股大涨超过两位数,令我的投资组合表现远逊大盘。Brad在给于我强有力支持的同时,仔细盘问我对未来的看法和我的交易计划,不断提出质疑、反诘。我解释我的通盘考虑,回答质疑,然后说:“我无法肯定我的看法都正确,但它们的确是基于我的最佳判断和理性决策,而不是基于恐惧与担忧”。Brad说:“That's all that I need to know”。
这种巨幅波动的时刻,我相信,许多基金经理像我一样经受压力。市场在发现你的错误并予以最大限度的惩罚方面,向来极为出色。你能够做的,是在犯下第一个错误之后,不让它夺走你的理性与冷静,以至于犯下随后的一系列错误。在投资中,第一个错误从来不是损失最大的错误,而是之后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错误。这个,可以称之为“错误成本递增率”,随着你连续犯下错误,每一个错误的损失比上一个错误成倍增加。
有点儿像拳击。往往,击倒对手的,不是你击出的第一拳。第一拳只是让对手失去防御位置,随后,你的第二拳、第三拳...,才是令对手轰然倒地的打击。面对市场这个可怕的对手,被痛击,并不离奇。重要的是,不要因此失去自己的防御——就是你的理性决策、依据事实与系统来决策的决心。

......
[阅读全文]
随着股市步步下跌,我的电话不断响起来。惊慌失措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寻求帮助。股市阴沉着一张脸,不断发出威胁,而且将威胁诉诸实践。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幸站在了它的对立面,看着红色曲线不断蜿蜒下行,自己的心跳声在寂静的房间中清晰可闻,你可以充分体会什么叫着“恐惧”。
置身事外的时候,或者没有机会体会的时候,嘲笑“恐惧与贪婪”是容易的。面对它,才能感受它那致命的能量。有点儿像古代欧洲两军对垒,手持盾甲的步兵们正眼看着敌人的重骑兵向自己冲锋,盔甲鲜艳,长矛在阳光下闪烁,万马奔腾的马蹄敲击在地面上,不断逼近。你的想像中,很快,自己就会被高速冲来的长矛贯穿;偷眼看同伴,他们的脸色也因为恐惧而泛出难看的青色。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嘲笑“恐惧”。
传说中的英雄们不是没有恐惧,而是一边恐惧着一边去完成自己的职责。我自然不是英雄,但又不想完全臣服于恐惧的要挟,所以呢,我取巧。

......
[阅读全文]
新出台的就业指标令投资者失望,失业率飙升到5%。这个结果到并不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按照模型预测,美国失业率将会持续攀升,到今年第四季度将会冲上6%。石油与黄金价格继续攀升。美国股市,尤其是科技股,大幅下滑,单是今天一天就跌掉了3.8%(纳斯达克指数)。
我的投资组合从做空中获得良好保护,从12月初算起,虽然股市跌幅不浅,我管理的组合维持平盘。更重要的方面,是投资业绩的波动对我的心理已经基本不构成压力。记得刚刚学习投资的时候,总是感到,获利带来的快乐远远不能够抵消亏损带来的挫折与痛苦。后来看行为金融学文章,才知道这是投资者十分普遍的心理现象,也是导致决策失误的重要原因。多年的历练之后,我已经能够超然面对市场波动,升跌由它不由我,不必庸人自扰。顺利的时候,可以祝贺自己一下说“运气不错”;亏损的时候,可以自嘲一下说“市场醉了”。
在这层意义上,市场不再能够伤害我。以前写文章谈过投资的三种境界:赌徒、剑客与农夫。我想我正在体会,视市场如“田园”、农夫式的投资乐趣。或许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但的确,我已经开始感受到,利润是生长出来的,而不是“抢”来的。在我的获利方式中,多了恬淡从容,少了“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豪迈气概。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