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是一个奇怪的国家。比如那个情感情浪漫主义与政治理想主义于一身的文学家、哲学家卢梭。在大学里看他的《忏悔录》的时候,马上联想到小时候看过的郭沫若自传。那种隐藏在率真之中的做戏,是需要一些人生体验才能够看透的。那句名言“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曾经迷倒多少没有认真通读过《社会契约论》的读者。而实际上,卢梭在假设“人民主权”的时候,不仅没有保证一个自由民主的天堂,反而剥夺了人民反抗集权统治的武器。对少数人权利的尊重与保护,是民主之基石;如同过程正义远高于结果正义一样。欧洲大陆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的上百年摇摆,不能不说与法式民主理念的缺失有重大关联。
撒切尔夫人论述欧洲大陆与英美的区别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十分刺伤法国人自尊心的一句话,大意是,在政治理念上,欧洲大陆提出问题,英美提供答案,因为有意义的政治解决方案几乎都出自英美经验主义实践。当她在英国,里根总统在美国,同时而分别掀起保守主义革命的时候,法国仍然深陷在福利国家迷思之中;这一点上,德国在科尔总理任内却没有被拉下太远。
这种理念上的缺失与文化上的自大,令法国付出巨大代价,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在社会上。从中世纪开始就是欧洲强国的法国,其经济近年来是欧洲大陆中表现最差者,甚至不如承担了合并东德成本的德国。

......
[阅读全文]
作者:Melvyn Krauss

一年前,经济发展疲软是欧元区所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但2006年是欧洲发展较快的一年,出口的迅猛增长出人意料地拉动了国内的需求。欧元区最发达的国家德国经历了戏剧性的转折,2006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7%,为2000年以后增长率之冠。

......
[阅读全文]
法国公投失败基本上宣佈了欧洲统一的死刑。一旦失去欧洲统一 对经济一体化的推动力,欧洲经济效率的提高将比预期缓慢。目前欧洲糟糕的经济现状会造成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欧洲的保护主义思潮会加重;另一方面,要求对经济推进更加激进改革的压力也会大增。

先来看保护主义。欧洲(包括美国)浓厚的保护主义情绪其实不难理解。90年代以来,世界经济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美贸易顺差的分佈,準确地反映了这种变化。1987年,日本占美国贸易顺差的35.7%,中国占1.7%;现在中国占24.4%,是最大的对美贸易顺差国;日本仅占11.6%。除了日本之外,包括亚洲四小龙、东盟各国在内的其他东亚国家,占美国外贸逆差也大幅下降,从24.5%降低到12.6%。欧洲的比例基本维持不变。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