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有4个相当重要的经济指标发布。
首先来看看两个通货膨胀率指标。昨天发布的6月份生产物价指数比预计要差。


......
[阅读全文]
货币供应量的称呼是误导的;称为货币流通量更加恰当一些。而货币流通量,在我的经济学理解里面,是内生而非外生的。是现代金融体系创生信用与流动性的过程与能力决定了货币数量的多少,而不是美联储的公开市场操作——跟6%的巨量比起来,美联储的净操作量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在经济学101里面已经提及的货币创造过程如果稍加钻研,就可以发现,随着金融创新的飞速发展,货币与信用的界限已经模糊。货币、存款、存托凭证、债券、证券化债权、股票以及各类衍生产品,实际上都可以完成传统上由货币来完成的价值中介功能。与金本位货币制度下货币数量由外在的黄金数量来决定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只不过人们对上千年来的黄金制度仍然过分熟悉而视之为理所当然,忽视了货币之超越实物而回归其价值中介本身的经济学意义。货币,并不是非要是某种商品才可以成为货币的。黄金因其稀有和稳定而被人类暂时借来充当货币,而现在,它的货币功能已经终结。
黄金专家们大多数不是合格的经济学家;他们对此的理解能力停留在1972年之前——或者永远停留在梦想状态。

......
[阅读全文]
今天公布了两个重要的经济数据,一个是我十分重视的工业生产指标,另一个是CPI,加上昨天公布的PPI指标,似乎描画出比预期更弱的美国经济。

按照预期,本月工业生产应该增长0.2%,因为此前的一系列经济指标似乎都显示美国工业界情绪乐观,例如全国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表现良好。但实际公布的数据是0增长。不仅如此,在最新报告中,4月份的数据也从首次公布时的增长0.7%调整为增长0.4%;如此,年度增长速度继续其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的下行趋势,至本月降低到1.5%左右。

......
[阅读全文]
周末在回Victoria的ferry上随手翻看Business Week的文章。Business Week是我常年都订阅的杂志。它的优点是及时,信息量比较大,关注许多个别公司的进展,比较中立,也时常注意推出重点问题讨论专题,算是不错的杂志。其中的宏观经济专栏是我必看的。基本上,它会在数据基础之上讨论美国宏观经济可能的变化,总体水准不错。不过,最近几个月,这个专栏的基调比较偏乐观,是我不太同意的。
但这一期文章,专栏注意到了一个重要方面,就是美国商业开支出现的明显弱势,并据此调整了其乐观态度。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几个月之前已经重点提及,但似乎在主流经济学家中间仍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乐观派更多地看到消费开支以及就业率的良好数据,而悲观派更多地探讨房地产方面的问题。对我而言,这两个方面都不是重点。前者的问题是这些指标是滞后的因变量指标,后者的问题在于,房地产只是国民经济的一个较小的组成部分,不足以影响全局。
但商业开支不同。大约10年前,我曾经构建了自己的一整套经济学,从微观到宏观。其重要特点在于采取结构化与动态化的观点处理经济学问题,而放弃了传统经济学中使用的均衡范式。从这套经济学理论出发,近年来我建立了自反馈动态向量回归模型,用以观察与预测美国宏观经济表现。在我的理论理解中,商业开支是经济长期增长与短期波动背后的最为重要的驱动力量,是联接微观与宏观的关键变量。而数据已经明确指出,商业开支出现了转折下滑的趋势。美国商业界在一切条件都支持其大手投资的环境中却顽固地拒绝花钱,表明1)没有来自竞争者的压力让他们有不进取就灭亡的恐惧2)没有来自技术革命的诱惑让他们敢于豪赌一把以建立自己稳固的优势。既缺乏恐惧又缺乏贪婪,只能表明,美国经济体中提供的可供利用的低风险投资机会太少。——这是在一轮经济周期末端出现的最可靠的征兆。

......
[阅读全文]
今天公布的两个经济指标再次指出,美国经济可能正在转弱。
首先一个指标是零售。


......
[阅读全文]
今天公布了两个重要的经济数据,PPI以及工业生产。
PPI(生产物价指数)总体水平比上个月下滑了1.3%,但核心水平却上扬了0.6%。总体水平的大幅下滑,导致年度涨幅急剧下滑到接近0的水平。


......
[阅读全文]

上周,新公布了美国第二季度国民生产总值(GDP)数据。周五公布的数据称,第二季度GDP增长了2.5%。这一数字,不仅大大低于第一季度的5.6%,也远低于经济学家此前平均预测的3.2%。


......
[阅读全文]
今天的大幅飙升有些奇怪的地方。
消息面十分平静,个股财报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一个算不上重量级的收购消息。是什么原因在驱动市场取得如此巨大的反弹呢?
我在寻找原因。

......
[阅读全文]
今天公布的生产物价指数(PPI)涨幅低于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期。

(数据来源:Econoday)

......
[阅读全文]
今天发表的宏观经济数据颇多,其中许多印证了我们的看法。
首先,进口价格出现了下跌,出乎经济学家意料之外。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