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07

Permalink 04:31:08, 分类: default

学校里面挖地道。(10岁)

一九六八年,10岁,四年级。 (驴口号:读万卷书、走万里路、阅万位人、吃万国饭、经万件事、唱万支曲、探万颗心、知万类学。)
这一年广播里天天喊着“准备打仗”的口号,准备大打、早打、打核大战。家家户户要挖“防空洞”,我家院子西南角的空地,也挖了个非常简陋的“防空洞”。就是挖一个浅坑,上面搭几根木头,再蒙上几片破麻袋,根本什么也防不了。街道组织放空演习,我们几个小孩子躲进洞子里打闹。我奶奶坐着马扎,在大门口瞭望。
我父母在“王串场的家”也挖了“防空洞”,洞子还深点儿。没挖完就报废了。

......
[阅读全文]

18-06-05

Permalink 01:50:42, 分类: default

首“票儿”京剧。(一九六七年、9岁、三年级。)

一九六七年。 小学三年级了, 学习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经常是去“抄大字报”,然后再编辑一下,抄在大字报纸上贴到学校的墙上去。我们几个班委会的学生,四处去找新的“大字报”。记得有一次跑到了“二五四医院”外面。抄那围墙上的大字报。大字报有好几层,是两派造反队互相贴的。
我们就找那些“打到刘少奇、保卫毛主席”的段落去抄。唉,珍贵的少年时光,就抄了这些“狗屎”。就凭着这些狗屎,老师还总表扬我们呢。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49:50, 分类: default

罢课闹革命。(一九六六年、8岁、二年级。)

一九六六年, 只学习了一年的文化知识,驴总还没过瘾呢,就文革了。二年级的一天,学校说要停课,要开展“轰轰烈烈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这些小屁孩儿都回家了。
家里的气氛也紧张了。奶奶家和院子里三个奶奶家,都要破四旧,把所有的瓷器都砸了!还要叫来胡同的“代表”看着砸。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知道心疼。姑姑抱起那个最大的“掸瓶”往墙根儿下一摔,那声“哗啦”!至今嵌入了我的灵魂!但是我当时只是想,好不影儿的,砸东西干嘛?我还藏起来了一对儿小瓷瓶子,后来小瓶子又摆回四奶奶家的桌子上。
我家在1949建政前,生活其实挺困难的。爷爷一直没有正经的营生,全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在饥饿边缘过活。刚建政,填报出身时,本应该填“城市贫民”。不知道是爱面子,还是不重视,填了个“小摊贩”。到了文革,这个“出身”可崴了,又有几间房产,成了剥削阶级。文革时候的批斗、抄家随意性很强,就是胡来,所有人都恐惧、人人自危。

......
[阅读全文]

18-06-03

Permalink 18:06:42, 分类: default

学霸登场。(一九六五年、7岁、一年级。)

一九六五年。 今年该上学了,自幼求知欲旺盛的驴总,开启了人生的学霸阶段。我祖父是私塾先生,我九姑(大排行)学习好,是“师范学校”毕业生。那可比今天的博士生比例都少啊。
她在“河北区堤头后街小学”任教,的数学老师。九姑业务非常好,后来评上“高级教师”一直教“毕业班”。我上小学时,她刚毕业不久,对我的学习要求极高。好嘛,这点教师的学问都先在我身上试试了。
九姑因为我写作业不好,有一次把我“呲儿”哭了。我都是流出很多的眼泪,坚持写好。这些事情我都忘了,根本不记得,是我老姑后来告诉我的。我印象中,我的学业一直很轻松,没有什么难住我的。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32:20, 分类: default

初当建筑小工子。(一九六四)

一九六四年。 1963年大水泡了天津城。我家的老宅被水一泡就要塌了。我家房子是典型的“三级跳坑”,屋里地面比院子地面低,院子地面比胡同地面低,胡同地面比大街地面低。一下大雨就“淘水”啊,我记得我还淘过几下呢。
这两年的雨水特别大,一次在大暴雨的时候,我奶奶披着雨衣去找我爸爸。和我父亲说,一定要翻盖房子,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把奶奶和我砸在屋子里了。
我奶奶当时只有两个儿子了。建国初期,我大爷18岁就支援北京去了。后来娶妻生子,天津家奶奶的事情都是父亲操办了。

......
[阅读全文]

18-06-01

Permalink 17:50:31, 分类: default

新生壮劳力登场。(一九六三)

一九六三年。
天津发大水,父亲在工厂是积极分子,率先去郊区抗洪。我记得那时候父母住在“王串场工人新村”的平房。地址的:24段1排43号。邻居是“安爷爷、安奶奶”一家。院子有十来户人家,都是“天津纺织机厂”的职工。记得有一家叫“武玉璞”,是人民代表。还有一家姓丁,很多孩子。他家的大儿子叫“大三”。


......
[阅读全文]

18-05-30

Permalink 18:27:11, 分类: default

第一张旅游照片。(一九六二)

         1962年夏天,父亲带我去天津“北宁公园”游园,但是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去玩了。北宁公园是离我家最近的公园,离父母的工作单位更近。
我一直在奶奶家生活,只有在父母公休才和他们在一起。父亲年轻时很活跃,是文艺青年的范儿。父亲喜欢唱戏、划船、滑冰。他有花样的滑冰鞋,我后来学的是速度滑冰。
           我小时候肯定去过不少次“北宁公园”,可是留下的照片不多。这一张是很珍贵的,应该是有爸爸的同事一起去,在河岸上拍的。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22:43, 分类: default

三岁兼祧两房。(一九六一)

      一九六一年 。
          吃不饱的时间不是很长。生活恢复后的祖父,依旧享受着生活。祖父每天都要去“澡堂子”烫热水澡,这是生活好的象征。可是祖父体态较胖,应该有血压高。可当时的人,健康知识少,不懂体胖的危险。


......
[阅读全文]

18-05-29

Permalink 21:22:29, 分类: default

“节粮度荒”没挨饿。(一九六零)

             一九六零年。            到了一九六零年“节粮度荒”开始了。家里挨饿最厉害的是我父亲和大姑,她俩的腿都浮肿了。大姑在市里的机关工作,是党员。当时虽然有钱,但是“粮票”不够用啊。
             我父亲从1953年开始,在天津“纺织机械厂”的“龙门刨小组”工作,比较累。龙门刨在当时是先进设备,只有大工厂才有。小组有12个人,包括一位老师傅。父亲的刨床技术很好,他有初中一年级的文化。
          父亲应该上初二的时候,家里交不起学费了,老师到家里来了两趟劝说。老师认为父亲学习很好,也爱学,辍学太可惜了!我奶奶听后,把说上唯一的金戒指摘下来,要去卖。我父亲哪里肯啊!坚决不让卖戒指。

......
[阅读全文]

18-05-28

Permalink 06:04:54, 分类: default

张三爷家“大孙子”。(一九五九)

                一九五九年。           自从我出生和接下来的三年,我家是很兴旺、很快乐的。祖父和两位大伯及父亲、母亲都上班挣工资。我得到了很多的爱!我当时还不记事,所写的都是听大人说的。
          他们说是我大伯父和父亲都喝过我的“童子尿”。现在想来这个情景,还很不好意思。一次大伯父扛着我,我在他脖子上就尿开了。他不让别人抱我,说是怕我尿不痛快,憋回去不好。你看看,这大伯父啊,多么疼孩子。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