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纬路、金刚花园。天津209.(2019.3.19.)

19-03-23

Permalink 23:49:46, 分类: default

地纬路、金刚花园。天津209.(2019.3.19.)

2019.3.19.今天下午找老朋友办完了事,心里挺高兴。骑车到了河北区的地纬路,进去转转。旅总自幼久居河北区小王庄,对这一带极为熟悉。
1902年天津成为直隶省省会后,开始进行城市建设。在老城区和租界地之外的“河北新区”,迅猛的开发建设。以中央大道:大经路(今中山路)为中心,南起金钢桥,北至北站,西至新开河,东到金钟河大街的大片地区,形成了由几十条道路组成的经纬分明、整齐划一的道路网。
中山路北侧东西道路,按照《千字文》排序,以“纬”字为名。《千字文》是四字一句,对偶押韵,便于记诵,后来用为学童启蒙读本。
其开头几句云:“天地玄皇,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律吕调阳,玉出昆冈。金生丽水,鳞潜羽翔。”例如:天纬路、地纬路、元纬路、黄纬路、宇纬路、宙纬路、日纬路、月纬路、辰纬路、宿纬路、律纬路、吕纬路、调纬路、阳纬路、昆纬路、冈纬路、金纬路、翔纬路等。这种系列命名,至今在全国颇具影响。
这条地纬路最知名的是“天津美术学院”。30年前,刚开始下海的时候,请这里的老师画图,几千元一张,真是“割肉”般的疼啊!
在15年前,旅总生意兴隆,通过一名美院副院长,办了一个学生入学。哈哈,也走后面啊!托我办事的朋友,今天是在任的副局长,也有6、7年没有见面了。旅总有自知之明,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去麻烦人的。
时光如梭,中山路一带市容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前几年,地纬路建起了步行街,多次路过都没有进去走走。今天心情极好,从路的南口进入,信步闲庭,嘻嘻,遛遛。
地纬路始建于1903年,全长约280米,系清末推行新政,开辟河北新区,与大经路(今中山路)同期所建。
如今改造了环境确实好,可再怎么弄,也是假古董啊。
街口东墙有路名来历的介绍。
街口西墙宣传栏上,介绍改造地纬路的规划。
地纬路历史文化底蕴丰厚,南侧的天津美术学院,前身为1904年创办的北洋女子公学,1906年改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首任校长为24岁的女教育家和诗人吕碧城;该校附属的蒙养院,是中国第一个近代学术团体“中国地学会”的诞生地;北侧有天津工艺美术学院,西口外为天津唯一的十方丛林大悲院的所在地。
路的主题雕塑是“李叔同塑像”。
地纬路原来是窄窄的,较为破烂的小街。拓宽后,原来美院的大门不见了。
记得进门的地方有个塑像,坐在椅子上的是个大家,可惜名字忘了。哈哈。
马路变宽了,暴露出来美院的”后红楼“,是个老建筑。
新建了酒楼,也来”蹭文物“的热度。
步行街北口的门楼。
地纬路很短,北口对面是个有小凉亭的小街景。
也就半个小时,溜达完了小街,回到了南口。
出了地纬路往右拐,便道上的雕塑成了“小便池”,发着骚味。
美术学院的博物馆,应该向社会开放。
再往前走,就到了金钢桥下的“金刚花园了。
老天津人常说:“九河下稍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
其三道浮桥中的一座,叫“窑洼浮桥”,也就是今天金钢桥的前身。
光绪二十一年(1895)在此建海防公所,后改建为慈禧位津阅兵行宫,未使用。
光绪十八年年(1892年),金钢公园的位置曾是第七所淮军昭忠祠。
1895年又修建了天津淮军海防公所。
淮军是晚晴重臣李鸿章招募的一支军队,也是中国近代军队的前身,是清朝的主要国防力量。
光绪二十八年(1902),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为推行新政、开发河北新区,将直隶总督衙门迁设与此。后为直隶省政府、河北省政府驻地,1937年7月被侵华日军炸成废墟。
公园西侧凉亭。
海防公所里为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修建了行宫,是准备迎接他们过来检阅的。光绪二十四年六月(1898),戊戌政变爆发。光绪皇帝被软禁在中南海瀛台,成了“囚徒天子”。阅兵的事也就无从谈起了。
光绪二十八年(1902),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为推行新政、开发河北新区,将直隶总督衙门迁设与此。后为直隶省政府、河北省政府驻地。
当时的袁公把位于窑洼浮桥(金刚桥前身)北端的“天津行宫”作为了直隶总督衙门。
自此直隶总督大多数时间都驻在天津,只有冬天外贸淡季,才回到原来保定衙门。
1937年7月被侵华日军将这一带炸成废墟。
直到1949年建政后,在废墟上重新修建了金钢公园。
2009年5月公园大规模改造,采用了园林植物与假山、水体景石巧妙搭配的手法,充分体现了现代简约,大气稳重的中式山水园林。在不破坏内部整体格局的基础上,合理地进行提升改造,完善了主景区、健身运动广场、假山喷泉和文化长廊四大区域,新建了生态木广场和文化长廊,基本上达到一步一景的要求。
中心的凉亭里有写生的学生。
最最可惜的是”金刚桥“的被拆。这组金钢桥模型是用当年老金钢桥拆下来的材料做成的。
怀旧和痛心文物的朋友,只能在此凭吊了。
出了公园,走上金刚桥。海河两岸的建筑还算可以吧。
下了桥,赶紧回家吧。群里的战友们都等急了吧?
旅总回家就参战啊。嘿嘿,几位群友啊,见面就问:”旅总跑哪儿去啦?“旅总啊,刚刚打了一场美元的战役,今年的额度告一段落了。哈哈,高兴。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