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06

Permalink 00:50:47, 分类: default

哭泣的课堂

哭泣的课堂
文/宋昱慧
北方的五月雨还带着满满的寒意,带着满满寒意的五月雨在窗外哗哗地下个不停,像瀑布一样紧紧地贴着玻璃窗,形成一道厚厚的雨幕,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甄婉梅的视线,让她看不透雨幕后浓浓的黑暗。很响的雨声像淘气的孩子在安静的室内肆意地奔腾跳跃,毫不顾忌地冲撞着甄婉梅的耳骨和心脏,让他八岁的儿子欧阳玉麟均匀的呼吸声变得非常地微弱,甚至是若有若无。甄婉梅急忙拉上厚厚的落地窗帘,试图把暴雨声隔在玻璃窗之外。

......
[阅读全文]

18-06-01

Permalink 23:50:15, 分类: default

甜蜜的利用

甜蜜的利用
文/宋昱慧
咖啡馆里昏暗的灯光在轻柔舒缓的音乐里像极了夏季午后烈日下慵懒的柳枝毫无生气地低垂着,让坐在角落里的柳欣欣提不起一点精神。柳欣欣对于通过相亲这种方式把自己嫁出去这样的事情,早就不存一点儿的希望,柳欣欣对人生也不抱什么希望。希望是多么奢侈的事情,是权贵和富豪以及美女们的事情。这个世界人们看到的往往是表面的风光,没有人去顾及风光背后的肮脏和罪恶。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追逐表面的风光,可是,柳欣欣连追逐的资本都没有。

......
[阅读全文]

18-05-30

Permalink 22:16:38, 分类: default

单身妈妈

单身妈妈
文/宋昱慧
幽暗的街灯照在冰雪覆盖的街面上,反射出冷冷的光,连同天上稀稀疏疏冷眼一样的星星,让这寒冷的冬夜更加寒冷。伊莲孤单地走在大街上,街灯像恶毒的巫婆把她消瘦的身影肆意地拉长,又戏谑地压短,就如同一只拨弄命运的手拖曳着疲惫的伊莲走在幽深的暗巷,不知道哪里是尽头,更不知道尽头之后会出现什么。一切都是茫然和未知的。伊莲想加快脚步,她八岁的儿子还一个人呆在这寒冷冬夜的家里,她必须快点回去。可是两条腿像被挂上了沉重的铅袋,每挪动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商场里站了十个小时,她的身子简直是一滩烂泥,没有一丝力气,真想瘫在床上睡一觉,哪怕是倒在这寒冷冬夜的大街上睡一觉,都是令人心醉的幸福。可是,她不能,也不敢,她有儿子!伊莲勉强地加快脚步,僵硬的鞋底撞击着僵硬的路面,发出难听的僵硬的咔、咔声,在僵硬的空气里僵硬地回荡。

......
[阅读全文]

18-05-28

Permalink 16:17:48, 分类: default

松花江绝恋

松花江绝恋
文/宋昱慧
八十五岁的张金贵是真的不行了,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足足昏迷了三天,出气多,进气少,连最权威的胡半仙都说是不中用了。儿女们准备好了寿衣,轮流守在床前,不敢离开。

......
[阅读全文]

18-05-26

Permalink 22:06:58, 分类: default

彩礼

彩 礼
文/宋昱慧
昏黄的灯光打在赵富老汉满脸沟壑纵横的脸上,像在古老的树皮上涂了猪油,坑坑坎坎地泛着幽暗的光。房间不大,赵富盘膝坐在地炕上,嘴里不停地吐出刺鼻的烟雾撞击着已经醺黄的墙壁,发出沉闷的呻吟声,犹如荒野里渺渺的叹息。墙角里蜷缩着赵富正被风湿痛折磨得七荤八素的妻子,时不时地可以听到她牙齿摩擦发出的凄厉的声音。赵富看着对面像斗败的野狗一样垂头丧气,一副生无可恋、死无可畏的儿子赵鹏飞,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被锋利的锥子用力地刺了无数次,淌出的血都汇成了看不见的滚滚江河。赵富又瞟了一眼趾高气扬、咄咄逼人得像皇帝一样高高在上,大有予取予夺气概的媒人刘铁嘴,脸上的皱纹仿佛瞬间又被倔强的老牛狠狠地深耕了一遍,更加地沟壑分明。赵富感到自己被数不清的野狼逼到了角落,想呐喊,却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感到恐惧,是一个人对沉重的负担本能的恐惧。

......
[阅读全文]

18-05-23

Permalink 22:08:37, 分类: default

代价

代 价
文/宋昱慧
飞机的引擎轰鸣着,把穆晓曦带上了万米高空,也带离了下面这一大片山川壮丽,有着古老的文明,生她、养她,让她魂牵梦萦,并且在未来的岁月里会更加情牵梦系,但是却偏偏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她——她生活了整整二十八年的国土。穆晓曦想到这里有些沮丧,轻轻地叹了口气,幽幽地、渺渺地,仿佛从远古飘来的一片落叶,带着数不清的沧桑和无奈,这和她的年龄实在不相称。离开学校仅仅五年,她似乎经历了五百年的炼狱煎熬。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很冷,即使已经离开了这片让她经历了五百年炼狱的国土,她依然会不自觉地感到寒冷。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是无论怎样都不能从记忆里抠出去的。人,除非失去记忆,不然是没有选择性记忆的权利的,这也许是做人的悲哀吧。机舱里很安静,偶尔有几声有意压低声音的窃窃私语。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50:21, 分类: default

补课

补 课
文/宋昱慧
今年的冬天出奇地冷,冷得出奇,是吉林市近些年来最冷的冬天,没有南方的大雪,只是狠辣辣地冷,仇视一切、毁灭众生般地冷得让人发抖,冷得让人心寒,冷得让人心慌,甚至于冷得让人生无可恋,尤其是对于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需要在寒冷中卖水果讨生活的人。韩雪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就算是不冷,韩雪的心也从来没有温暖过,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这样。生活的重负让他不相信生活里还有温暖这样美好的事情。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