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09

Permalink 00:20:39, 分类: default

也谈口号
文/宋昱慧
闲来无事,为了让自己可以更加长久地写出文字的缘故,总会到风景优美的广场走走,算是锻炼自己不怎么强壮的身体,以便安慰并且有些侥幸地期待可以让自己因之而维持实在是不怎么强壮的身体可以强壮。然而,一贯以自虐到自讨苦吃著称的我却总是会在优美的风景里发现可以大煞风景的风景,使这样可以变得强壮的期待变得无比缥缈起来。这就未免更加惊诧自己自讨苦吃地自虐的本性难改到无改可改。此处无语也兼无奈!
既然本性难改到改无可改,就还是说大煞风景的风景吧。我居然在风景优美的广场一侧非常赫然而突兀地看到治安岗亭,那蓝白色的外观和看上去非常威严的警徽标志是如此地醒目,如此地格格不入,如此地招摇而抢眼,以至于我根本无法忽视。当然,这绝对算不得大煞风景!我是良好国民,是绝对不会为了休闲广场里设置治安岗亭这样的事情觉得有煞风景!虽然,这里的雕塑、喷泉、绿植、花廊、休闲椅、曲曲弯弯的方砖甬路以及广场舞大妈们震天的音乐和花花绿绿的扭摆身姿、推着婴儿车的男男女女、拄着拐杖的耄耋老者、流连在这里打工的外乡人,关键是在微信支付快捷便利地无情淘汰了钱包这样的随身物品和让人心动的钞票的时候,这里再怎么看都不是实施犯罪和引起犯罪欲望的理想场所。但是,我还是非常善意地把这样的警亭归到可以是构成优美风景的风景。用来保护休闲的市民们可以放心地悠闲,总是值得赞美!完全值得赞美!我是诚心地赞美!我赞美一切正义和善意的行为。
如果风景仅仅若此,可以绝对算是和谐完美,无可挑剔、毫无瑕疵。然而,我说过我最讨厌的词就是“然而”,然而,我常常又不得不高频率地用到“然而”,这很无奈、很无助、很悲伤。然而,还得用到然而,我看见治安岗亭的LED灯上不停地闪烁的醒目的红色口号“有黑除黑,无黑扫恶,无恶治乱”!瞬间被雷到石化!
我不得不说,我们的国人很爱喊口号,非常热衷于喊口号,极其高调地喊口号,肆无忌惮地喊口号,旁若无人地喊口号,不分时间、地点、环境地喊口号,仿佛只要是喊了口号,就算完美地执行和完成了政治任务一般,可以彰显成果,或者壮大声势和声威。
只是这十二个字的口号实在是有些让人不知所云到云里雾里地莫名其妙。不禁要问:是有黑,还是无黑?是有恶,还是无恶?是有乱,还是无乱?是什么样的黑?什么样的恶?什么样的乱?怎么除的?这么扫的?怎么治的?结果如何?“乱”是一定有的意思!那是什么样的“乱”?“乱”到什么样的程度?有怎么样的隐患和危险?是政治上的?是思想上的?是文化领域的?是教育领域的?是上层社会的?是底层民众的?是官?还是匪?是……我迅速逃走!深怪自己自虐到自讨苦吃的本性是如此地濒危到病入膏肓,不可救药!此处无语,更兼无奈!
然而更无语兼无奈的是我不怎么灵光的大脑里蓦然间闪现出更加雷人到无语兼无奈的口号:某学校大门上的LED灯滚动的“某某老师被评为年度师德标兵”、某银行巨大门廊顶端的“非法集资,政府不负责,法律不保护”、农村临路民房墙壁上的“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松花江护江大堤上的“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师德是一生的修行,什么时候变成“年度”的?非法集资,政府确实没有负责的义务,法律可以“不保护”集资者,然而“被骗者”呢?法律的作用是什么?仅仅是“不保护”就可以起到震慑罪犯了吗?!就可以体现公平、公正了吗?!无数家庭确实是非常积极踊跃地响应号召只生“一个”,可是政府养老了吗?几千万的失独家庭老人是怎么度过无依无靠的老年凄凉晚景的?被沉重的负担压迫下的独生子女是怎么样承担多个老人的养老问题的?啃老族们是怎么样心安理得地“啃”本该需要养老的老人,并让他们变得无老可养的?那些能抓住耗子的黑猫和白猫是怎么样积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积累了巨大的民愤和民怨的?这些非常有本事的黑猫和白猫是怎么样肆无忌惮地掏空了国有资产和资源,并且像耗子一样把巨额财富转移到国外的?
算了!我脊背发凉,手指冰冷,浑身觳觫,还是不要自讨苦吃到甘心自虐地推敲下去,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经不起时间推敲的。于是,我果断地决心改到这样甘心自虐地自讨苦吃的毛病!并且十分果断地逃离了这风景优美的广场,在黄昏的余光里,快步逃离,决不回头。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