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关系学

18-07-06

Permalink 17:52:17, 分类: default

可怕的关系学

可怕的关系学
文/宋昱慧


人类历史上最复杂、最难参透的学问不是物理学,不是化学,不是生物医药学,甚至不是太空飞行、天体星系,而是关系学。关系学理所当然地摘得此项殊荣的桂冠是因为其强大的网络覆盖性和不能计算的超级能量,以及无法扑捉却能够翻云覆雨的魅力。关系学是无法形成文字和系统学科的,只能默会,却不能搬上台面研究传授,是典型的默会知识。因为所谓的学者和君子们是决计不屑于谈关系的,不过却总是能够不露痕迹地运用关系,所以很多文史类的资料和著作无不在文字的夹缝里透着关系学的精髓。关系学不能入流,却实实在在称得上是主流学科;不能传承衣钵体系,却实实在在贯穿整个人类历史;不能成为人类堂而皇之修研的对象,却实实在在自成体系并且博大精深。尤其是中国人,其他学问可能是稀松平常,但是,关系学绝对都是堪称精通。尤其是那些能够春风得意的人,都是关系学中的佼佼者,更是精通得登峰造极,堪称高手中的高高手。在中国,官场是讲究关系的,商场是讲究关系的,职场是讲究关系的,名利场更是要讲究关系的,连做学问也是要讲究关系的,没有关系的中国人简直是寸步难行!所以中国人都拼命地研究关系,寻找关系,运用关系,依赖关系!不得不说,关系主宰着中国人的人生和命运。能够被关系主宰的人生和命运,总不能说成是自己的人生和命运,所以,中国人穷其一生都生活在被别人主宰的人生和命运之中。
在中国,关系无孔不入地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里,看似没有形迹,却无处不在,万缕千丝,剪不断,理还乱,错综复杂,又具有无法估量的能量和鬼魅之术,让人不自觉地陷入其中而挣脱不得,就如同撞上蜘蛛网的蚊子一样,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关系网尽天下芸芸众生,使人深恶痛绝,又不得不趋之若鹜;无法摆脱,也不想摆脱,更不能摆脱;不肯俯就,又不得不俯就。任你是铮铮铁骨的硬汉,只要还在社会的势力范围之内,就会不得不向关系低头、折腰、潘鬓、膜拜。除非你甘愿一辈子穷困潦倒,并以这样的穷困潦倒标榜和自居,就像是伯夷和叔齐,介子推隐居之后也算作一个。这样的不食人间烟火,宁愿饿死和烧死也不容于社会的人,是什么样的网都会漏掉。
关系,因为主体对象不同,其范围和网络对象也不同,而且随时随地处在变化之中。这样的变化似乎是有些杂乱无章,外人仿佛是没有确定的时间、地点、事件可以追索。但是,当事人——也只有当事人,却又能够切实地感知关系的渐进演变的历程。比如:恋爱关系、情人关系、伙伴关系、合作关系、雇佣关系、主仆关系、附庸关系……关系不是恒久的,是在不断地变化当中,在不断地产生或者消亡,在不断地加厚或者淡薄。随着人的年龄、地位、职业、荣辱、兴衰、权势、财富的变化而不断地变化。也有很多关系却并不因为人的死亡而消亡,就像遗产一样被子孙继承或者牵连下去,受到关系的荫庇或者祸害,这也可以算是关系的一大特色。尤其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亲缘关系和政治上的伙伴关系、经济上的合作关系受到的波及和牵连是十分巨大和强烈的,甚至于是毁灭性的,比如说政治斗争中的株连、灭族。看来这“关系”也不是可以随便就“拉”,一招不慎是要掉脑袋的。难怪历朝历代的官场上混饭吃的人都练就一种墙头草的功夫,不过为自保罢了,想来也真是可怜得可以。即便如此,中国人依然信奉并且膜拜这样的关系,并且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广泛地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甘愿做关系的奴隶和傀儡。时至今日,更是把关系演绎和发挥到了新的极致。
血缘关系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因为血缘关系而遭到灭族或者牵连的人似乎最是有些冤枉,这完全是身不由己的事情。这样的惨剧简直是对看似纯洁的血缘关系的凌辱和践踏,甚至是对亲情的一种变相的羞辱与蔑视,让那些出身在皇族、权贵和文化名流(中国的统治者们历来是很有兴文字狱的雅兴的)之家的子孙未免活得提心吊胆。其实,以人性的卑劣和残忍的一面,让就算是温暖的血亲关系一旦遇到利益的碰撞和冲突——尤其是皇族或者有财势的家族的利益碰撞和冲突,也同样会变得异常的残酷而冰冷,并且似乎更猛烈,更具有超强杀伤力和破坏力。亲缘关系在利益的驱使下一旦蜕变成冰冷的魔鬼会更加残忍,更让人无法忍受,更加悲痛欲绝,更加生不如死,更会让人心灰意冷而生出绝望,也或者可能绝地反击。这样的反击往往是爆发力更强、更猛、更冷酷、更残忍。偏偏是这样的情节总是被历代的文人所钟爱,成为小说和电视的宠儿,用这样的血腥味十足的桥段来赚读者和观众的眼泪与义愤的同时,也为自己赚足了声望和银子。看来,人的潜意识里是喜欢这样用人间悲剧来刺激自己的麻木神经,当然,也可能是想用这样的人间悲剧来为自己糟糕的生活找到些许幸福感。
政治关系是最最具有危险性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牵连甚广。荣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损则“株连九族,祸及子孙”,就像《红楼梦》里的宁荣二府一样,撇不清关系。都说“君子不党”,然而政客们是决计称不上君子,君子也决计不能成为出色的政客,政客如果“不党”,恐怕也是没法继续做政客。所以,政治上的牵连总是难免。翻开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因为政治关系而受到牵连的人车载斗量到不可胜数。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前赴后继地、心甘情愿地主动投入到这样的危险关系当中。可见,权力的诱惑力之大,大到让许许多多的人明明知道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尤其是现在的中国,官场上的关系网更加的错综复杂,似有形,却又看似无形,却是十分之牢固,并且实实在在地左右中国的政局和未来,也让中国的所有的所谓改革举步维艰,甚至是虎头蛇尾到不了了之。这让人深恶痛绝的官场关系,实实在在地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最大障碍,更是中国老百姓生活艰难的痛苦根源,更是中国社会不公平的根本原因。
嫌贫爱富、趋炎附势是关系最典型的特点之一。得意时,门前络绎车马喧,夜夜笙歌灯如昼;失意时,门前冷落鞍马稀,幼童置网可罗雀;在位时,耀武扬威,一呼百应;退位时,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得势时,四方来朝,八方响应,趋之若鹜;失势时,千呼万唤无人应,避之犹恐不及,如躲瘟疫;富贵时,攀亲结贵者络绎不绝,人来车往;贫穷时,冻死路边无人问,相逢转首恐攀扯。关系之势利和功利集天使和魔鬼为一身,变脸像变天一样轻松,就看你的身份和地位是得势还是失势。关系的无情就像似千年的严冰,随着人的地位、财富的变化而变化,或者融化柔情似水,或者坚冷如严冬的冰铁。关系的冷暖就是人间百态和世事冷暖,关系的远近就是贫富和贵贱的风向标。关系写尽人的势利和丑恶,写尽人心的鬼魅和险恶,关系是小人和君子最佳的试金石,关系更是验证一个人品质的最简单的途径。
不怪乎人们常常感叹:“人生难得一知己!”其实,人生能得一知己就十分并且极其地足矣!纵览古今,能够传为佳话,堪称知己的关系也只有管仲和鲍叔牙。二个人数十年中,肝胆相照、知己知彼、知心知义、不离不弃,能心照不宣、形同一体。这样的关系绝对是称得上世人楷模,千秋典范。一点都不比能够两肋插刀的江湖义气逊色,更是胜过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要说管仲还真是千古奇才,不但有一个难得的知己,还有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能够推心置腹,君臣鱼水相得,成就旷世霸业。这样的人生际遇,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就算是穷尽世界历史,也找不出第二个来。真真是慕煞多少英雄豪杰!
关系既彼此独立,又相互交织;既互相渗透,又盘根错节,乱如丝麻一样纠结在一起。有的关系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有的却又像豆腐筑成的堤坝,随时都有被冲垮的可能。关系千变万化,能让人身居庙堂,也可能顺便把人牵到地狱。关系就像是大大小小不同的网纠结到一起,又像是大浪激起的不同小的波浪相互交织,把社会分隔成既独立又交错的小部落。关系是牵制芸芸众生的枷锁,让人身不由己,事不由己,被动地随波逐流。关系是把人变成木偶或者傀儡的无形之手。人一旦深陷某种关系场中,掉进各种利益链的深渊,就如同深陷沼泽地一样,越是挣扎,死得越快。这样的时候,是万事由人,由不得自己,纵使你武功盖世,才华无匹,也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关系,理所当然地把人变成超级的可怜虫,让人欲哭无泪、欲罢不能,挣不断、摆不脱,做人的悲哀莫过于此。
关系就像是拦河的堤坝,把社会分隔成不同的类似于阶级又不能称之为阶级的小团体,这样的小团体看似休戚相关,有的能够生死与共,有的却在风吹草动下作鸟兽散。有关系的人可以凭借着关系迅速飞黄腾达,不次于是如虎添翼、顺风驶船、一路凯歌。有关系凭借的人,可以省去常人几年甚至于是几十年的奋斗,更甚至于达到没有关系可依靠的人穷尽一生的奋斗都不能企及的境地。因此,关系是迅速拉大社会贫富差距的推动力,让整个社会的天平瞬间倾斜,失去重心。关系是隐藏在社会角落里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被引燃的危险。关系虽然不等同于阶级,但是比阶级的壁垒更难逾越。关系是增加社会不公平和仇视社会情绪的催化剂,尤其是在中国,没有关系是寸步难行。因此,中国人似乎在娘胎里就潜移默化了关系的精髓,极度地热衷关系的同时,又深深地痛恨关系!不得不说,关系让中国人丧失自我的同时,也把中国社会推向了绝望的沼泽地。
关系是一个惯会翻云覆雨的政客,可以让人顷刻间上天堂,也可以让人顷刻间下地狱。有关系的人无异于找到登天的建木,凭借关系这条捷径快速达到目的。而没有关系的人就只有凭借着一股蛮力和韧劲在乱石堆砌的羊肠小路上艰难地行走,经历人生的各种不可预见的风风雨雨和心路历程,目的地就可能是遥遥无期的黑暗中的孤岛,不知道今生今世有没有可能有机会在苍茫的大海上很幸运地找到。难怪中国人讲究关系,热衷于关系,当这样的心理和中国人好逸恶劳,投机取巧的本性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关系在中国就被供奉到祖先的牌位之上的位置。中国人近乎痴迷地寻找和利用关系,不管这关系是真的靠山还是岩浆滚滚的火山,甘愿冒着粉身碎骨的风险也要到处去攀扯关系。因为有了强大的关系,就算是贩夫走卒都可能一夜暴富。这样的丰厚回报,怎么能够不让中国人发狂!在中国靠着关系升官发财的简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哪只老虎的背后不是牵出大队的官员和商人,甚至是靠着这些人的情人、小蜜、小三、七大姑、八大姨、……都累积了巨额的财富或者登上显耀的地位。关系简直就是财富的直通车,升官的梯子。关系搞好了就可以为所欲为,有谁的骨头硬到可以无视这样的便捷和利益?因此中国就衍生出了官场上的关系,商场上的关系,情场上的关系,职场上的关系,酒桌上的关系,牌桌上的关系……千丝万缕的关系,像蚕丝一样把中国人牢牢地束缚在自己做成的蚕茧之中不能自拔的形形色色的关系网。
关系是人才的殉葬地。在中国有关系的靠关系迅速登上高山,没有关系的就只能在低谷中徘徊逡巡,正义的天平早就因为关系的存在而失去了公平性。因此依靠关系积累起来的财富,依靠关系树立起来的榜样,依靠关系取得的成就和成果,依靠关系拿到的奖项,没有不被人漠视以至于是鄙视和仇视。中国人挥霍这样的财富,鄙薄这样的榜样,嘲笑这样的成果和成就,厌弃这样的奖项。但是,又不得不屈服和攀附这样的关系!美国人的公正和坦荡,日本人的韧性和执着,德国人的踏实和敬业,英国人的高贵和绅士在中国统统派不上用场,关系真正地把中国人的关系和人格一并搞得一塌糊涂。因为有了这样的歪门邪路,中国人就消极得失去了拼搏和奋斗的能力与愿望,巴结谄媚、请客送礼这样拉关系的功夫倒是一流中的一流。能为此道者可谓是高手如云,这么多的高手常常因为一块肉而展开拼命的厮杀与角逐,而且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那情景也真的是蔚为壮观!这时候手里擎着肉的人像极了卖笑的风尘女子,对所有的客人都来者不拒,并暗送秋波,最终委身的是出价最高的!因此,中国人琳琅满目的这奖、那荣誉永远都不能达到像诺贝尔奖这样让人信服和尊崇的结果。有黑哨的体育赛事让人愤怒和恶心,靠关系取得的荣誉和奖励更让人痛恨和恶心。有关系的毕竟是少数人,没有关系的劳苦大众就算是有经天纬地之才,管仲、乐毅之能也只有埋没于中国这片广褒荒芜的草泽之中。所以中国人在承受关系带来的伤害同时,更无比地痛恨关系的卑劣,又不得不附媚关系,连带着丧失了做人的底线。关系无疑是阻挡人才进阶和发展的拦路虎,更是阻挡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拦路虎;关系是人才的殉葬地,更是动摇社会堤坝的蚂蚁和蛀虫。无疑,中国的可怕的关系学正在无声地把中国人推向低俗、懦弱、卑劣、虚伪的深渊的同时,让有才能的人不得不远走异国或者甘愿埋没!
关系使社会的公平遭到严重的践踏,社会的诚信也就不再具有公信力。当关系在中国大肆横行,大行其道的时候,饱受关系残害的中国人便失去了奋斗的热情和欲望,热衷于对关系的依附,热衷于走捷径,热衷于弄虚作假,为人的本分,做人的诚信就成为风雨飘摇中的落叶,没有人去在意,更没有人去追逐。美好的品德只是教科书上糊弄小孩子的把戏而已,奋斗的精神只是用来对年轻人闭着眼睛的说教罢了。在成人的世界为了关系拼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这样的行为自然就毫不客气地影响着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和思维活动以及行为准则。当这些孩子长大的时候,面对关系带来的巨大震撼力时,不但是没有一点的抵抗力,而且还要深深地被这样的震撼力诱惑,深陷其中。并且开始觉悟这些年教育的欺骗性,让自己接受的是在社会上寸步难行的思想。于是开始更加热衷于关系的建立和寻找依靠,其实,都不用劳动自己亲自寻找,父母和长辈们早就开始磨拳搽掌地为孩子做着这样人人都热衷的游戏。
“以道交,功勋成”,中国人的交往很少以“道”相交,尤其处在关系中的交往,往往是以“利”交。以“利”交,“利”尽则人散。因此,在中国被热衷的关系看似坚不可摧,其实,一旦利益不均或者一方出事,就会在瞬间瓦解,甚至于被牵连。尤其在习近平大力度反腐之后,这样的事实更是让人看清关系的危险。但是,中国人依然愿意去冒这样的风险,就是因为关系可以带来的利益实在是巨大到可以让人甘愿冒这样的风险。当每个人都热衷于这样的关系而不务正业的时候,当一个国家邪途坦荡,正途荒弃的时候,这样的国家和民族的辉煌也就一去不返。这样的社会风气是糜烂和腐臭的,就像毒品一样残害着国家的躯体,使她变得羸弱不堪、鄙陋无比。可恶的中国的关系学,已经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和国家的繁荣昌盛,是到了该寿终正寝的时候。然而,偏偏就是不能寿终正寝!不但是不能寿终正寝,反而有越来越燎原之势,而且还要无休无止地祸害众生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