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国度为中心 建造使徒性教会(2018-6-8)

以国度为中心 建造使徒性教会(2018-6-8)

18-06-14 07:55:41, 分类: default, 2018年讯息

「使徒性教会就是恢复初代教会的使徒、先知职分,拥抱『为父的心』的使徒与先知配搭,治理教会,并在社会、国家发挥影响力。」向华人教会传递使徒性教会异象的司徒伟南牧师,于6月7日在原汉新浪潮神学院受访时表示。 司徒伟南牧师(华宣基督中心创会人兼亚洲使徒联盟国际总召集人),目前华宣基督中心在全世界有7个据点,其中两个据点教导中英文双语,也发展非华人的福音事工。他于5月底开始用6个星期时间走访美国、香港、台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及澳洲等地,并在澳洲办布道会。6月4-7日首次应邀到原汉新浪潮神学院,以「使徒性教会的建造与恢复」为题,教导包括使徒性教会的建造,初代教会的家教会模式如何演变成教堂式教会、神怎么透过使徒运动恢复教会的五重职分等。

使徒性教会就是由使徒治理

什么是使徒性教会的定义?司徒伟南说,使徒性教会最主要的关键,就是由使徒来带领五重职分的弟兄姊妹,跟传统牧养型教会由牧师、传道、长执带领不同。而牧养型传统教会是以教会为中心,使徒性教会则国度为中心,不只是绑在教会牧养,而是彰显上帝治理的权柄,在社会、国家及职场七山的每个层面发挥影响力。

至于某些「使徒性中心」的教导,教会跟使徒性中心是分开的,甚至凌驾在教会之上,司徒伟南说,他在圣经上没看到使徒性中心,耶稣基督只讲教会,所以在他的认知,教会就是使徒性中心。其实使徒、先知运动,跟马丁路德改教运动的「因信称义」一样,只是真理的恢复,恢复初代教会的五重职分。70、80年兴起的使徒运动,对一般教会虽觉得新鲜,但经过时间的磨练,相信使徒运动会变成教会的常态。

司徒伟南说,初代教会的五重职分,是上帝对教会的心意,只在罗马君士坦丁大帝信主后,改基督教为国教,拿掉使徒和先知的职分,使教会偏离上帝的心意一千年。其实带领教会的牧师,只是五重职分其中之一的重要职分、但有关使徒的教导相对比较少,且各宗派看法不一。

「教会每个弟兄姊妹身上都带有五重职分的功能!」司徒伟南说,五重职分有层次的不同,教会每个肢体虽然都有五重职分的功能,若你常比别人多听到神的先知性话语,或是擅长传福音,这就是神所赐予的「恩赐」;但职分跟恩赐是不一样的,你有先知的恩赐,不一定有办法传递,但拥有先知职分者,则有传递的恩赐。

初代教会的原貌是家教会 配搭使徒的带领

使徒性教会如何运作呢?司徒伟南说,初代教会的原貌是家教会,只是现今的家教会不只是恢复家教会的内容,也要恢复使徒管理型式,若没有诸如保罗、彼得等使徒的带领,很容易沦为牧养型教会的小组,「换汤不换药」,而且一个不小心还会造成教会分裂。使徒就要有颗「为父的心」,如同使徒保罗称提摩太为「我儿啊!」使徒看待五重职分的弟兄姊妹,如同父亲生孩子、孩子生孩子,子子孙孙不断繁衍,越分越多,但都是出自同一个源头,使徒跟家教会是属灵父亲的关系,而这样教会的发展是良性的,符合圣经真理的。就像保罗说他是外邦人的使徒,外邦人的家教会都与保罗对齐,所以教会的领袖不应只是停留在牧养,而是要有策略管理,转化社会国家。教会领袖若只是守在堂会牧养弟兄姊妹,也会造成教会的弱化。

若没朝使徒性教会发展,随着网络科技的发达,教会执意走建堂模式,堂会将朝「大者恒大、小者恒小」两极化发展,譬如澳洲Hillsong这样的大型教会;但这样的趋势在末后世代,并不利于福音广传。一旦使徒性教会被恢复,不管基督徒是透过网络或在教会听讲道,因着信仰的力量,都会被神的大能触摸。而且耶稣不只是牧羊人,祂也是万军之耶和华,基督徒不再只是软弱的小羊儿,而是神国的军队,是精兵,透过不同方式,在职场七山等国家社会不同领域发挥影响力。

司徒伟南表示,他从事使徒性教会运动多年,乐于看到教会增长及使徒性领袖兴起。至于华人使徒性教会的发展,台湾教会反应虽然非常热烈,但就像灵恩、先知运动的杂乱无章,台湾不少人被拜拜算命文化心态捆绑,即使信主,寻求先知的心比寻求上帝的心强烈,先知常被误认为使徒。其实先知不一定有能力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反而是使徒本身有五重职分的DNA,不仅可查验先知的看见,而且务实治理建造教会,有策略、有效率管理,做国度性的扩张。

当然要让教会承认使徒的存在,是需要突破思想的障碍。司徒伟南指出,跟按立牧师不同,按立牧师通常是交给牧师带领教会,然而承认使徒是截然不同的思维,因为使徒本身就有使徒职分,教会只是根据使徒所结出的果子,承认他是使徒,所以使徒不是因为教会的承认才成为使徒。

「台湾教会需要提防假先知!」司徒伟南说,神给他的工作,是透过神的话语,让使徒性教会有根有基。不管是灵恩或祷告运动,重要的是教会的现实跟社会转化的远景不能脱节,先知运用神的话语提供教会情报,但需要使徒这类的「将军」带领。特别是对于灵恩教会而言,灵恩运动是种信仰态度,必须着重内在生命更新变化,但要进入使徒性教会运动,中间就会有纠结,必须用神的话语的理性教导,奠定使徒性教会运动的圣经基础。

——国度复兴报台湾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