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孔庆东老师博文人民的幸福

19-03-06

Permalink 18:59:17, 分类: default

239 孔庆东老师博文人民的幸福

239 孔庆东老师博文人民的幸福
(2009-09-18 16:55)

孔庆东老师的此篇博文入木三分,摘要一小段:

晚上读了陈云1973年10月10日为外贸部起草的报告《进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的问题》。文中谈到期货时说:“今年四月,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布置香港华润公司所属五丰行,尽快购买年内到货的原糖四十七万吨。当时国际市场砂糖求过于供,货源紧张,价格趋涨。五丰行认为,如果我们立即大量购糖,必将刺激价格上涨,可能出了高价不一定能按时买到现货。为了完成购糖任务,五丰行采取委托香港商人出面,先在伦敦和纽约砂糖交易所购买期货二十六万吨,平均价格每吨八十二英镑左右。然后立即向巴西、澳洲、伦敦、泰国、多米尼加、阿根廷购买现货四十一万多吨,平均价格每吨八十九英镑左右。从五月二十日开始,市场传说中国购入大量砂糖,纽约、伦敦砂糖市场大幅度涨价。然后,澳洲、巴西先后证实我向他们购糖,市价又进一步上涨,至五月二十二日涨至每吨一百零五英镑。我因购买砂糖现货任务已完成,从五月二十二日起至六月五日将期货售出。除中间商应得费用和利润六十万英镑外,我五丰行还赚二百四十万英镑。”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外贸事业不但蓬勃发展,而且能够掌握国际市场的主动权,小小的几吨砂糖,就搞得帝国主义惊慌失措。但社会主义新中国并非是要跟帝国主义一样买空卖空,盘剥其他国家劳动人民的血汗钱。陈云接着写道:“目前我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已占我进出口贸易的百分之七十五。……对于商品交易所,我们应该研究它,利用它,而不能只是消极回避。……我们这次利用交易所,不是为了做投机买卖,不是为了赚二百四十万英镑,今后也不做投机买卖。这次利用交易所是一种迂回的保护性措施,是为了使我们不吃亏或少吃亏。……必须严守党纪,不能浪费分文,像这次购糖赚了二百四十万英镑,对于中间商在商业习惯上给以应得费用和利润外,如果还需请吃一次饭,只需要一百元的话,决不要多花一元。应该严肃教育干部和党员,不能有任何浪费。”新中国的家业是怎样攒下来的,明白了吧?自从历史进入伟大的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在国际市场上不但没赚到钱,而且把亿万人民用血汗换来的财富一掷千金,帝国主义为什么总不灭亡?诗经上说:“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到底是谁在养活这些民主自由的大救星啊?
 
 
 
中国人民的福气
(2009-09-17 23:07:59)

 
 中国人民的福气
 
    上次随便写了篇大日记,美其名曰“中央九月来信”,有些朋友说看着都累,写起来可能更累,孔和尚实际过起来还不得累死?但前天便有南方来信赞美道:“孔庆东老师创建的这一种新的日记体,以其《中央九月来信》为例,作者将其半个月来的日常工作和活动,依次展开,笔锋纵横捭阖,语言高超,有褒有贬,有喜有忧。段落或事件之间过渡自然,有松有紧,文意延绵。”这话把和尚抬得过高了,日记要都能写成这样,那大多数小说就没人看啦。为了挽救中国的小说市场,今天写篇枯燥的日记吧。
    9月15日傍晚有课,俺一大早就来到北大办理杂事。先在系里忙活了个把小时,然后安排林保淳教授的上课事宜。严家炎先生亲自来主持了开课。中午陈跃红、龚鹏程等几位老师来一起吃饭,远东兄在家休养,晓东也找不着。见到了即将调入我系的浙大廖可斌教授,他和蒋朗朗一起过来向林保淳致意。随后浙江朋友就发短信告诉我《钱江晚报》已经披露此事。下午到教研室,与商金林和王风老师磋商研究生课程。然后小憩一会,温习了一遍教案,又看了几本杂志。去招生办闲逛一圈,便去上课。
    教室挤得水泄不通,连讲台四周都布满了,也不怕我讲到高兴处,给他们扎两针。我说了句开场白:“今天人来得不少啊,我感到很欣慰。”想起这是郭德纲的话,便又说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想起这也不是我说的,这是郝雨《大学自习室》的头一句。人想要说句自己的话,多么难啊。一个加强营的学生都圆睁二目谛听我的讲课,所以我很快进入角色,纵情讲了起来,结果忘了介绍本课的一些基本要求,看来下次还得细说两句。课后几个学生一边提问一边陪我走到校门口,我怀疑他们的目的不仅是提问,可能还是顺便保护我吧。晚上吃了20多头白菜馅饺子,一盘糖拌西红柿,连汤都喝了,倍儿爽。
    一天下来比较累,不能看重头的书了,就浏览些杂志。《社会科学论坛》09年8月上期王毅《九一八事变后知识分子民主言说的特色》,是研究《再生》杂志的,读后很受启发。抛弃民族立场一味迎合帝国主义的汉奸们,是根本不懂什么叫民主的。当国家沦陷、百姓涂炭时,一人一票选出的不过是替主子收税的走狗而已。
    《国外理论动态》09年9期英国著名学者特里 伊格尔顿的《文化与社会主义》,从文化与身体的关系的角度,探讨了社会主义的必然性。资本主义从本质上讲,是没有文化的,虽然比封建社会效率高,但是比封建社会还野蛮百倍。只有社会主义才会在完成现代化的同时,保存和创造文化。
    《天涯》09年5期洪子诚老师有关《切 格瓦拉》的通信,仍然是那种竭力保持“纯学术”立场的真诚。但是最后洪子诚认识到,一个人所属的阶层所给予的视野和立场,“有时候几乎是命定的,难以更改的。”这说明洪老师至少已经承认了“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一种血淋淋的现实存在,他已经站到了那扇门前,只是羞于朗读出那门上的大字而已。不过“难以更改”不等于“不能更改”,有许多跟洪老师同属一个阶层的人,超越了自己的阶层,以真正“普世价值”的眼光,看穿并承认了真正的现实。而那些宣称站在所谓“普世价值”立场上的人,却恰恰是狭隘的,甚至是残忍的。
    《咬文嚼字》09年9期施锦兴《“手谈”并非专指下围棋》,讲得很好,语言文字是活的。以文雅的方式下象棋、打桥牌,都可以叫做“手谈”也。
    《香港传真》09年52期是曹征路《中国文坛的“华盛顿共识”》,文章尖锐地指出,中国文坛甘当帝国主义走狗的话语霸权主要表现在虚无主义的历史观、精英主义的审美观和技术主义的文学观。这就是当代文学被中国人民所唾弃的根本原因,也是《人民日报》虽然喜欢孔和尚的文章但却不敢得罪中国作协从而约了稿也不敢发表的原因。
    9月16日闭门思过,细数有生以来一共骂过多少人。有名有姓的大概骂过上千人,其中包括我的亲朋好友,也包括圣贤英模,还包括我自己。从孔子耶稣毛泽东到甘地乔丹宋祖英,几无幸免。有文骂,又武骂,有冷嘲,有热讽。有骂中含爱,也有为骂而骂。但没有一例是借骂人而出名、借骂人而谋利。今天想来,大多都是少年气盛,就事论事而已。四十不坏以来,进一步领悟了鲁迅境界,基本不再责骂具体个人,改为集中抨击“典型形象”和“类型形象”。用鲁迅的话说:“论时事不留面子,砭锢弊常取类型。”
    反思过后,处理短信。赠王蓓曰:“俱是同命鸟,千里共折磨。”赠刘沙白曰:“恭逢盛会,四美俱备。来日相聚,东风一醉。”
    日前有位河南官员发来一首格律不通的七律,把民族英雄岳飞说成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岳家军曾经浴血奋战的河南大地,今天也出现了这样赶时髦的思想。按照此种逻辑,一切反侵略战争都是应该诅咒的了,离恐怖主义只差一步之遥了。那岳飞应该怎么办呢?跟秦桧总理一样去给人家“消气”?有些朋友自以为掌握了最新的“普世价值”,其实不过是20年前的陈年旧货。20年前还稍微有点新意,而今已经被汉奸们挂在嘴边到处忽悠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了。按照汉奸们的高论,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的抗日名将,都成了拿着中国老百姓的鲜血来成就自己的功名啦?抗日不但没功,反而还不如他们明察秋毫爱民如子啦?这些汉奸的算盘打得很精,以为将来国民党带着美国爷爷打回来,自己可以靠汉奸历史抢先当官,但是恐怕人家国民党不买你的帐,美国爷爷也不买你的帐啊,华盛顿林肯和巴顿将军麦克阿瑟将军都不会认同拿着无知当真理的枯骨论的!河南的百姓实在命苦,从明朝以来就没遇上几个好官,清朝民国时期,饿殍遍地,到了新中国,仍被一些欺上瞒下的坏官欺压蒙骗,三年困难时期又饿死了很多人,到了改开时代,又被全国知识分子妖魔化为一亿骗子。民国早年,吴佩孚大帅有个熟人请他委任自己到河南当官,吴佩孚批了四个大字:“豫民何辜!”吴佩孚虽是旧军阀,但儒家风范还是有的。是啊,河南人民造了啥孽啦?我曾对李书磊刘震云李洱等河南朋友说,你们日理万机之余,不能回去救救你们的乡党么?中原妖孽横行,首都岂能平安耶?
    收到纽约一个汉奸杂碎寄来的恐吓信,还附了几篇狗屁不通的宣传材料。不敢署真名,落款是“美国一名爱国者”,读之不觉大笑,不晓得该杂碎是爱美国还是爱中国,按照文法,当是爱美国无疑。虽然文理多处不通,但对于孔和尚歌颂中华人民共和国60年的光辉成就一事,还是很清晰鲜明地表达了切齿痛恨。汉奸首先是无知,自己吃点美国主子的残屎剩尿,就自以为活在天堂,就以为祖国人民活得连屎尿都吃不上,于是满怀激情地咒骂毛泽东、咒骂共产党。这种家伙正是鲁迅所反复描绘的“奴才”,他们自以为是身在天堂的“洋奴才”,就比“土奴才”得道了、高雅了,其实还不如康大叔黄世仁等土奴才活得踏实呢。既然否定新中国的60年,你丫为什么信封上要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呢?你丫应该写“大美利坚合众国之东方殖民地”啊!此信纸张柔软,恰好上厕所可以使用,另外邮票也很漂亮,谢谢汉奸大哥啦!恳切希望下次寄点子弹头什么的,以满足孔和尚的多项收藏欲求。另外最好告知真实姓名以及您在国内的亲属信息,孔和尚一定亲自前往超度,以成全您的一片对美国爷爷的赤胆忠心也。
    9月17日一早去出入境管理局办事。窗口那位女同志说:“您不是去年来过么?”我说:“对呀,您记性真好。”她问:“您现在怎么不去锵锵三人行了?”我说:“我搬家了,离那儿比较远,他们总是晚上录节目,给的钱又少,太抠门,我就不去了。”
    下午回家读书,晚上与朋友商谈国庆期间搞点什么破坏活动比较好。朋友说咱就闭户读书,让恐怖分子们炸不着也扎不着,你看好不好?孔说不好,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咱去炸他们、扎他们呢?毛主席说:“只有大量地消灭敌人,才能有效地保存自己。”光在家韬你丫光养你丫晦,等着人家把你当靶子,多郁闷哪?
    晚上读了陈云1973年10月10日为外贸部起草的报告《进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的问题》。文中谈到期货时说:“今年四月,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布置香港华润公司所属五丰行,尽快购买年内到货的原糖四十七万吨。当时国际市场砂糖求过于供,货源紧张,价格趋涨。五丰行认为,如果我们立即大量购糖,必将刺激价格上涨,可能出了高价不一定能按时买到现货。为了完成购糖任务,五丰行采取委托香港商人出面,先在伦敦和纽约砂糖交易所购买期货二十六万吨,平均价格每吨八十二英镑左右。然后立即向巴西、澳洲、伦敦、泰国、多米尼加、阿根廷购买现货四十一万多吨,平均价格每吨八十九英镑左右。从五月二十日开始,市场传说中国购入大量砂糖,纽约、伦敦砂糖市场大幅度涨价。然后,澳洲、巴西先后证实我向他们购糖,市价又进一步上涨,至五月二十二日涨至每吨一百零五英镑。我因购买砂糖现货任务已完成,从五月二十二日起至六月五日将期货售出。除中间商应得费用和利润六十万英镑外,我五丰行还赚二百四十万英镑。”
    这段话清楚地表明,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外贸事业不但蓬勃发展,而且能够掌握国际市场的主动权,小小的几吨砂糖,就搞得帝国主义惊慌失措。但社会主义新中国并非是要跟帝国主义一样买空卖空,盘剥其他国家劳动人民的血汗钱。陈云接着写道:“目前我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已占我进出口贸易的百分之七十五。……对于商品交易所,我们应该研究它,利用它,而不能只是消极回避。……我们这次利用交易所,不是为了做投机买卖,不是为了赚二百四十万英镑,今后也不做投机买卖。这次利用交易所是一种迂回的保护性措施,是为了使我们不吃亏或少吃亏。……必须严守党纪,不能浪费分文,像这次购糖赚了二百四十万英镑,对于中间商在商业习惯上给以应得费用和利润外,如果还需请吃一次饭,只需要一百元的话,决不要多花一元。应该严肃教育干部和党员,不能有任何浪费。”新中国的家业是怎样攒下来的,明白了吧?自从历史进入伟大的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在国际市场上不但没赚到钱,而且把亿万人民用血汗换来的财富一掷千金,帝国主义为什么总不灭亡?诗经上说:“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到底是谁在养活这些民主自由的大救星啊?
    看到网上有人说:“温总理和气,胡主席大气,习副主席硬气。”此话乍听好像拍马屁,但倘若合乎实情的话,倒真是中国一幸。就是不知道几位领袖的三气合起来,能否抵得住百万贪官的祸国狂涛。据商务部调查报告显示,改开三十年来,外逃官员数量约四千人,携走资金约五百多亿美元,平均每人一亿人民币。和气能感动他们吗?大气能启迪他们吗?硬气能威慑他们吗?伟大领袖咱们经历过,离开了广大群众和干部的支持,就是刘彻曹操李世民毛泽东全部复生,中国也还是乱七八糟,远看是傻姑酱翻梅梅鱼,近看是野火汤风一锅粥。当年崇祯主席兼总理可是集和气、大气、硬气于一身,比普京加上美的为姐夫还能干,天天工作16个小时,看文件呕心沥血,为国家肝脑涂地。结果呢,愣是被贪官和汉奸给逼上景山,挂在枝头观山景了。我宁肯温总理不怎么和气、胡主席不怎么大气、习副主席不怎么硬气,只要百万干部老爷们每人多一分正气,那就是老百姓的福气啦。
 
本期博客思考题(食品专题):
 
1、东北话托福考试:“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此话的意思是:
A、 不要被不同事物的表面相似所迷惑。
B、 不要认为肚子里有知识就高人一等。
C、 不要忽视那些不引人注目的人和事。
D、 不要认为和蔼可亲的领导一定是好人。
 
2、东北人说的“槽子糕”是什么东西?
3、你吃过“长白糕”吗?

重求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