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为什么背叛领袖污蔑领袖

19-02-17

Permalink 18:20:06, 分类: default

155  为什么背叛领袖污蔑领袖

155  为什么背叛领袖污蔑领袖
(2009-07-27 11:03)
    为什么丘吉尔尼克松这些反共分子对斯大林、毛泽东衷心赞佩有加。而赫鲁晓夫为代表的官僚们怎么白眼狼似的?对领袖恨之入骨。极尽诋毁报复之能事。
    你不让一个权贵作威作福、享尽荣华富贵,反而让它去当公仆,你说它能心理高兴痛快吗?特别是你用严格的纪律约束它,不好好为人民服务就收拾它、制裁它,它当然要恨死你。
    还有,它必须把革命领袖搞臭,让人民群众失去理想信念,瓦解人民的道德情操人格意志。好为它们自己堕落、蜕化变质消除道德、舆论的压力。
这也明白了为什么恨毛泽东的原因了。
 
 
 
 
马克思的私生子谣言与程映红  
作者:巡夜人
   
   
    从前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个帖子,大暴内幕,说马克思有个私生子,和琳蘅的,有鼻子有眼的。对这个我没有调查过,本来也无所谓真假,一方面我信仰的是马克思的学说,对他的私生活没有太多兴趣,另一方面,也没有接触过相干资料,没有发言权。于是简单的回了几句,说,我不相信,但是呢,如果真有此事,也不奇怪。为此还和几个人吵了起来。  
  那里也是转贴,转的文章的作者叫程映红。当时就觉得眼熟,一时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大概一个月后,突然记起,1999年的《读书》(或者2000年的?)上,曾经刊登过一篇关于切·格瓦拉的文章,这篇充斥着污蔑、造谣、歪曲事实的文章,后来下一期的《读书》上就有人专门写了文章反驳。这篇让人不齿的文章的作者,就叫程映红。  
  想到这个,我就不得不怀疑此事的真假了。前几天这里也有人讨论这个事情,而且也有人转了程映红的文章,所以想说几句。  
  首先,马克思的学说是资本家剥削雇佣工人。琳蘅作为一个女仆,没有受雇于马克思,马克思也没有利用她来发财致富。所以,程映红的冷嘲热讽,首先就是自己无知的真实体现。  
  其次,1850年间,在马克思的寓所频繁出入的,绝对不止恩格斯一个人,当时很多德国流亡者,都经常上门。比如,知名的有沃尔弗,李卜克内西,要知道当时共产主义者同盟还在运作。还有很多人在幻想马上再来一次革命。而且很多流亡者需要救济。如果说恩格斯经常上门所以是领养孩子的合适人选,恐怕证据太单薄了。  
  第三,我读到过的所有马克思恩格斯与同时代的人的通信,以及同时代的人关于他们的回忆和通信,都没有提到过此事,也没有人提到过恩格斯有个领养的孩子什么的。琳蘅一辈子没有嫁人,倒是真的。  
  第四,琳蘅与马克思夫人的关系非同寻常。她们根本就是亲密的朋友,是马克思子女眼中的第二个母亲,是(李卜克内西的说法)唯一能制服马克思的人。在流亡者的心中,琳蘅是他们最喜欢的人之一,因为她掌管着马克思一家的财务,在她那里能够得到帮助和食物。以马克思的秉性和家中的关系,他不太可能和琳蘅发生什么关系。而且, 马克思 夫人和琳蘅的关系一直非常好,琳蘅死后与马克思一家合葬就是马克思夫人的愿望。  
  第五,马克思对妻子的不忠诚的传闻并不多,但是马克思对夫人忠诚的事实却非常多。不知道程映红又是从哪里听说的马克思的私生子的事。  
  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断然否定马克思有私生子。有没有,我不知道,只是说我不相信。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拿出来,好,我投降。可是像程映红这样捕风捉影的文章,我还是觉得更适合上厕所时翻翻看。  
  当今的流言蜚语满天飞,想辨别真假还真不容易。网络上是否也该讲点原则,还真不好说。不论马克思是否有私生子,有人发个非常没有说服力的帖子马上就有一群人被说服,这事本身就不正常。  
  一方面是秘密(如马克思的私生子),一方面是不可信(如程映红),我们究竟该怎样,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动动脑子。  
   
   
附:马克思的私生子 (程映虹 )  
   
共产主义运动的创始人马克思一辈子痛恨剥削和雇佣劳动,但他还没有发现一个连起码的报酬都没有的劳动者。而事实上,这样的劳动者倒是有的,不过既不在大英博物馆的档案里,也不在西里西亚的矿井和英格兰的纺织厂内,更不在他的《资本论》中,而就在他的家里。   
每当马克思一家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和朋友们去伦敦郊区散步或郊游的时候,他们的身后都跟着一个身材壮实的女仆。她挎着沉颠颠的装满食品的篮子,背着塞满杯盘碗盏的包裹,到了目的地还要张罗吃喝,收拾残汤剩羹。   
她叫海伦.德穆特,马克思一家叫她琳衡。她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幼年时就到马克思的丈人威斯特华伦家做佣人。到了燕妮出嫁的时候,她被当作陪嫁。对人的异化深恶痛绝的马克思并没有拒绝这份活礼,而是照单全收。或许他认为雇佣劳动是万恶的,而无偿奉献则可以受之无愧。   
马克思一家对这个女仆倒是十分信任,除了让她包下一日三餐和家常杂务,还把紧巴巴的财务交给她。于是琳蘅白天要操持一家数口的衣食,晚上还要在灯下把一个铜板掰作两半。对主人的几个女儿她更是视同己出。   
但是琳衡对马克思的奉献还超出了家务和财务。1850年,琳蘅怀孕了。马克思和燕妮之间于是爆发了可怕的争吵。当孩子出生时,马克思说服了他的忠诚战友恩格斯去承担这个责任。他需要为这个孩子说清来龙去脉,不能让人以为琳衡怀的是外面的野种,那样他倒是没了干系,但却有辱工人阶级导师的家风。因此频繁地出入他家门而又是单身汉的恩格斯成了理想的入选。这个婴儿取名为亨利.弗里德里希.德穆特。“弗里德利希”就是恩格斯的名字。   
马克思当然不让这个私生子留在自己的家里,于是这个叫亨利的婴儿被送到一个工人家里寄养。后来小亨利倒是可以去探望自己的娘,只是不能走正门,而必须从厨房的边门进去。   
恩格斯死在马克思之后。虽然在马克思的葬礼上,他把这个半辈子靠他的钱生活的思想家赞美成了完人,但对一件事始终耿耿于怀。他患喉癌而死,临死前不能说话,在一个纸盘上写下了:“弗来迪是马克思的儿子,图西把她的父亲理想化了。”弗来迪就是那个男孩,而图西是马克思的女儿,当时在恩格斯身边,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洁白无瑕,亨利真的是恩格斯的儿子。   
琳蘅死于1890年。她在马克思家里干了一辈子,到头来两手空空,什麽都不是,连“雇佣劳动者”都不是。她的儿子后来倒是当了机修工,成了名副其实的雇佣劳动者。但他没有象他父亲严密推理的那样对革命有兴趣,而是改良主义工会的成员。   
说实话,一个欧美大学者和思想家有个把情人和私生子算不得丢脸的事,只要他不把自己当作完人,他的崇拜者也不把他当作圣人。一旦把自己看作象普罗米修斯那样给人间播火的圣徒,而崇拜者们更把他当作上帝一样顶礼膜拜,连他的婚姻都神圣化,那麽任何品德上的瑕纰,或者任何一个家庭中都可能有的隐私都会变成摧毁信仰的重磅******,无数只手就会严严实实地把它们遮盖起来。这就是为什麽这个故事今天在所有仍然把这个大胡子犹太人的画像挂得高高的地方知者寥寥的原因。

重求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