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应对诋毁毛泽东的革命策略

19-02-14

Permalink 18:31:41, 分类: default

136  应对诋毁毛泽东的革命策略

136  应对诋毁毛泽东的革命策略
(2009-07-27 08:18)
诋毁毛泽东是邪恶歹毒至极必然玩火自焚的卖国汉奸。
诋毁毛泽东就是要让中国像苏联东欧那样垮掉,让中国陷入分裂、动乱、毁灭的阴谋诡计,是美国西方绝不会改弦易辙的恶毒目的。苏联有叶利钦、伊朗有穆萨维,中国最近出现的铁矿石案可以看出,中国丧尽天良的卖国汉奸追随美国西方毁灭中国穷凶极恶、猖狂之极。
同时也说明毛泽东思想毛泽东的伟大事业是一切敌对势力恐惧万分的、无比仇恨的。正如斯大林受到俄罗斯人民的充分肯定一样,因为斯大林的丰功伟绩是一切敌对势力的恐惧。
马克思主义者要更全面更广泛的宣传毛泽东和斯大林,对比那些叛徒、卖国贼的无耻之极,是最有说服力的爱国主义教育。
战略上蔑视,战术上重视,这些把戏毕竟这是人家几十年的中央情报局基金会的琢磨成果,捣鬼还是有些术的。
叶利钦、穆萨维、兆子羊都是外面有这些卖国YY的煽风点火,当内的走资派倒是遮遮掩掩的。所以,首先革命群众要肃清这些卖国丫丫,把后台引出来,让全世界人民明明白白。今后,必须对这些跳出来的向人民进行反面教材的公示。其实敌人跳出来是好事,正好是反面教材。否则,确实不大好揭穿它们和后台主谋。
现在中国的稳定是很重要的,倒是有奇想天开忽悠正直网友去反政府的。妄想让中国混乱,它们掌握政权,然后屠杀毛泽东的人民群众,还美名其曰是维护正义。算盘倒是打得挺精的嘛。
玩火是必将自焚的,害人必将害己。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定全报。现在这些丫丫如此丧尽天良,美国西方如此到处捣乱,巧取豪夺,心肠歹毒危害人类,是注定不会长久的,注定完蛋的,注定完全彻底可耻的失败。
存在三种对待毛主席的人。一是反毛的邪恶分子。二不是对过去的失误进行科学分析,反而为了怕自己既得利益被毛主席文革式的斗争破坏,所以竟然对邪恶分子邪恶行径都不加区别了,甚至随声附和饿死2000万。
还有一种就是对毛主席怀有感情的,没有反对毛主席。
可以说,就是群众议论,也是谅解毛主席的,即使他的失误。
问题是即使一般的老百姓,也认为毛主席的路线是不足的,邓小平也有正确的地方,但是邓小平让人难以谅解。
毛主席在群众那里的一和九开。邓小平是对半分了。

中国最大的危险:
中国的最大危险是美国西方敌对势力妄图用资本主义假民主让有竞争力的中国陷入苏联的命运,达到它们永远称霸世界永远剥削世界人民的邪恶目的。这个危险所以成为最严重的危险是因为中国有无耻邪恶的卖国汉奸,颠倒是非,邪恶无比。
中华民族只要将社会主义事业做好,未来就属于中国人民和世界正义的人民,不要被资本主义误入歧途了。



转帖
按:任何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伟人都有局限性。后来人只有继续前进,而不是以伟人的局限性为借口,去走卖国求荣丧尽天良的汉奸精英之路-------这是无与伦比的邪恶无耻卑鄙犯罪!现转帖几位有识之士的网评。

作者:影视界潜规则
华盛顿11岁时就是坐拥300多黑奴的奴隶主了。把黑奴的牙齿活活敲下来补自己的牙,然后再在“独立宣言”上充满激情地写下“人人生而平等”的字句,还令200年后的中国JY激动得大小便失禁。前者无耻,后者傻逼。
华盛顿与中国JY的关系,就是耍猴者与猴子的关系。

作者:北欧贵族
华盛顿一直没有把有色人种当成是人,他1793年在会见了一名到过中国的传教士时方才知道中国人并非白种人,他很惊讶地问,难道那些精美的瓷器和丝绸竟然不是白种人生产的?
华盛顿还签署过下令屠杀印第安人的文件呢,当时人家文明人有权认定其他族类是人或不是人,就像现在他们有权认定谁是恐怖主义谁不是恐怖主义一样。

作者:权利法案第一条
华盛顿牙齿出了问题,为了美观,还曾经从名下的黑奴嘴里拔下牙齿然后镶到自己嘴中。
据英国媒体2007年披露,1775年4月,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两天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城镇登出一则广告,悬赏捉拿10个逃亡奴隶。其中两个是“尼格罗奴隶”,即黑人奴隶;另外8个是白人奴隶,其中包括来自苏格兰的中年制砖匠威廉·韦伯斯特和20岁的托马斯·皮尔斯(一位来自布里斯托尔的木工)。而悬赏追捕他们的人,则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

论对毛泽东的硬骂和软骂  
作者:锦被堆
毛泽东作为巨大的历史事实摆在了中外人民的面前。无论人们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无论人们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看待,他都将永远是世界格局史上具有中国标志性的里程碑,要想搬倒他,那是对历史的背叛与践踏,更不要以为历史只是一本教科书。现在有人在这么做,这能不能叫做蚍蜉撼树谈何易呢?我看是。周恩来曾说过:“忠于事实,就是忠于真理。”
毛泽东在世的时候,那些恨他入骨三分的境外反华势力,在孤立中国几十年后,纷纷跑到他的身边问哲学问题。不是他们怕毛泽东,是他们崇敬这位成功地捍卫了民族利益的伟大对手。从对待蒋介石的问题上,也不难看出,毛泽东在维护民族利益的大前提下,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即使蒋氏掘过毛家的祖坟,毛也没把这放在心上。可惜蒋氏的境界太低了,致使台湾问题成了中华民族未来发展史上的后遗症。
而今呢,社会上骂毛的人数比例小得可怜,而且,目前基本上还都属族类,把他们分来分去,无外乎硬骂和软骂两种。
硬骂者不顾史实,颠倒是非,全盘否定。毛对的也是错的,毛有错就是错上加错,甚至对毛进行人身攻击,瞪着眼睛说瞎话,就连想在思想和行动上对毛的错误欲以客观而公正纠正的人们他们也要骂。他们以背叛为荣,恨不能把自己的皮、毛、眼都?了换换颜色以为快意,或者像?明朝的袁崇焕那样?了毛泽东,他们才解气。我就不明白,中国,唯独中国能产生这种败类,中国到底怎么了?世界上有民族传统的国家像日本、法国、英国,还有半路出家的美国是这么随便诋毁自己的民族英雄的吗?!
再说软骂者,他们倒是冠冕堂皇,常常以理服人自居,好像文化、理性、新观念、新思维以及人文精神都在他们那里,别人在世上都是白来一遭,只有他们,才懂得中国的脉案,间接地拿什么民主、科学、自由、文明、法制、教育等来变相贬低毛,寓意将毛寄放在冷宫成为无法整理的历史残余,以标榜他们才是未来的主人。毛一生维护的人民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养活着他们,他们却在演义农夫和蛇的故事。中国的大悲莫过于如此了。
硬骂者想当反中国的狗,中国若真的被演变或颠覆,这帮狗们会真的得到很好的寄养吗?我们看看前苏联、东欧以及在西方国家后面摇尾企怜的国家目前是个什么样子就明白了:
在毛泽东逝世的27年中,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证明了他的远见卓识。毛泽东早就科学地预贝并明确地指出了防止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的极端重要性,他指出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不反、不防修正主义,必然导致党和国家的“和平演变”,投降帝国主义,最终导致亡党亡国和资本主义的复辟。
这一点,邓小平也曾明确指出:“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指“文革”),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又说:“三中全会重申了党的思想路线就是‘要反对教条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他在南方谈话中针对苏东欧剧变又语重心长地指出:“某种暂时的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取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邓选》第2卷第149、278页,第3卷383页)
毛泽东是在革命运动中走出来的民族领袖。列宁说:“历史早已证明,伟大的革命斗争造就伟大人物,使过去不可能发挥的天才发挥出来。”在他身上发挥出来的哲学思想,首先是体现着中华民族的利益。法国前总统德斯坦说:“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毛泽东思想也正是使中国走向一种哲学,即给予中国人民最大的权力和最高的地位。”毛泽东“反帝、防修”的思想提出,是对中国人民和民族利益的最大限度的战略哲学思考??进可攻,退可守。从中,毛泽东就是要组织和改造人民,美国著名的汉学家费正清说:“毛泽东组织和改造了人民,改变了山河一一历史上没有见过比这更伟大的成就…… 没有一个前人的成就比得上毛泽东。”要谈危机意识和紧迫感吗?毛泽东才是最早的高瞻远瞩者。
《苏维埃俄罗斯报》( 1999年11月23日 )《回来吧,齐奥塞斯库》一文中报道说:罗马尼亚工人在党和国家剧变十年后游行示威,打出这样的标语:“我们热爱您,齐奥塞斯库同志!我们愿意与您在一起,不想再受苦了。”又如英国《泰晤士报》( 1999年12月23日 )在《罗马尼亚人为齐奥塞斯库流泪》的标题下报道“齐奥塞斯库墓前堆满了鲜花”。这就是罗马尼亚人打倒自己的民族英雄后的场面。
波兰的瓦文萨搞了个独立的团结工会,也是在美国的导演下搞“改革”,在推翻了共产党之后自己当上了总统。可是,曾几何时,他也垮了台。他说:“在改革中我们犯了一个错误…… 我们是幼稚了,相信(西方)这些口号,上了当。现在呢,我们大家都得付出代价。”(转引自《当代思潮》1991年第5期第42页)这就是一位“精英”的感叹。
大家经常能在“五一”节、“十月革命”节的电视报导中看到,俄罗斯人民上街游行示威,表达对列宁、斯大林的怀念。原苏联的不少知识分子,目睹了亡党亡国的现实:不少人也醒悟了过来。
原来坚决反对斯大林的著名作家、社会学家季莫维耶夫,曾被苏联取消国籍,流亡国外二十多年。当他回国目睹苏联解体后的所谓“改革”的结果,他认识到自己错了,他在意大利米兰召开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说:“我写了三十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他说他要写一部回忆录:《一个背叛者的自白》(1989年6月)。他在德国科隆举行的主题为“今天的苏联”的研讨会上说:“共产主义从来没有这样坚不可摧,即使在共产党自行解散或者所有党员交出党证的情况下,也仍将是这样。”(见张捷著《俄罗斯作家的昨天和今天》第20、27、44页,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年11月)
另一位苏联著名作家马克西莫夫,也是持不同政见者,流亡国外多年,以坚决反共著称。但是他也为自己过去的反共言行后后悔了。他在去世前,在病床上对《真理报》记者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感到如此的痛心。”戈沃鲁兴说得对,“好像眼睁睁地看着你母亲被强奸一样。再没有比这更难受的了。”
而伊朗的巴列维不从民族自身考虑,一味地从西方引进思想和大批洋企业,企图把伊朗建设成先进的工业国,尽管它实际上是美英等的走狗,美英等也不领情,结果引进的企业开动不起来,而西方国家的钱赚了。伊朗革命,巴列维要求到西方国家避难,走狗没用了,谁也不理睬,最后是埃及的难兄难弟才给了容身之地。
这些惨痛教训的实例是举不胜举的。这一切又从一个侧面证明:不懂得或者否定毛泽东和他的防修反修思想以及不及时采取措施,就会带来不堪设想的恶果。硬骂者们,你们以为,你们硬骂毛和反社会主义就可以当好狗了吗?没有了祖国,你们的皮、毛、眼也改不了颜色!有本事不要用中文骂人说话,是呀,我忘了,你们也恨使用中文!
软骂者们,你们不配为君子,你们却与中世纪的所谓的“智者们”倒十分相象,到处以制度为化身,对社会的前前后后数落个遍,毛泽东哪有你们伟大呀,不过,毛做过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你们干过哪一桩?你们会说,历史条件不成熟,要是成熟了,你们也能沧海横流,唉??,缺乏一穷二白的教育!毛泽东的名字永远是穷人和被压迫者的伟大而正义的事业的同义词。请你们过来看看毛走过的道路:
他开创以农村包围城市取得革命胜利的道路;建立井冈山根据地;首次用人民的政治和纪律来武装军队;以“十六字诀”、“诱敌深入”等机动灵活的游击战屡挫兵力大于自身数十倍的敌人;带领红军“四渡赤水”、“爬雪山过草地”,取得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在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解放战争中运用“三大法宝”、“人民战争”、“十大军事原则”、“运动战”等战略战术战胜了强敌;又运用“三大作风”、开展延安整风等从思想和精神上摒弃结党营私,提倡立党为公;倡导新民主主义革命,直至胜利建立新中国;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用和平的方式完成了对私有阶级的改造;面对美、苏、印等国的侵扰,自鸦片战争以来,多次捍卫了中国的主权;用“三个世界”的思想,改变了世界的格局;直到他去世,积弱百年的中国已成为世界第六工业强国。
美国学者迈克尔·H·哈特在评定当今世界100名人后解释说:毛泽东的排列略高于华盛顿,因为毛给国家带来的变化,比华盛顿使国内发生的变化更为重要。毛排列的名次比拿破仑、亚历山大等人要高不少,因为他对将来的影响可能比这些人要大得多。
即便是在“文革”期间,他的“中国没有失业现象;二十年来物价没有上涨;没有所得税;没有赌博,没有色情文学。人们充满信心,工人努力,更重要的是人们有共同的目的感和为共同事业的献身精神。全心全意重视精神鼓励,而不是物质刺激;他们重视协作精神,而不是竞争。多么地美妙啊!”(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1972年11月)而就在1972年,正在爆发世界性的“大饥荒”,至今人们一提起它,还在谈虎色变!
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经过统计调查后说:“‘文革’中,尽管曾经在存在着所有这些失败和挫折,但是毛泽东时代是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这一结论是不可避免的。曾经长期被轻蔑为‘亚洲病夫’的中国,20世纪50年代初期以小于比利时工业规模的工业开始,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却以世界上6个最大工业国之一的姿态出现了。中国的国民收入在1952年--1978年的25年间增加了4倍,即从1952年的600亿元增加到1978年的3000亿元,而工业在增加的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最大。人均国民收入指数(以不变价格计算)从1949年的100(1952年的160)增加到1957年的217和1978年的440。
“在毛泽东时代的最后20年间(这是毛泽东的后继者们评价不高的一个时期),而且连大跃进的经济灾难也估计在内,中国的国民收入在1957年至1975年期间翻了一番多--人均增加63%。无论人们将毛泽东时代作何种评价,正是这个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为中国现代经济发展奠定了根本的基础,使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1952年,工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颠倒过来了,工业占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则仅占28%了。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主要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
“在毛泽东身后的时代里,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记录的污点吹毛求疵,而缄口号不提当时的成就已然成为一种风尚??深恐提及后者便会被视为对前者的辩护。然而,对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即毛泽东时代在促进中国现代工业改造??而且是在极为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下做的??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不就等于是为历史作非分的辩护。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发生的工业革命,80年代将找不到要改革的对象。”
在这里我们应该看一看一位美国教授是怎么哭毛泽东的。汤姆·路奇是美国魏斯里安大学教授,1991年毛泽东逝世15周年的时候,他到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一走进纪念堂,他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在里面拍摄,摄相机的镜头自然而然地对准这位正在哭泣的外国人。路奇说:“毛主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革命家。还有谁比他更伟大?没想到他才去世15年,世界仿佛变了个样,社会主义运动乱成一团…… 现在才懂得,为什么毛主席的逝世是世界革命人民难以弥补的损失。一想起这些,从心底里感到难受。”(《中外著名人士谈毛泽东》第190-191页)
这又使我们想起尼克松说的“主席改变了整个世界”这句话,路奇说毛泽东一死,想不到“世界仿佛(又)变了个样”。在这里,一位美国的总统,另一位美国的教授,在毛泽东对世界的巨大影响方面,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证明了什么?软骂者,请出你们的智慧来给一个公式性的东西来。
硬骂和软骂者们,希望你们懂得毛泽东和人民的血肉关系,因为,毛泽东是人民的代表,他的言行,无论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还是在现实的生活和未来的发展当中,都最能全面而系统地代表人民的利益,这就是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会永远地活着,让那些被他代表人民所打倒的占不到3%的食利分子和有闲阶级们在他强大的精神震慑下发抖吧!让那些一心想亡我族者因我们始终有毛泽东这个伟大的民族英雄而望洋兴叹吧!此刻,我们听到毛泽东在说: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怕“我准备死后被打得粉碎!”

重求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