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苍狼白鹿 蒙古族 匈人的历史传说 (完善版)

18-01-14

Permalink 01:37:30, 分类: default

探讨苍狼白鹿 蒙古族 匈人的历史传说 (完善版)

探讨苍狼白鹿 蒙古族 匈人的历史传说 (完善版)

(2018-01-12 11:46)


苍狼白鹿,是蒙古高原很早就有的,可以说是蒙古高原人们共同的传说。为什么只有蒙古族保留下来呢?是因为长期的迁徙融合,战争的此起彼伏。这不奇怪,就像鲜卑族丢失了嘎仙洞的历史,印度丢失了阿育王的历史。

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苍狼白鹿是草原民族的图腾。可事实上,蒙古高原西伯利亚普遍信仰萨满教。

考察研究历史,要从人们的生存生产生活中去寻找,进入既得利益阶级社会还需要从既得利益阶级社会的种种假与伪的邪恶企图去寻找。

自从类人猿从树上来到地面成为人猿,又进化到猿人,进化到人类,可以说几乎不能离开森林。一百万年前开始的人类从温带扩散到寒带,更是这样。因为这样才能充足的取暖,才能躲避猛兽的袭击。即使在智人阶段,人类也不能冒冒失失跑到大草原的。

在东亚,东西伯利亚的南部,是帕米尔高原、西伯利亚、蒙古高原、爱斯基摩、印第安最主要的祖先原始定居处。人类从温带来到这里,是最有条件发展起来的。

人类在这里能够生存,特别是能够全面发展起来,越来越提升在寒冷与旷野的生存能力,方方面面有很多有利条件。本文只说两个好帮手——狗和驯鹿。这里最初生产生活和交通的助力,是对驯鹿的驯养。驯鹿的饲养,人类的驮运还有交通能力出现飞跃的进步。人类狩猎能力的提高,保护自己和牲畜的能力,特别是从森林向草原扩展,离不开对狼的驯养。甚至在古代蒙古族的语言中,犬和狼的界限有些模糊。

在原始社会,不论男女老少每一个成员都是宝贵的,而狗和驯鹿这样重要的助手,当然就像部族的一员。可以想象,当成年人为了生产生活劳作的时候,是狗保护着孩子,孩子饿了就吃驯鹿的奶汁。这样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所以苍狼白鹿反映了人们不同于图腾的,而是对亲密长者般的感情。

人类在狗和驯鹿的助力中,实现了大范围的扩散,这就是东亚北部,也是爱斯基摩印第安,蒙古人种的历史。而且,在狗的助力中,人类才能不惧草原狼逐渐进入草原。


驯鹿就是从大小外的兴安岭整体起源的。可以说,从北欧直到北美的驯鹿,都是上古时期兴安岭的人们依靠驯鹿扩展到这些地方的。驯鹿能来到这些地方,是人类和狗的保护所以比较安全的通过旷野进行迁徙。

{狗在上古时期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狩猎部族和开始向草原游牧的部族。上古时期开始出现在陕北甘肃的犬戎,就是自称祖先是二白犬的西北最古老的游牧民族。《资治通鉴》第一百九十卷记载,唐朝初年有“白简、白狗羌并遣使入贡”,唐朝“以白狗等羌地置维、恭二州”。直到东汉,四川雅安还有白狼国。据文献记载,“白狼”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早见于汉书,起源于青海省果洛地区。}

可以说,曾经某个阶段,狗和驯鹿对人类的意义,不亚于弓箭的发明。当然,向草原的扩展,生产力的发展,驯鹿和狗的作用降低了。




蒙古族的苍狼白鹿传说,证明了蒙古族来自室韦。也是西伯利亚蒙古高原人口扩散规律的又一次体现。苍狼只能是森林狼,草原狼和西伯利亚狼都不可能是苍狼。白鹿就是驯鹿,不可能是西伯利亚阿尔泰山的马鹿。而且驯鹿容易与人类共生,所以现在东北鄂温克族和东西伯利亚的人们还在饲养驯鹿。

鄂温克族被皇太极认为是同根共组的,而鄂温克族与蒙古族也有关联。苍狼的出现,反映了人们向草原扩展的开始。事实上,蒙古族记载的额尔古涅昆就是森林与草原的结合部。

现在,有形形色色否定蒙古族与室韦的联系,但是确切的历史事实记载是不容置疑的。所谓各种证据证明蒙古族是匈奴后裔,事实上匈奴恰恰也是古室韦人的后裔。现在还不能确定的,据《唐书》《中国姓氏大全》《绎史》《路史》《帝系谱》等记载:夏帝少康封包羲字伏羲后裔彭祖孙元哲为包豕韦奉祀包羲,立豕韦国(今河南滑县一带),商武丁灭包豕韦国后,一部分迁东北为东胡钵室韦。

室韦在古代相对来说比较平稳,所以这里还能保留苍狼白鹿的传说。现在的室韦镇、莫尔道嘎、奇乾乡,完全可以与历史记载相印证是蒙古族的发祥地。




蒙古族传说,祖先逃难到额尔古涅昆,是两男两女。当然,只有两男两女是不可能的,很可能是两个家族。
关于这个灾难发生的时间有各种说法,笔者认为,匈奴大败东胡的时期是最符合的。而且,可能存在东胡集团内部也出现自相残杀,东胡各方面受到内地的影响远超过匈奴。为什么蒙古族祖先拼命逃难而不是投降呢?很可能他们的身份是想投降都不行。无论是匈奴还是东胡内部敌人,都会把他们作为重点消灭的对象。

在生死存亡的过程中,在生存生产生活的奋斗中,他们最是体会到团结的极其重要性。所以,告诉一切后代,有共同生死相依患难与共亲密无间的一家人的祖先,让后代保持团结。这个思想,直到阿兰夫人用一根箭被折断,一把箭杆折不断的道理,让儿子们更加知道团结的重要性。阿兰夫人的小儿子孛端察儿是孛儿只斤氏的祖先,他和他的几个哥哥的故事,告诉后来的蒙古族,不能破坏公平,狭隘自利损人利己,而是团结起来才能生存,才能发展壮大。




蒙古族从额尔古纳扩展到肯特山,时间上与南北朝后期的历史记载相印证。当时,经历了北魏、柔然、突厥的战乱,蒙古高原东北部人口锐减。在回鹘灭亡突厥,黠戛斯大败回鹘时期,更是加剧了灾难,人们纷纷南下进入内地和契丹领地。这个时期,蒙古族开始南下,因为受到契丹的阻碍,所以向西来到蒙古高原东部。乞颜部来到肯特山。

蒙古族传说,孛儿帖赤那(蒙古语,汉译“苍狼”)和妻子豁埃马阑勒(蒙古语,汉译“白鹿”),开始出山时————“宰杀了七十头牛马”,用皮“作成了风箱”,煽起熊熊烈焰,“直到山壁熔化”,“从那里获得了无数的铁”,开辟了通道。蒙兀室韦男女老幼乘着马,驾着幌车,赶着牲畜,走出深邃的森林地区。

现在的莫尔道嘎就有于里亚河铁矿。从中也看到,蒙古族南下时,对祖先故地祖先传说的深厚情感。所以把这个事件的祖先叫孛儿帖赤那、豁埃马阑勒,就是为了记住祖先的传说,也是记住莫尔道嘎这个祖先发祥地。

而经过的“腾吉思水”,现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是贝加尔湖。还有一个十九世纪的喇嘛金巴道尔吉写了个《水晶鉴》,胡说“腾吉思水”在阿尔泰。这个人应该是因为敌视清朝,所以编造如此荒诞的说法。

事实上,贝加尔湖那里与苍狼白鹿的传说根本不符合。“腾吉思水”应该就是呼伦湖贝尔湖,而且古代的湖水面积更大。所以语焉不详,是因为蒙古族南下没有战胜契丹的阻碍,不得已向西来到蒙古高原。而历史事实让人看到,无心插柳柳成荫。






匈人的来龙去脉,有人否定是匈奴,基本上的意思是这样——“根据最新的考古论证,匈人系蒙古人种、匈奴人系欧罗巴人种与蒙古人种的混血,匈人名字发音为突厥语族、少部分为波斯(伊朗)语系,匈奴人名字发音更接近叶尼塞语系···”。

有几个胡言乱语的臆想,甚至说匈人是爱斯基摩人,都是极其无知,只知道粗浅联系照本宣科的胡言乱语,完全是自相矛盾逻辑错乱的荒诞搞笑。

事实上,核心的匈奴人是蒙古人种,当然是叶尼塞语系。叶尼塞河,世界大河之一,位于亚洲北部,中西伯利亚高原西侧。说叶尼塞语系的民族主要聚居在西伯利亚的叶尼塞河流域(Yenisei River),但却和汉藏语系以及北美洲的纳-德内语系(Na-Dene)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这也间接证明匈奴和印第安来自哪里,与东亚蒙古人种的关联。

匈奴在向西的扩展中来到阿尔泰山帕米尔高原中亚,当然接受了古代突厥语的影响。古代战争往往把成年男性杀光,掠夺妇女儿童,所以一些匈奴人有欧罗巴血统。恰恰是这些欧罗巴血统的,因为不是核心匈奴人,所以更容易离心离德,也更容易受到内地接纳。高鼻深目的,应该不是核心的匈奴。比如,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人,一看到高鼻深目的就放心知道是盟友,对相貌相同的日本人更抵触。见到同样是黄色人种的反而不放心,担心是日本人。

最核心的匈奴人,也知道最不受内地待见的,当然西迁。而且这些人比较团结,所以很有战斗力。还有后来的柔然西迁就占领了巴伐利亚。

罗马历史记载,公元350年匈人灭亡了当时的阿兰国。中国古代《北史》《三国志》《后汉书》中记载西迁匈奴灭亡奄蔡国{阿兰聊国},还有匈人在祭祖天地鬼神、崇拜日月、献血为盟、脱帽致谢等方面与匈奴人存在一定的相似性。这些中国与欧洲的历史记载,完全可以印证,匈人就是西迁的匈奴人。

重求

我们今天的人类时代,科学的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的真谛向全世界普及。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