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红映夜夜无眠

18-07-02

Permalink 06:18:05, 分类: 户外游记

篝红映夜夜无眠

昨夜我一宿没能进入睡眠状态,不知数了多少只羊,最后全没用。想想原因好象很多:天时可能不好,刚好六月中旬,有点闷热,但裸露着又觉凉,两难得我难以入睡;地利可能不对,咱们苏州的睡到杭州来了,本是平原的睡到大山里来了,从海拨近乎零米,升到了将近八百米;至于人和好象也不对,从大白天到夜半,都把人嗨傻了。想来这些,都是叫“佐佑”给“害”的。

纪龙山倒是在沉睡,野地里的虫呜显得格外的亮,好象不多时,林子里的鸟叫也渐渐多了起来,我知道天快亮了。

这纪龙山位于杭州桐庐瑶琳镇。我们团队昨天是选小路进山的,还没等来得及喘息,一个百米大斜坡就挡在面前,当地人称它为豹子崖。这是一整块大裸岩,上面连棵小草都不长,我估摸不出它的斜度,但样子真是好吓人,幸好上面有绳索挂下来。但是,我们开始攀爬后,还是大呼小叫地不断,真好象一个个都吓得不行了。凭经验,我知道这是胆大的在吓唬胆小的,或许还有装怕怕的。嗨,一帮损友。

说起嗨,自然是晚餐烧烤后的篝火了。

夜幕降临,在野营区老谢农家的营地上,一堆树枝开始吐出熊熊火苗,小伙伴们饱餐以后,该是释放卡露里的时候了。烧烤时,我组多劳了一个能者小伙,而我只会喝酒,但接下来的篝火晚会却不得不参与互动了。

乐声已响起,“佐佑”也使出了“绝招”,给予每人发起了几根萤光棒。咱们这次还加入了一对法国老外,农家的小女孩也加了进来,所以团队的人气特别丰富。那一圈圈、一根根、一串串的萤火,随着乐响,围着篝火欢跃起来;黑暗中,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萤棒拖着长长的尾光,四处跳跃翻腾,有的还飞向了空中。我真的不忍心用群魔乱舞来形容。

领队叁叁上场了,组织队友对着篝火,围成一圈,舞起了“正规” 的。先是什么“洗衣舞”,再是“鸡肢舞”,在我看来,这都是在比傻,你傻,我要比你更傻,直把人嗨翻。须臾,什么矜持、庄重、温雅统统被扔到火堆里了。随后叁叁为了拉人做节目,玩起了“黏棉花糖”,不过在他那儿叫“桃花几朵开”。口令声落,队友乱作一团,也不嫌男人女人,凑准人数就拥在一起,谁都怕落单。有的人一会还是个宝贝被人抢着,随即就是个累赘被T。

我们几个找准了那农家女孩,人数足够时,把她拥在中间,不让叁叁看到;不足时,我们就把她推出来:“这也算一个”,就这样逃过了几个劫数。但之后,女孩被别人拉走,少了挡箭牌,我们五男一女正因缺数而被揪了出来。所幸那个女生能歌善舞,把我们五个带上了,否则真不知怎么办好,看来我应当准备好一个节目,届时就不用怕那个叁叁了。

啊,总算进入下一环节了。籽怡妹纸成了K歌领队,她女中音的特质,如同红酒般的醇厚。那篝火好象应随了歌乐的旋律,不再吐出火苗,暗红的一堆,沉稳而不失奔放,仿佛要在黑暗中把天映红的。

天亮了,我第一个起早,在晨露下,在鸟呜声中散步,看着还酣睡着小伙伴们的野营帐篷,心中却还掂记着那篝火堆。我把手伸在它上方还明显地感到余温,挑拨一下还是火星四飞,如果放入一个易燃物,定会再起火苗。

早上七点,农家向导来摧了:“大家快点起来,过早,今天日程满满的。” 我问了,上午是岩降和探洞,餐后回程。

我最有兴趣的是探洞,昨天卧龙洞的溪水冰凉透骨,还刺激在心头。今天的叫城门洞,比昨天的更有气势,远远地就能听流水声,在人没见到山洞时,还误以为是瀑布。洞口又高又大,当人站在洞底口望见洞顶时,头盔都得掉地上。 洞内地势崎岖,陡峭趋下,走不多远光见度就快速降低,我回头望去,硕大的洞口变成一个窗洞,白光直射穹窿。因此,窿顶更加显得怪异,有的是一条石缝深不见顶,有的是一处悬崖危石欲坠,还有隐隐约约的“飞鸟”掠顶,更显一份神秘。

随洞深入,已不见五指,队友全都打开了灯光,大约一半人装备的是头灯。在这里,手电的劣势很明显,爬短梯,上高梯,过浪木都需要双手,还有不时的洞中溪水冲击,所以,用手电的要格外小心,有时就干脆不用。我发现,那使用头灯的队友都分布在手电的中间,相得益彰,这是不经意间的组合。到了可以落脚站稳的地方,队友的灯光四处打量起来:好一个钟乳石世界,怪石嶙峋,难以状名,只可惜洞中水大,未敢带上手机和相机 。

钟乳石至少有两大类,一是从上往下挂的,一是从地上堆积起来的。现在脚下的都是堆积型钟乳石,形态怪异,踩上去很滑。
在每一个关键位置,咱都会有男生把持,以便女生执之一手,之后,这个点又会被后一个的男生接过。前面有一段钟乳阶梯,好象是一口口大缸排起来的,最后一个特别大 ,高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步长。"小心,中间有脚窝,等我帮你找好了再下。”这话,从前面一个个地男接女传,一直到最后。无意中我发现,咱们队伍中隔男隔女地象拉链般的搭配成一溜,好一个“干活不累”。

前面比较畅阔,洞壁都是钟乳石柱,好象整个洞顶都是由一根根巨木撑起来的。在我们身边不远还有两个超大钟乳石柱,还没有撑到顶,象两个大平台,可容纳我们全体队友。绕过这俩平台就是回程路了,这里有一段大斜坡,有绳索可抓。我看到有吹嘘的机会了:“ 走这里正好用我们学到的岩降方法走” 。才几步,由于没掌握好要领,失去重心,两脚滑了下去,我本能地死抓住绳索才保住没摔跟头,但肘部和膝部却被钟乳石强吻了一下。杯具呀,这是天不成全我呀。

然而,随摔滑的动静,有好几支灯光射过来,我顿时感觉温暖了许多。这时,向导回来说:“回去的路上水的冲击太大,爬不上去。”我们只能选择原路返回,我想也好,把进程的体验再从反向体验一次。一个女队友说:“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在洞中,把徒步的基本要点,登山、攀岩、速降都体验到了。”我总结道:“洞中的水冰凉刺骨,大家都把它忘了,真的是因为更大的惊险、刺激造成的”。

队友都已回到了洞口,重见天日,感到分外亲切,话语也多了起来。大伙都不肯离去,想要在洞口摄影留念,但只能用眸子摄影了。队友间本来认识的并不多,但现在都成老朋友了,走在一起,嗨;回程上了汽车,还嗨;回到了大虞国,还在手机上嗨。真好象那堆篝火还在燃烧。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4867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