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朦胧雨朦胧 酽酽秋意烟雨中

20-11-28

Permalink 00:22:27, 分类: 户外游记

雾朦胧雨朦胧 酽酽秋意烟雨中

一语成谶。我在上周末说过一句话:今年的秋天,秋高气爽的日子太长了,连个阴阵都不打一下。谁知道第二周就遭到了应验,我出行皖南徽州,第一站就给我来了一通不大不小的冷雨。

为了提高两天行程的时间效率,我们在刚过周六零点就到达了徽州的下榻宾馆。等到天亮过早的时候,老天就不客气地洒起水来;当我们从五陵山回程下来,抵达宏村镇塔川村时,这雨已经具有相当规模了。

塔川以秋色最为出名,与北京香山红叶、九寨沟秋色媲美,被誉为“中国三大秋色之一”。其漫山遍野的乌桕树,呈现绿、黄、红的斑斓色彩,其田地里白墙黑瓦的小村,升起袅袅炊烟,宛若一个桃源世界,仿佛是一个为摄友专劈的经典。

这里的雨好像也很秋色,紧一阵缓一阵的,一会儿还会来个停顿。当我们穿过农家,进入塔川腹地时,正好是一阵急雨,迫使我们不得不躲进了农家屋檐、伞棚,但正好可以静静地欣赏起雨秋来。

这个村子虽有几百米的海拔,但地处山谷而水流充沛,田地肥沃。现时庄稼已经尽收,田里留下了一片草秋;一些零散的古树大都已老叶褪尽,我分不清是何树种,反正已显得铮铮铁骨,老气横秋;四周剩下的是片片的秋绿和点点散散的绛红。总之,这里早已是秋色一片,然而一切都是淡淡的,没有阳光下的热烈,有的只是冷雨来添加的几分寒气。说这秋色,村子对面山坡倒还有点暖调。

雨还在飘,如烟如雾的,但挡不住人们对对面山坡的热情,弯弯扭扭的小路上,游人排成了一溜。因为上边有个观景台。

观景台地处对面山麓,地势不高却把塔川尽收眼底。当我登上台面,眼前的景色与我期待的大相径庭,但还是有让我无以状名的美感。眼下是一片绿色,如果没有几点零散的红色点缀,根本没人以为秋天已经来临。

资料告诉我,塔川的主要树种是乌桕树,其叶子比枫树红的要早,但不会一下子全都红起来。树木树龄的不同,不同树木所受阳光照射时间的不同,同一棵树的向阳和背阴的不同,都会导致叶子变色时间不同。而且它的变化时间长,由绿变黄,再由黄变红,以至于最后落叶,所经的时间都不尽相同。所以,这样的过程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妆点过程,所以这样的秋色是一个五彩斑斓的百变秋色,所以无怪乎塔川的魅力所在。

顺应着这个意思,我扫视起塔川的秋色来。当下山谷里还飘着细雨,空中还压着白色的云滔,从而使得山对面景象更为丰富,从树冠到树木,绿丛中可以隐约看出秋红来,而零散的秋红树,则隐匿着更红的红晕,还有那些老树,特别是老宅边上的,彰显的是烟村的乡土气息。我想如果是在阳光下这些一定会显露出色彩缤纷的气色,而当下的秋雨则让我收获的是朦朦胧胧的寒秋。阳光明媚下的秋色固然美妙;而烟雨茫茫下的秋景自然别有情调。

朦胧中蕴含了绿林秋色,也蕴藏着千年古韵。塔川村依山而建,民居飞檐翘角,错落有致,那黑白辉映的马头墙,在青绿还红的树林中,在似烟似雨的朦胧中,散发出一种明朗素雅和层次分明的韵律的美,真可以让人心魂飘荡在青山烟村之中。

马头墙不但承载了徽派建筑的文化,也承载了徽商的历史人文。相传在古代,徽州男子十二三岁便背井离乡踏上商路,马头墙是家人望远盼归的物化象征。我这两天行程的感觉就是:马头墙与商家是紧紧地绑在一起的。从黄山市的老街到塔川村,再到宏村、西递,我所经过的店家,好像没见过不是马头墙的屋子,特别是西递村。

它也是个古村落,这里行商好像特别灵活,老宅子里,你能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吃的穿的用的都行;服务类,售货类,文化娱乐类的都有。而我对人文中印象最深的是徽娘餐馆。

这是西递网红徽菜馆,他家有三个宅子,两个是民宿,此处是餐馆,徽派建筑,有300多年历史,被漂亮的老娘盘下,成为自家的门店。老板是手艺人,擅长雕刻。难怪在大厅里还展放着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想就凭这些就该网红了。我们领队很会吃,午餐选择了她家去AA。但是,酒巷子实在太深,真的不好找,我们几个只得四下打听去。

“哦,是徽娘餐馆呀,就是那个长头发、瘦高个的老板娘呀,往……”
几经打听,农家都是这么说,想必这老板娘是那么的美丽出众。话也是的,我找餐馆直接按头发就行了。还果真如此,当见到这个老板娘时,那过腰的长发确实是那么引人。她今天穿的是“长衫”,深色的上衣配着米色的长裤,脖子斜围着蓝白相间的丝巾;其服饰,从头到脚,从材质到款式都服从着一个需要,那就是“亭立”、“飘逸”。

她有个飘亮的脸蛋,还配有薄唇的小嘴。我听说过,大凡薄唇小口的,都是叽叽喳喳的能说会道的,而她却话语不多,语气平和,眼眸里透着清澈、冷艳,体现出一种隐忍不发的气质。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人说的:徽娘有如猫的性情。随后招呼入座,安排点菜等一番张罗,她伸出一双小手,白嫩纤细,着人忌妒。

徽娘家的菜肴确有独到之处,几道经典之菜,还让人品出些徽菜的人文来,那个土鸡汤还被喻为了心灵鸡汤。

餐后,老板娘留我们说话,向我们展示门厅里的雕刻物品,说道:
“这些都是我家手工雕刻的作品。”指着墙上照片说:“这是我老公,这‘工匠’二字是我们店的精神。”
后又说道:“你们只要把我网店收藏在自已手机里,我就每人送一支竹雕书签,并刻上你们各自的名字。”

她纤细小手操起了刻刀,那种灵动优雅把我看傻了眼。一刀刀的,是那么劲力,那么果断;脸上是那么自信、沉着。此刻她给我的印象是一种聪慧、贤良的感觉,是那种简约又温婉的形象。

徽州真是个非常具有文化符号的地方,“徽娘”就是徽州女人的故事,也当然是徽州女人的代名词,也是似水,轻柔,清澈,安静的关联词。而西递“徽娘”好像是把徽州的农事,徽州的经济以及徽商的人文都浓缩在了她的餐馆里。如果你做一天西递村里的徽娘,会让你感受到朴实的乐趣,也会激起你纯朴又简单的品质来。

那刻刀还在纤细小手下灵动,那店堂里的作品和她身上的挂件、手镯,在灯光下显得那么的精致华贵。那刻刀好像是在刻划着人生。在此让我们为徽娘祝福,为纤细灵巧的小手祝福。愿她那纤美的小手刻划出更加美好的未来。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