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深云重井空里

19-07-16

Permalink 14:46:34, 分类: 户外游记

谷深云重井空里

风******重,山雨欲来却时有太阳露脸,气热炎炎却又水流透凉,这梅季里的安吉大山让人觉得捉摸不定,却又是那么迷人,以至于引我三顾于此,井空里峡谷。

记得我第一次来,是在17年的7月初,也是个大阴天,只走了一半路程,暴雨将至,领队为了安全,把队伍提前撤到了引水渠。须臾,还真是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空谷中视线都模糊了起来。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山间狂暴,倒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失有所补。

第二次,几乎没能涉水,那是去的6月下旬,正好是连日暴雨,溪流猛涨。为避风险,团队临时改为沿溪边溯行。这次虽然溯溪未成,也零距离接触到了山洪般的溪流。那乱石沟泛变,黄水包裹着石头,仿佛是蛟龙从绿林中蜿蜒冲出,激起的轰鸣宛若闻雷炸顶,无不至人壮怀,无不引人敬畏。

井空里峡谷,位于安吉、余杭和临安三县交界处的峡谷,山高水长,植被茂盛,地势险峻。其名中的“井”、“空”二字是形容深的水潭,峭的石壁,高大的巨石,开阔的溪谷的,很是形象地描述出了峡谷的气势。当今,我旧地重游,就想一探这神秘背后的真面目。

溯溪的起点大都相同,在一个大水坑。今天也正是个日子,同道者很多,从各种标志来看,前前后后总有十来个团队,有的还聘有向导。徒步、登山和溯溪的区别在于看着队友滑倒在水里,便“哈……”的引起幸灾乐祸。这里溪流常年不断,很多石头都没有了棱角,人走在水里更易滑脚,没被卡进石缝里算是个幸运。有一个光滑小坡,水流正冲着下来,有一个小伙向此挑战,手脚并用地往上爬,因顶不住水的冲击,一滑到底,连人带包湿了透。很多人给出了点赞,想看他再上。

这峡谷也有跌宕起伏,一个个飞瀑往往相随着一个个清潭。在半山腰,一个小瀑下的深潭,约有半个篮球场,四处的石头被冲刷得很光滑,仿佛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感。上次在这里,咱团队的几个队员玩起了水上搏击大战,搅得水花纷飞,白浪滔天,嘻成了一池春水鸭子。而这次安静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咱团队小,人气小。

过了这个水潭一二百米就是上次的下撤点了,这回我们又前推了几百米。一条人工坝横在面前,等爬上坝顶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这里直接连接水渠的起始点,把这坝拦截下来的一部份水,从水渠中分流出去,起着调节溪流作用,一旦暴发山洪,可以此减灾。我想这就是上次溯溪的计划回撤点,这次让我走到了,也算是遂了一点心愿。

或许是“山峦叠嶂”的缘故,这峡谷也有拐弯的,在越过人工坝,走不多远,这水溪就来了一个大转弯。造山的风格也变了样,这岕也显开阔起来。两边的山还是那么的高,但是一改前段阴深的面貌,那灰岩绿林都明亮了起来;远处传来轻轻的鸟鸣,显得格外安静;湿润的微风中还飘来淡淡的绿草芳香。放眼溯谷,几乎看不到人迹的印记,天外世界的感觉油然而生,唯有溪边树上飘有陈旧的团队标记,才提示自己还在人间。

这里的水很清,很静。我们刚在溪边休息,领队过来说:“再住前就得走全程了,大伙还走不?”我说等一会收拢了队伍,看看有几个已经放弃了的再说。过一会儿,我意外地发现,咱团队十二名队员全部到齐。咱团队小,人也小,最小的只有九岁,但是热气不小。最后,大伙按最小队员的说法:上!咱前面已经没有同道的了,咱是领先者,咱团队牛。

随后,变化了的造山风格开始显出峥嵘了,那谷底叠层的石块更大,很多的都一步跨不上去,是队员们在相互帮衬下向前推进的。不经意间,溪水越发浅少,山岩却越来越显狰狞,有的稳坐要道,象是要挡关;有的宛若坠石,似要滚落砸人。前面还出现了断崖般的巨石,足有两层楼高。团队开始为难,犹豫起来,担心偏离预定轨迹。

此时,后面的一个苏州团队赶了上来。他们的向导告我们,翻过这个高点不远就是第二引水渠,从那里下撤很便捷;从这儿登顶得有三个小时的来回路程,能够到达这里的,已经是少有的了。

我听说过,登越井空里,顶上是九亩村,有千年大树,还有大绒草甸子,实乃风景独好。然而,随着攀升,团队的力量在减弱,而道路愈将艰难,风险难控。为此,两个团队达成了共识,跟着向导走向的第二水渠口……

多变的井空里,吾三顾而无以窥究其真容,这是生命在大自然面前的无奈,也是对大自然的敬畏。然而,留下遗憾的同时留下了一份念想,一份神秘。这就是它的魅力,大自然的魅力。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