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笔鹅

19-06-20

Permalink 03:59:20, 分类: 台州野趣休闲

独笔鹅

台州野趣休闲游记三

国清寺是我们此行的第一个行程,它是天台山人文的一个亮点。它入院不收门票,所以成了旅游团体必选之地。

它位于浙江天台县城关镇北4公里的地方,和济南灵岩寺、镇江栖霞寺、江陵玉泉寺并称“天下四绝”,是佛教“天台宗”发祥地。它也是日本天台宗祖庭,也就是这个历史渊源,国清寺能够在文革期间得以修复、开放,而且还得到了北京故宫的大力支持,运送的大小文物多达109件。所以国清寺到处都是国宝,真的成了“国寺”。

我们是昨晚抵达天台的,有条件比外地团队先行进入国清景区。我把昨天到达这里的称作本地团队,其他的都是外地团队。

山城的雾气大,太阳藏进了大山里,都将近八点了,景区还是灰蒙蒙地一片,好像仍在清晨中,初夏的清晨。当下这里还没什么游客,真是有那么点佛门清静之地的氛围。从入口处进来是一条绿荫小道,并行的还有一条小溪,侧旁是一层层的水梯田,在朦胧中显出一派祥和之气,不知这是否喻示着:寺已成,“国即清”?小道两侧被修整得很是精致,我知道这里有徐霞客穿越过的山间小径,不知道这个是否就是国清寺的“霞客古道”?我希望是的。

小道并不长,走不多远,旁边就是个古塔园。这塔在远处就能看到,没有塔顶,感到好是残破;走近看了更觉残破。这塔六面九层,全砖结构。本以为它是个实心砖塔,仔细一看发现是内部中空的,而且那边边角角的破损空洞的形状及分布都是那么的有规律;那个塔砖的颜色既象青砖又泛着绛红色,好怪。

据介绍,这塔本是砖木结构的,每层都有架角,也有玲珑的塔顶;也是梁木方形,斗拱挑檐,枰座倚柱,椽檐瓦拢。该塔自隋代建成后,屡遭劫难,终毁于火灾。飞檐斗拱,椽檐塔顶悉数被毁,青砖也被烧成了红砖。塔身上的一个个空洞,便是隋塔原先飞檐斗拱插入处。这砖木结构的隋塔,大火烧毁了其中的木结构,而砖塔依然屹立不倒,真是个奇迹。在经过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次修葺,塔破,反而更显风采。

从隋塔园退回来,差不多都到了寺门口,我发现这周边是一个古木群落,都有粗大参天的范,好象在说:不是数百年的都别这里混。在溪边的一棵特别引人注目,是樟树,特别高大,咱俩人都抱不过来。这树估计有千年以上的树龄,是古寺的印证。这就是传说中的国清寺“唐樟”。

传说中还有“隋梅”,在大雄宝殿右侧,相传是在建寺之初,由智者大师弟子灌顶法师手值,距今已有1400年。与“唐樟”不同,它主干已朽,旁生的支干攀附于主干,一副劫后余生的态势;它虽无一抱之粗,却是苍老遒劲、冠盖数丈,尽显梅之瘦劲孤高、铁骨峥峥的风范。它是国内三株最古老的梅树之一,超越“寺”而成“国梅”了。想不到国清寺留有这么多的历史珍迹,天台县真是不可小觑。

转到大雄宝殿,我看到了一个外地团队,说是上海的,导游正在讲:“这件青铜鼎铸造于乾隆年间,造型独特,极具文物和艺术价值,上铸‘圣寿无疆’,北京故宫又一尊为‘万寿无疆’。本来两件都在故宫,1975年,为恢复中日邦交……”看着这一群人,神态划一专注,模样却一点也不齐,歪瓜裂枣的,给我的感觉有点特别。

我本以为的小小寺园,而其内容却很是丰富,什么玉佛阁、妙法堂、罗汉堂,都欣赏不了。一路走马观花,唯有在王羲之独笔“鹅”字碑前不由地停下了脚步。字碑镶嵌在寺内三圣殿东首莲船室的墙壁上,看过的人都赞它好,说是在每一续笔处都展现出一个回望的鹅头,可我怎么也看不出来;这鹅字起落仅有一笔,可我怎么也无法将它一笔描摹完成。仅从这里就叫人体会到了它的精妙所在。从一旁铭牌得知,这字碑只有一半是真迹,另一半是经山人曹抡选七年苦摹补全的。

这独笔鹅本与佛教无干,发现于华顶峰,摹补于施主之手,恰恰珍藏在了国清寺,我在此看到了超然于财物的珍宝。须臾,那个外地团队跟了上来。他们听着导游的讲解,一个个膜拜、照相,秩序井然,神情专注,脸上无不写着虔诚。他们不怎么像是来旅游的,倒像是来朝圣的。人家告诉我,他们是台湾同胞。啊,原来是习相远,性相近的同宗。

这独笔鹅本与佛教无干,而一团台胞却在此合掌祈祷。我想这已超然了佛教本身,是对华夏文明的敬仰。由此我想到,这半屏山,一半在台,一半在陆,在咱心中是整合一体的;这“圣寿无疆”、“万寿无疆”,一南一北的,在咱心中是完整合一的;这独笔鹅,一半真迹一半摹化的,在咱心中是完美统一的。

我越看越觉得,他们这个外地的上海团队,每一个个体都是那么美丽的,美的各不相同,多风多彩。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