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里的春意

18-01-13

Permalink 05:38:55, 分类: 情感世界

冬寒里的春意

话说蜡梅,无不使人联想起冬天的寒冷,故尔通称腊梅。它入冬初放,冬尽而结实,伴着冬天,故又名冬梅;它花开之日多是瑞雪飞扬,欲赏蜡梅,待雪后,踏雪而至,故又谓雪梅;它先花后叶,花与叶不相见,杨花之时枝干枯瘦,故以形称为干枝梅;开春前,它为百花之先,故以时称为早梅;而唐代李商隐又诗称它为寒梅。我们仅以它众多的称谓便可了解自古以来人们对蜡梅花的喜爱及关注程度了。

我喜爱蜡梅,是因为孩提时代的“求而不得”的缘故。那时邻家有一独园,好大,栽有很多观赏植物,其中就有一株蜡梅 。每当花盛时节,一群屁孩竹马踏雪,绕树弄梅,完全忘却了冬寒的刺骨。小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但看人家瓶里插着蜡梅,屋子里透着清香,老想着自家也要有,可是原望总不能实现。那时候我还不会写“无奈”两个字,但情结就此烙下了。

蜡梅最具抗寒特质,雪中怒放的黄花颇受人们的赞赏,因此栽种得很普遍。万花纷谢寒梅独放时,有人说是苦梅孤独;有人则说傲视群芳。然我窃以为是栽于绿丛中的它,肃杀之中展露出勃勃生机,大有傲视群芳的感觉,而园中独栽的却是孤而不苦。

谚说“蜡梅不缺枝”,当寒风扫尽最后一片秋叶,独园中的它,更显无拘无束了。 枝干苍劲,黑黑地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好象早就枯死,枝干上部,猛地一下涌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娇黄而透明,整个院子不再有其他色彩。阳光里,花蕊暗放着清香,花瓣在寒风中微微颤动,好象能把整个铅蓝色的天空摇撼,花瓣黄得不夹一丝混浊,轻得没有质地,只剩片片色影,好一个春暖色彩。月光下,蜡梅尤显圣洁,四周暗暗的,唯有晶莹的花瓣与明月遥遥相对,好一个冷艳色调。

我拥有蜡梅是有了自家庭园开始的。记得当时砌花坛,运山泥,购梅苗,好一番忙碌;位置选在了南窗墙角处,向阳避风。因为小气候的原因,我的蜡梅生长周期要早于外界。春天来了,嫩绿率先临窗,待到初夏便是绿荫满窗了,冬令时节绿叶凋零 ,深色的枝杆竞相伸延,黄蕾点点,我窗户的风采也就显现了出来。斜阳穿来,如同摄影师的配光,使得窗户变成了一幅美画。那是个米半见方的“画”,梅枝偏于右上角及右边,上下错落着,或散或密,都铃珑有致,衬托着黄晕;冬阳纯净,柔软与平和,占居了大部份空间;花盛黄艳欲流,花蕊历历的,闪闪的,如同一个个睡美人的眼眸。当把窗页移开一格,有时会弹进一枝来,如少女的一臂送入一簇鲜花,伴随而进的是清香和阳光,浓人心魄。我的“画”活了。

蜡梅开得好,那是天道酬勤。而今我再次来到我园的南窗墙角 ,再勤一次----冬剪。这或许是今生最后一次冬剪了:钱已收下,过不了多时,园子和它就是人家的了,心里总有被修剪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冬节百花纷谢,万木凋零,也是无奈。在一派肃杀之中,蜡梅悄悄地露出笑颜,暗暗地沁人清香,是予人无耐中的欣慰。世间如果没有腊梅,人的生活将为之而失色,冬寒更显严酷。

开放在冬寒里的蜡梅,是沙漠的驼铃,是荒野的凉亭,是久旱见雨,是久雨放晴,也是酷暑中的凉风。这一切,仿佛是良师的启迪。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